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了女總統,選出30年來最「男」內閣也沒關係?你該小心「補償心態」的陷阱!

有了女總統,選出30年來最「男」內閣也沒關係?你該小心「補償心態」的陷阱!

2020年5月20日,總統蔡英文正主持「行政院副院長暨各部會首長宣誓典禮」。 圖片來源:總統府

273
文・涂豐恩(故事StoryStudio創辦人)

作家葛拉威爾(Malcolm Gladwell)講過一個故事,關於澳洲前總理吉拉德(Julia Gillard)。吉拉德2010年代表工黨當選,是澳洲有史以來第一名女性總理。她單身、無子(但有名同居男友)。

吉拉德非常強悍,對性別議題毫不迴避。最著名的事蹟是2012年,她在國會上當著面痛罵反對黨領袖艾伯特(Tony Abbott)。她指著對方說:我才不用你來教我性別歧視,如果你想知道澳洲的「厭女」是什麼模樣,「你只需要一面鏡子。」

吉拉德上台之後,飽受各種性別言語攻擊,有人罵她是婊子,有人稱她是妖婦。(延伸閱讀|不只芬蘭!全球6位50歲以下女性國家領導者多來自歐洲 小男生好奇:我也能當總統嗎?

時任澳洲總理吉拉德與時任美國國務卿希拉蕊2011年3月8日在華盛頓掣行雙邊會談後握手。圖片來源/U.S. Department of State from United States(Public Domain)2011年3月8日,時任澳洲總理吉拉德(左)與時任美國國務卿希拉蕊(右)在華盛頓掣行雙邊會談後握手。圖片來源:U.S. Department of State from United States(Public Domain)

吉拉德說,她面前艾伯特在這一點上可沒有落後過。她說,當人們指出澳洲政界的性別不平等時,艾伯特卻說:「男人比女人有權力,不好嗎?」當有人說希望自己女兒能和兒子享有同等機會時,艾伯特卻說:「是的,我完全同意。但如果男人在生理或性情上,都更適合來發號司令呢?」

吉拉德洋洋灑灑,細數艾伯特各種性別歧視的言論與罪名,一口氣講了十幾分鐘。

「我深感冒犯!」

艾伯特在場一臉無辜。這段演講在國際間爆紅,成為著名的「厭女演說」,Youtube上還找得到,觀看人數已經有好幾百萬。(延伸閱讀|台灣是公托悲情城市?瑞典觀點:女人有就業權,男人才能成為真正的父親

不過,在這場演講後1年左右,吉拉德黯然下台,由同黨的陸克文接任。再過不久,換成當年被她指稱為性別歧視的艾伯特上台執政。

而在吉拉德之後,澳洲至今再也沒有出現過女性總理,她是第一位,也是最後一位。

葛拉威爾有點疑惑:為什麼?

你以為女性當上了國家的最高領袖,應該代表這個國家對於性別平等的觀念已經非常進步,女性參政的空間已經被打開,從此男女共治、一帆風順。但葛拉威爾說,未必如此。甚至,有時候情況正好相反。

他在這裡介紹了一個概念:Moral Licensing,中文翻譯為「道德許可效應」

簡單來說,當你做了自認做了一件好事,就會覺得自己積了一點陰德,接下來就可以做點壞事,平衡一下。這在生活中很常見,比如:「我的好朋友是同志,所以我講一點歧視同志的話沒關係吧。……你不能罵我歧視,我跟同志當好朋友耶!」

不過葛拉威爾把這個概念再往外推一點,用來解釋為什麼社會進步這麼不容易:選出了一個女性總理,人們就覺得「已經夠了」(我們很進步了耶!)然後補償心態就開始發作;選出了一位黑人總統,大家都覺得自己真了不起,你不能再說這個國家有種族歧視了吧,然後就把種族議題放在一邊。(延伸閱讀|打破族裔政治天花板 雅加達省長鍾萬學用科技對貪瀆宣戰

台灣新內閣成員中,女性比例為史上最低。圖片來源:總統府台灣新內閣成員中,女性比例為史上最低。圖片來源:總統府

台灣新內閣成員出爐,女性比例史上最低。看到朋友臉書上的討論,有人說:因為總統已經是女性了,所以閣員多點男性也沒問題吧。看到這種說法,我就想起了Moral Licensing。

內閣名單520總統就職新內閣完整名單。設計:阮怡婷、高偉倫。

女性的閣員不夠多嗎?到底要多少才夠?男女各半就比較好嗎?喔不。

美國大法官金斯伯格(Ruth Bader Ginsburg)講過另一個故事。她說,有時她被問到「到底最高法院要有多少女性大法官才夠多?」她回答:「9個。」對方聽到答案通常會很驚訝。可是,她說,「以前九名大法官都是男性時,也沒人覺得有什麼問題啊。」

其實我們講的不一定是性別平等,而是當你看到社會上、當你看到你身邊,有那麼多女性的能力、才華都不輸給男性,在各個領域都能發光發熱,你不免會覺得,我們的政治舞台上是可以多一點女性了吧。

(本文獲作者授權,原文請按:連結

未來城市網路精選

轉載網路意見領袖好文,看見智慧城市與政府治理的多元觀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