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京奧運延期》為什麼這座城市硬辦奧運 最後警察在機場舉「歡迎來到地獄」?|城市冷知識#14

東京奧運延期》為什麼這座城市硬辦奧運 最後警察在機場舉「歡迎來到地獄」?|城市冷知識#14

462
文.許鈺屏 首圖設計.高偉倫

三月24日晚上,「國際奧林匹克委員會」與日本首相安倍晉三達成共識,因為疫情嚴重,「2020東京奧運」確定延至明年舉行。

奧運停辦過三次,但延期卻是頭一回。

「2020東京奧運」宣布延到2021年舉行。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東京為了舉辦奧運,當局編列126億美元預算打造場館、籌備賽事,希望吸引觀光人潮、刺激經濟成長。

不過,隨著疫情肆虐、加拿大與澳洲宣布不派員參賽等因素,「不要硬辦」的聲浪隨之而起,「2020東京奧運」延期似乎早是權宜之計。

根據摩根大通日本公司(JPMorgan Securities Japan)粗估,由於東奧延期,今年的日本經濟將因此損失100億美元,等於國內生產毛額(GDP)減少0.2%。原先預計受益的觀光、服務產業也可能受到重創。

【延伸閱讀】東京奧運真的停辦過!125年來奧運只停辦三次,原因都是同一個?|城市冷知識#10

奧運是城市煉金場,還是一把輸光的賭場?

2020東京奧運在希臘雅典舉行採火儀式。圖片來源:Tokyo 2020 官方網站

對奧運承辦城市而言,籌備大型運動賽事常要付出鉅款、徵收大片土地、大興土木... ...承擔眾多風險,才讓一座城市變身成四年一次的奧運舞台。

但為什麼還那麼多城市想接手?因為這場「豪賭」的利益太誘人。

著名運動經濟學者安德魯·辛巴里斯(Andrew Zimbalist)就在《奧運的詛咒》一書中提過,自從1984年奧運的洛杉磯奧運創造兩億多美元盈餘,奧運就被國際奧委會包裝成可以促進城市建設、帶來巨大商機,又能行銷城市的全球盛會。

但取得奧運主辦權就真的走入鍊金場?還是讓你一把輸光的賭場?

英國經濟學者的研究指出,1960到2012年的奧運幾乎場場超支,超支比率平均高達179%。

【延伸閱讀】2020東京奧運停辦?貧民區長大的倫敦市長候選人招手:倫敦準備好接手了!

興建中的2020東京奧運場館。圖片來源:Tokyo 2020 官方網站

CNN也曾報導,五座因為主辦奧運而負債累累的悲慘城市,包括希臘雅典、加拿大蒙特婁、日本長野、美國寧靜湖與法國阿爾貝維爾。儘管他們因為主辦賽事,受到全世界的注目,卻背負著踏入財政黑洞的風險。

「2016里約奧運」就是近年最顯著的例子。

【延伸閱讀】辦奧運辦到破產?史上五大「悲慘城市」

病毒蔓延、公務員領不到薪水,里約奧運卻照常舉行

2016里約奧運開幕式。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2016年,巴西里約熱內盧成為第一個舉辦夏季奧運會的南美洲城市。

但主辦城市的風光背後,卻充斥著政府貪腐、茲卡病毒蔓延、海灣嚴重汙染與城市治安等複雜問題。

甚至,當年的國際奧委會副主席約翰·科茨(John Coates)還曾憂心忡忡地直言,「里約奧運的進度嚴重落後,是我見過最糟糕的一次。」

以公共衛生問題為例,就像「2020東京奧運」面臨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威脅,當年的里約也有茲卡病毒的傳染疑慮。

「奧運會有效率地把當地疾病變成全球疾病。」哈佛全球衛生機構負責人阿維什·查(Ashish K. Jha)嚴正警告《哈佛公共衛生評論》(Harvard Public Health Review)文章也指出,奧運可能成為茲卡病毒爆發的導火線,甚至導致「全球性災難」。

【延伸閱讀】為什麼歐洲人擋不住這次的疫情?|城市冷知識#13

2016年,巴西里約的海灘仍常見一片混亂。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同時,因為缺乏基礎建設,當年的里約禍不單行——熱門觀光海灘遭汙染,出現具抗藥性的「超級細菌」,更糟的是,部分海灘還鄰近奧運的帆船賽場地。

此外,在奧運籌備得如火如荼之際,里約財政早抵達崩潰之際,甚至得向中央政府伸手拿錢。例如,里約警方和消防員就因領不到薪水,直接在機場大舉「歡迎來到地獄(Welcome to Hell)」的布條向社會表達不滿

里約警方抗議政府以奧運為優先,他們卻領不到薪水。圖片來源:擷取自YouTube

儘管公共衛生堪慮、城市問題拉警報,里約奧運依然如期舉辦。

明天會更好?結果連衛生紙都買不起

「辦完奧運,里約會更好!」當年國際奧委會主席托馬斯·巴赫(Thomas Bach)在里約奧運上致詞說道。

結果不然。

早在籌備期就傳出嚴重赤字的里約,完賽後,財務危機持續上演,還一度宣布進入財政緊急狀態,期盼著中央政府撥款補助。

因為資金短缺,里約無力支付警察的設備,連衛生紙也靠民眾募款救濟。社會不安感跟著大增,讓理應榮光煥發的奧運主辦城市蒙上層層陰影。

選手一決高下的泳池,完賽卻荒廢成蚊子館。圖片來源:Rio 2016 官方網站

此外,灑大錢興建的奧運場館也無力轉型成其他公共空間,又因缺乏維護,最終只能任它荒廢成蚊子館。

例如,讓多國選手打破紀錄的游泳池損壞乾涸、漫出惡臭;曾熱鬧沸騰舉辦華麗開幕式的運動場則年久失修,還因無錢繳費慘遭斷電;而超過三千戶選手村人去樓空,被形容成「鬼城」。

原本眾人想像里約奧運是場華麗的冒險,結果根本是充滿未知的誘惑,讓期盼城市就此改頭換面的人們大失所望。

靠奧運能賺到金錢和名聲,還是賠上城市的未來?辛巴里斯早已慎重告誡——關鍵在於,城市的整體發展必須優先於奧運,而不是為後者服務。

未來城市@天下編輯部

尋找在城市幸福生活的所有可能

《未來城市》是《天下》於2018年推出的智慧科技與設計交流平台。 ​​透過報導智慧城市、社會設計、專家洞察,期望成為一個提供市民、企業和政府單位對話的平台。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