「全職顧小孩」才是好媽媽? 「請保母」反而對社會有三個好處|彭婉如基金會

「全職顧小孩」才是好媽媽? 「請保母」反而對社會有三個好處|彭婉如基金會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9338
文・黃喬鈴(彭婉如基金會研發部專員) 圖・Shutterstock

育兒社團裡,網友請過來人分享如何全職在家顧小孩,成為一名家庭主婦;女人們妳一言我一句訴說著:

「沒人幫忙帶,我們又不放心保母,自然就當家庭主婦了。」

「順其自然就當了全職媽媽,因為也沒有人可以幫忙帶。」

「老公經濟能力足夠,所以自然而然就變家庭主婦。」

其中也不乏有人提及,當家庭主婦是小時的夢想,現在當全職媽媽是夢想成真。

我們不禁好奇,如果這一切發生地自然而然,怎麼會出現「因為沒人幫忙帶」、「不放心保母」、「老公經濟能力足夠」這些有利/不利的條件?這些都是女性被推/拉回家庭的因素,但要把它視作實踐理想的助力,抑或被迫的選擇?

「成為全職媽媽」是人生的選擇之一,但不一定是最佳選擇。若把孩子交托給保母,便能讓多方角色(孩子、爸爸、媽媽、托育人員、社區、社會)共同育兒,由孩子牽起綿密的社會網絡,支持托育、也讓托育支持每個人。

【延伸閱讀】彼此獨立,才能真正相愛—台灣女性未來又老又窮 北歐「愛理論」能解?

本文試圖從三個面向,分析「孩子給保母帶」的好處:

一、對媽媽的好處:專業分工,海闊天空

孩子給保母帶為何是無奈?因為根據社會建構,「孩子的最佳照顧者非媽媽莫屬」「母性延伸出照顧本能理所當然」,這樣的思維讓外出工作的媽媽感到愧疚罪惡,也使全職媽媽成為最佳的育兒典範。

但無論是跟家人、情人、朋友,我們都很難想像一天24小時緊密綁在一起是什麼感覺,那為什麼我們會認為,母親全職照顧才是給孩子全部的愛?

親愛的,那不是愛,那只是對照顧者的迫害。

建立良善親子關係,每個階段都重要,但更重要的是品質。尤其,照顧嬰幼兒是不間斷的高密集勞動,泡奶、餵奶、拍隔、換尿布、洗屁屁、洗澡、哄睡⋯⋯周而復始且例行,由不得你喊停。

不會說話的嬰兒更需要敏銳的觀察、敏感的辨識需求。兩個寶貝都送托保母的王小姐有感而發地說:

「當新手父母時很慌亂,育兒知識都是從保母那邊學來的,專業的事就是要交給專業的人⋯⋯就連要上網查也不一定查得到或查得對。但保母多年的經驗,知道的一定比我們多且正確。」

【延伸閱讀】台灣是公托悲情城市?瑞典觀點:女人有就業權,男人才能成為真正的父親

我們忽略了一件事:媽媽只是懷胎十月的母體,有愛,不會自動轉換成照顧技巧。

當媽媽懊惱孩子怎麼哭不停、奶怎麼餵、澡怎麼洗、副食品怎麼製作、照顧小孩到底要從何著手⋯⋯措手不及之時,保母就像新手家長的浮木,手一攀、臂一搏,得以讓自己喘口氣。

把孩子給保母帶,與保母一起育兒,愛母親,也讓母親愛自己,才更有能力把愛給孩子。

二、對孩子來說:身心發展好、社會互動佳

不少研究已證實托育的好處。OECD 2017年報告說明,孩子初生第一年為「發展之窗」,0-3歲是大腦認知中情緒控管、社會技巧、語言和計算能力發展的高峰期。神經科學研究指出,此時接受高品質的幼兒照顧與教育(ECEC),可讓孩子在未來有較佳的表現,且學得比任何階段還快。

再者,托育服務的效益不僅限於學習成就,還包含形塑健康行為。研究指出,托育環境提供機會,並確保孩童學習營養跟健康活動的重要性。

【延伸閱讀】幼兒園加裝監視器,就能預防幼兒被虐待?資深托育人:監視器看不到的地方才重要

另外,少子女化時代,一胎可能是常態,但「小孩才是小孩最佳的玩具」。在保母家孩子們成為玩伴,大的帶小的、小的模仿大的,養成懂得分享、照顧關懷他人的人,這樣的學習經驗與互動,是媽媽在家一打一無法擁有的。

托育三位孩子的保母——蔡媽,笑著說孩子們的趣事:

家長說(孩子)在家裡不刷牙;在這裡,刷牙,大家排隊、吹頭髮,大家排隊、跟著其他哥哥姐姐,就排隊。去公園更多小孩,也是排隊。

只有一個東西怎麼辦?數到十就換人。很好笑,有人數到三就起來。其他人就說,蔡媽說:數到十才換人!他們只是愛搶,沒人玩就不玩,有人玩就搶。

如果托育讓孩子的大腦發展更好、從小建立健康行為、也擁有多元的情境學習社會互動,何嘗不是一種理想的照顧方式?

三、對家庭的好處:工作家庭平衡,爸媽小孩都快樂

筆者在與托育父母的言談中,得到不少因托育構築起的幸福感,以及因托育拉起工作與家庭的平衡。托育使家長的育兒與家庭生活保有餘裕,更從容自在。

例如,王小姐面帶微笑地回味幾年前的育兒時光:「找到好的保母,反而家庭、親子、夫妻都因為一個好的保母的支持,而變得更好⋯⋯現在回想起來,有小孩後還能有自己的生活,真的很棒!」   

對保母心存感激的賴爸爸也說:「把孩子托育給保母,我們的生活品質也變好⋯⋯雖然不盡然完全沒你的事,或全部都是保母的事;但生活比較能平衡的時候,心理健康程度好,彼此對待也會比較正向。」

女性外出就業,擁有經濟自主,就不用被困在家裡密室育兒、成天面對柴米油鹽醬醋茶,當伸手牌看對方臉色度日;當雙方家長都外出工作,雙薪家庭才有本錢生養多位子女,也沒有人有理由推拖「下班後的第二輪班工作」。

當男性參與育兒家務事、女人有喘息空間,大人們的生活達到平衡,身心健康滿足,對待彼此與孩子才會好;當孩子看著家長依照彼此的能力分擔家務事,就不再理所當然認為,什麼性別就要做什麼事。托育帶來的正向效果環環相扣,由女人到男人、再到家庭,最終回饋到孩子身上。

再回到一開始的社團討論串。100多則留言中,「送托保母」只有一則留言,被掩沒在多數身為「全職媽媽」的言論裡:

「(女人)經濟自主很重要,小孩成長只有一次,不用24小時隨身陪伴,我們是送保母,晚上自己顧。」

 可以想見,孩子給保母帶是理想,需要更多肯定與看見。

托育讓家長兼顧工作與家庭,也讓孩子受到多位大人的關心與照顧。當大人好、孩子也好,家庭內和家戶外的每個人,才能各個自主、但又相互依賴。

彭婉如基金會

彭婉如基金會成立於1997年,以北歐模式的性別平等及照顧公共化理念為藍圖,推動多項台灣在地的實驗方案。包括幼兒托育、老人長期照顧、友善女性就業等,期建立壯有所用、老有所養、幼有所長的平等社會。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