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加入會員
取得專屬服務

2020年,誰能馴服網路怪獸?

2020年,誰能馴服網路怪獸?
當少數幾間企業掌握了世界上大部分的網路資源,我們是否能制定新的反壟斷法對抗?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2020-01-06
文・鄭志凱
1768
1995年,比爾.蓋茲在Comdex展中宣告,資訊彈指可得(information at the fingertips)的時代已經來臨,但他的3個子女一直到14歲才能擁有手機,而且只能在廚房裡使用電腦。賈伯斯在2010年推出iPad,80天內便賣出了300萬台,使用者中卻不包括他的孩子,因為賈伯斯向來嚴格限制子女的螢幕時間。據iPod的原始設計者說,如果賈伯斯看到今天青少年上網成癮的程度,一定會早早採取預防措施。

這些科技的先知先覺者,準確預測了人類擁抱科技的潮流,打造文明史上規模前所未見的數位帝國,為股東、員工和個人創造了巨大的財富。如果他們在科技上的成就是全人類的福音,為什麼會限制自己的子女親近科技,不能為科技福音做出見證?

這些科技巨擘都不是言行不合一的社會公眾人物,當然不會像一般賣假藥者,一邊向眾人販賣假藥,一邊不讓自己的親人服用。合理的推測是他們深知科技如水,既能載舟也能覆舟,因而為自己的子女採取嚴密的防範措施,以趨科技之利而避其患。另一個可能是:在任何科技發展的早期,驅動的動力多來自想要解決問題,而將科技帶來的風險留待未來,等到科技的普遍性超過某一臨界點之後,對整體社會的禍患才逐漸浮現。

這種矛盾不只出現在蓋茲或賈伯斯,整個矽谷普遍存在著社會人格分裂的現象。矽谷的許多科技新貴靠開發科技產品賺取巨額薪酬,卻將自己的學齡子女送進不用平板不用筆電的低科技小學;大家反對亞馬遜鯨吞蠶食一枝獨秀,卻人人都是Amazon Prime的長年用戶;多數人支持民主黨,成立新創時卻都效法支持川普的彼得.提爾,希望能打造一隻能創意壟斷的獨角獸;雖然不滿科技造成的種種社會問題,卻深信最終的解決方法仍然必須仰賴科技手段。

這種社會人格的分裂自古皆有,在民主社會更是常見,甚至有其必要性,否則某一邊的意識型態長期獨大,終將失去不同意識型態此消彼長、彼消此長的動態平衡。然而過去20餘年科技樂觀主義被矽谷奉為圭臬,很可能破壞這種動態平衡的自然擺盪。(延伸閱讀|哪種人最容易網路成癮?

改變世界的新創?現實或許沒這麼樂觀

所謂科技樂觀主義(techno-optimism)有幾個成份。這一派人士相信科技是解決一切社會、經濟、環境問題最先也是最後的手段,發展科技靠創新,創新最有效的途徑是創業。創業維艱,創業者是最重要的靈魂人物,因此必須全力支持創業者,讓他可以毫無後顧之憂,追求願景,實踐理想。即使在公司上市之後,還應該持續控制公司,維護公司經營理念,謀取長期利益,避免受到市場股東左右,只追求短期的股價表現。能夠做到這樣,不但公司可以穩健成長,更能增加競爭能力,擴大市佔,持續開發出有益社會的科技創新,最後造成對經營者、員工、股東、社會大眾的四贏局面。

這種科技樂觀主義對新創公司的經營策略有長遠的影響,谷歌或臉書便是的典型產物。兩家公司創辦人的理想性、經營能力、技術和市場的優越性,確實都給人無比的信心。

於是谷歌在2004年上市時,為兩位創辦人布林和佩奇設計了B級股票,1票具有10票的特殊投票權,使得兩位創辦人雖然僅持有11%的股份,卻擁有51%的投票權。2012年臉書上市時如法炮製,也為祖克柏設計了B級股,以一當十,祖克柏僅有17%的股份,卻實質控制了臉書57%的投票權。

在股價表現上,這兩家公司果然不負眾望。谷歌上市15年公司市值從230億美金暴增至9,300億美金,成長了40倍。而臉書的市值也從2012年的1,040億美金成長了接近6倍,到達5,830億。由於股價表現如此優異,投資大眾自然難以挑戰這種超級投票權的架構。

於是近年來不少搶手的科技公司上市,也紛紛跟進,採取類似的兩級股權制度,例如Snap,Lyft,Slack等新創公司,上市後創辦人都成為終身制的君王。(延伸閱讀|【客座總編輯】杜奕瑾 x 吳迎春|Google與FB,兩大平台巨獸,如何改變網路生態?

以一人之力,決定世界的走向

企業不比政府,在私有制度裡,經營效率理應優於權力制衡。即便如此,任何企業既需要治理(governance),也需要新陳代謝。企業越大,私有成份降低,公有成份增加,越需要治理和新陳代謝。大到像谷歌臉書等這一類FAANG等級的數據帝國,收入、資產、現金等資源皆富可敵國,所擁有的影響力如客戶數據、AI技術等,即使國家機器都難望其項背。結果這些數據帝國都成為民主社會中最極權的組織,不但是一言堂,而且是終身政權,有法律保護,連革命都無法推翻。

以谷歌股東大會為例。2019年6月份的谷歌股東會中,一共有17項議案提交股東大會表決,結果有14項被否決,其中包括:

第6議案:成立督察委員會,評估谷歌可能造成的社會風險。
第7議案:責成公司方提供員工性騷擾風險報告。
第9議案:責成公司方提供男女性待遇平等報告。
第10議案:責成公司提供建立永續經營指標的報告。

這些提案都是矽谷年輕世代關心的議題,谷歌員工和社會輿論普遍支持,而且只是一些建議增加資訊透明度的措施,並未強制要求採取行動,結果仍然以懸殊的比例被否決。否決的原因很簡單,因為布林和佩奇擁有超級投票權。可以預見,這類的提案在每年股東會中都會一再被提出,也會被布林和佩奇一再否決,直到某一天他們兩人對社會壓力感覺疲累。

在臉書的2019年股東會中,也有過類似的提案,並同樣被否決。但祖克柏面對的壓力更大,因為他既是臉書的執行長又是董事長,不像布林和佩奇已逐漸退居二線。尤其最近幾年臉書已經成為極端份子傳播假新聞、操弄社會輿論的主要管道,例如英國劍橋分析(Cambridge Analytical)公司下載臉書客戶資訊,以精準的廣告煽動英國和美國選民,成功地左右了2016年英國脫歐、美國總統大選的結果。此外在緬甸的種族滅絕事件印度南蘇丹斯里蘭卡的暴力事件中,臉書都被證明是助紂為虐的幫凶。(延伸閱讀|間諜工程師的懺悔:為政府做保存人民生平紀錄的系統,是悲劇性錯誤

即便如此,雖然祖克柏兩次被傳召到國會作證,並雇用了數千名合約工進行資訊檢查,但他始終堅持:

臉書是一家科技公司,不是媒體公司(因此不需為資訊正確性負責)。
因為是科技公司,只能捍衛言論自由,不能成為思想警察。
出於言論自由,不該拒絕刊登政治廣告(相形之下,另一社群平台推特則在最近宣布停看任何政治廣告)。

於是祖克柏一人的價值觀和理念,左右了現代社會資訊傳遞的模式。誇張地說,未來人類文明的走向也取決於他一念之間。而他才34歲,來日方長,這真令人忐忑不安。

21世紀該有的反托拉斯新法

臉書只是一例。FAANG集團中Facebook、Apple、Amazon、Netflix、Google5家公司的市值已經高達S&P500家公司總市值的15%,如果加上微軟,便接近20%。美國如此富裕的國家,資源還如此集中,加上科技樂觀主義繼續搖旗吶喊,資源集中的趨勢恐怕難以緩和。

過去美國阻擋資源集中的方法是啟動反托拉斯法,20世紀初標準石油被拆解成34家公司,80年代中ATT被分拆出7家區域性電話公司,都是因為它們壟斷了市場,減低市場競爭,最後造成消費者付出更高價格的代價。但是100年前設計的反托拉斯法令,在21世紀裡不再適用,因為臉書社群和谷歌搜索的用戶完全免費,亞馬遜的價格比任何其他商家更為便宜,他們的技術不斷升級,產品性能越來越好,消費者的利益完全沒有受到損害。從這個角度,現行的反托拉斯法對FAANG集團的實質壟斷根本束手無策。

2017年末,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當寵物變成怪獸──Facebook、Google等虛擬帝國帶來的世紀威脅〉。2019年內,主張約束或拆解FAANG集團的聲浪越來越高。民主黨總統候選人伊麗莎白.華倫主張臉書在2012年併購的Instagram和2014併購的WhatsApp應該恢復成為獨立公司。臉書的共同創辦人Chris Hughes寫公開信並拍攝影片,稱讚祖克柏雖然是好人,但臉書實在太大,應該打散為數家公司。一向主張網路多元自由民主的Tim Wu,認為權力和資源如此集中在少數公司和個人,完全違反美國分散權力的精神。另有一位自由數位廣告專家Dina Srinivasan撰寫了一篇文章,描述臉書如何提供免費服務,讓使用者在不自覺中提供了龐大的資料,造成臉書囊括84%數位廣告收入的絕對優勢,她的研究提供了修訂反托拉斯法的新觀點。

所有這些主張,恐怕需要不少時日才會成為事實。展望2020年,FAANG集團裡這些日趨龐大、胃口難以饜足的巨大怪獸,是否可能稍被馴服?誰有本事能夠馴服這些怪獸?

這當然是高度困難的任務,只有依賴外部輿論不斷加壓,加上來自FAANG集團內部的自我節制和反思,最後難以迴避的是訂定符合新時代需求、嶄新的法令規章,強制規範FAANG集團的商業行為。

以下試做對2020年的一些揣想,不算預測,倒更像祝願。為了永保世界文明的多元、平等、和平、永續,但願在2020年能種下以下的種子,以待來年,發芽開花結果。

FAANG族主動將歐盟所制定的各種保護用戶資料安全與隱私的法規,如GDPR,引至美國並徹底遵守,成為公司運營的標準規格。
在美國總統大選期間停止刊登政治廣告。
提供用戶付費的選項,只要用戶願意付費,便完全尊重客戶隱私,既不寄送廣告,也不紀錄任何用戶使用網路的數據。
對於免費用戶,當FAANG族以用戶數據獲取收入時,跟用戶分潤。
限制精微導向(micro-targeting)的精準廣告手法。
修改反托拉斯法,以公司規模為尺度(例如某企業佔全國GDP比例或股票市場比重),超過某一規模以上,便須受到更為嚴格的法規管制,例如啟動關鍵設施理論(essential facility doctrine),將企業的某些專屬資產(如用戶數據)開放給競爭者使用。如公司規模持續成長,則強迫分拆成獨立公司,至於分拆方式由公司自訂。
建立超級投票權的日落條款,例如不得超過上市後7年。因而谷歌和臉書的創辦人也透過轉移或捐贈股票方式成立基金會,逐漸降低投票權。
祖克柏在臉書董事長和執行長兩項職位中放棄其一。

100年前,美國作家傑克倫敦出版了小說《白牙》(White Fang),書寫野狼白牙被人類捕獲,訓練成兇狠殘暴的鬥犬,在一次打鬥後奄奄一息,被新主人拯救,逐漸轉化成一隻忠誠的家犬。今天網路FAANG族已經從寵物長大成白牙森森的怪獸,它們是否能夠再度被人類馴化,還原為讓所有人類安心放心的寵物?2020年也許是關鍵之年,且讓我們拭目以待。

(本文轉載自《獨立評論》,授權《未來城市@天下》刊登。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其他人也在看

你可能有興趣

影音推薦

【2022.SDGs國際論壇 #2】中央、地方、產業 永續利害關係人如何協作?|永續議題分析與利害關係人協作

已成功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