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志婚姻合法週年3個發現 反同城市的結婚比例反而最高?新人們為何離婚?

同志婚姻合法週年3個發現 反同城市的結婚比例反而最高?新人們為何離婚?

台灣雖已是亞洲第一個同婚合法國家,但要獲得與異性戀相同權利,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圖片來源: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

5187
採訪、撰文・陳芳毓 數據・丁新一 製表・高偉倫 圖・Shutterstock

5月24日台灣同婚合法週年,未來城市@天下爬梳政府公開數據後,有三個發現:女同志結婚對數是男同志的兩倍、男同志離婚比例高於女性、花蓮縣同性婚姻比例最高。

行政院性別平等會委員、律師許秀雯,與台大醫院精神醫學部兼任主治醫師徐志雲都強調,同婚合法剛滿一年,社群文化、法律制度跟伴侶關係尚在磨合,累積的數據尚不足以描繪全貌,宜保守解讀;日後若進一步搜集年齡、工作等資訊,搭配深度社會學研究,才能獲得更多洞察。

發現1:女同志結婚對數是男性的兩倍

台灣同志婚姻合法後,不少人帶著伴侶前往登記。台灣同志婚姻合法後,不少人帶著伴侶前往登記。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這份行政院性別平等委員會的數據,統計期間是2019年1月至12月。這一年中,台灣有13.5萬對伴侶結婚,其中2939對為同性婚姻,占2.2%。其中男性928對,女性2,011對,是男性的兩倍以上。

為什麼男同志結婚對數遠少於女性?

徐志雲認為,在同志社群及同志運動史當中,女同志討論長期伴侶關係、婚姻議題的熱度始終高於男同志;所以同婚合法後,女同志結婚對數超越男同志,並不令人意外。

造成差距的原因,與兩性的社會處境高度相關。

徐志雲舉例,如台灣尚未做到兩性同工同酬,女性薪資較低,而婚姻制度能幫助個人經濟穩定,使婚姻對女性更有誘因。

又例如,台灣社會中,女性若要離開原生家庭,「結婚」是最理所當然的理由;但男性即便不結婚,仍能理直氣壯離開原生家庭,沒那麼迫切進入婚姻。(延伸閱讀|全台首富里不在天龍國 卻對同志最友善?

伴侶權益推動聯盟創會理事長許秀雯,則有另一番解讀。

「長期以來,男同志的社會污名大於女同志,」她觀察,愛滋污名、社會難接受男性肢體親密、傳宗接代壓力等三大因素,使男同志在強大社會壓力下,難以婚姻型態「正式出櫃」。

她曾在律師事務遇過,傳統觀念根深柢固的父母,認為遺產給同婚兒子會使財產「流向外人」;男同志基於繼承的務實考量,只好不結婚。 相較之下,女同志家庭約束較低,結婚擔負的壓力較小。

 

發現2:男同志離婚比率高於女同志

男同志結婚對數少,離婚比例卻較高。928對中有50對離婚,比例為5.4%;兩千多對女同志則有60對離婚,比例不到3%。

2019年5月17日,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志婚姻合法化的國家。2019年5月17日,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志婚姻合法化的國家。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同婚經典著作《侶途:同性婚姻上路後,這世界發生了什麼?》(When Gay People Get Married: What Happens When Societies Legalize Same-Sex Marriage)提到,2001年到2003年間,荷蘭同性伴侶與異性伴侶的離婚率約相同。而在瑞典,同性伴侶終止註冊伴侶制的機率,比異性戀伴侶的離婚率高。

徐志雲解釋,社會文化使婚姻制度對女性較有誘因;而女性離婚所顧慮的面向,也往往比男性更多、更艱辛,使許多女同志較不傾向以「離婚」解決關係問題。

他常看到一個現象:同性伴侶關係遇到衝突時,前來諮詢的女同志伴侶多傾向尋求「維繫下去」的方法;即便最後分手,中間也常歷經多年拉扯;「但男同志伴侶有較高的比例認為,分手也是一種可能的選項。」

但,離婚一定不好嗎?

許秀雯認為,過去在異性戀婚姻中,許多女性因經濟弱勢,必須維持婚姻的形式,但這並不代表擁有高品質婚姻。因此,無需往「衝動」等負面角度解讀高離婚率,「這也可能意味雙方自主性高、有行動力,不愛歹戲拖棚。」

許秀雯的推論,或許可解釋台灣兩大都會區——新北市與台北市,是六都唯二女同志離婚比率高於男同志的城市。台北市297對已婚女同志中,6對離婚,比例為2%,將近為男同志的4倍。

但真正左右離婚率的原因,仍有待進一步研究。

 

發現3:花蓮同婚比例最高,宜蘭「零離婚」

新北市與台北市是台灣人口最多的兩大城市,同婚對數也最多,分別為611與484對。其次是高雄市、台中市、桃園市與台南市。

六都以外中,同婚對數最多的是屏東縣,有89對,其次是新竹市的72對,六都與其他縣市的同婚對數差距相當大。

特別的是兩個「唯一」——連江縣是唯一「零同婚」,宜蘭縣則是唯一「同婚零離婚」的縣市。

在不同的城市裡,同志面臨到的反同聲浪與壓力大有不同。在不同的城市裡,同志面臨到的反同聲浪與壓力大有不同。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許秀雯認為,鄉村地區人人互相認識,同志結婚的親友壓力大,自然望之卻步;相對之下,都會區人際較疏離,「親友監視感不那麼強,」同志較能做自己。

令她意外的是,花蓮縣有66對同志結婚,佔當地總結婚對數3.4%,比例全台最高。

「花蓮是比較恐同的,」許秀雯觀察,前花蓮縣長傅崑萁曾多次公開反同言論,如「即便中央通過立法,花蓮縣戶政事務所也拒絕為同性伴侶登記結婚」「不要讓家庭倫理被破壞」等,她也曾因此到花蓮縣政府陳情抗議。

地方的敵視態度,使花蓮同志遊行的熱度始終熱不起來;多數同志只敢遠觀、不敢參與,主辦單位還要邀請其他縣市同志出席,壯大聲勢。(延伸閱讀|不只西門町,這些國家的LGBT友善城市街頭也有彩虹!

花蓮太魯閣族原住民、台大社工系助理教授Ciwang Teyra推測,花蓮高同婚率可能有兩個原因:第一,近十多年來,陸續有民眾因工作、求學移居至花蓮,登記的同志伴侶可能與島內新移民有關。

另一種可能是,花蓮地處鄉村,民眾思維保守,加上政治人物對同志社群釋放許多不友善言論,形成排擠輿論。同婚通過後,在具備各方結婚條件下,同志可能會傾向結婚,作為對「反同」的抵抗。

但真正的因素,還需結婚登記鄉鎮、登記者戶籍、年齡、族群、教育程度等資訊交叉比對,才能進一步判斷。

公部門應帶頭推動同志平權

2019年5月17日,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志婚姻合法化的國家。2019年5月17日,台灣成為亞洲第一個同志婚姻合法化的國家。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一般而言,縣市政府態度會影響當地同志結婚意願,」跑遍全台各縣市後,許秀雯分析。

舉例來說,同婚法通過前,高雄市便在2015年5月成為全台最早開放同志伴侶註記的城市;台北市、台中市也在同年通過。但直到2017年9月,花蓮縣、台東縣、雲林縣、澎湖縣等四縣市仍不開放同性伴侶註記。

也有地方政府態度曖昧,同婚伴侶註記的公告上網後又撤下,「『低調』到令人無所適從。」當地同志不確定政府態度,便不敢現身註記。

幸好,台灣從各縣市推動同性伴侶註記,到中央通過同婚專法歷經四年,地方政府對同婚的好惡並未反映在同婚比例上。

徐志雲認為,人們受性別養成過程的影響遠高於「性傾向」,無論異性戀、同性戀、雙性戀,都深受社會對兩性「應當如何」的期待或壓迫,而婚姻恰好呈現了其中複雜又深刻的關連。

因此,同婚合法週年更重要的意義是:一種新的婚姻與家庭關係正在成長。整個社會都值得對同性婚姻有更多認識與學習,公部門也應投注更多資源因應時代的快速變化,如各縣市家庭教育中心可多進行同性婚姻、多元家庭樣貌的教育和講座;政府機關內部也應該領先示範,推行同志友善及平權政策。

「這些資源幫助到的絕不只是同志伴侶或家庭,而是劇烈變動社會下每種性別的人,」徐志雲說。(延伸閱讀|650位議員有45位出櫃!英國用這個網站的大數據,找出哪裡同志最多

爭取跨國同婚、收養、人工生殖權

根據台灣現行同志婚姻法律,伴侶來自同婚合法地區才能在台登記。儘管已通過同婚法案,但根據台灣現行法律,伴侶也得來自同婚合法地區才能在台登記。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台灣雖已是亞洲第一個同婚合法國家,但要獲得與異性戀相同權利,同志還有很長一段路要走。

許秀雯說,爭取跨國婚姻、收養與人工生殖的平等權,是未來三大目標。

在全球所有同婚合法國家中,台灣是唯一伴侶須來自同婚合法地區,才能在台結婚的國家。台灣人工生殖法也規定,只有不孕的異性戀夫妻才能在國內合法人工生殖;若要收養,也只能收養其中一方的親生子女,無法共同領養沒有血緣的小孩。

也就是說,日前CNN知名同志主播庫柏(Anderson Cooper)與伴侶分手後,仍能透過代理孕母得子的喜悅,無法降臨在台灣同志身上;若同志伴侶是亞洲人,也無法來台結婚——這也是歌手梁靜茹與艾怡良,在同婚合法週年前夕翻唱〈飄洋過海來看你〉,與台灣伴侶權益推動聯盟伙伴一同倡議「跨國同婚」的原因。

這首歌的MVYoutube上架不到兩週,觀看次數已超過220萬次,有無數亞洲跨國同性伴侶留言欣羨台灣的開放多元,也期待跨國同婚早日合法,有情人無需再飄洋過海,徹底實現婚姻平權。

 

未來城市編輯部

尋找在城市幸福生活的所有可能

《未來城市》是《天下》於2018年推出的智慧科技與設計交流平台。 ​​透過報導智慧城市、社會設計、專家洞察,期望成為一個提供市民、企業和政府單位對話的平台。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