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城市

廖品淨專欄|日本年輕人「設計」重工業故鄉,川崎市變身好逛城市

暗暗舊舊的老廠房除了拆遷還能有什麼改變?日本川崎unico靠著年輕設計團隊巧思,再度迎接活力與生氣。

亞洲城市

投書|比彰化縣還小的新加坡,怎麼玩成智慧大國?

從殖民獨立至今,島國新加坡改革前進力道,讓自身產業、投資潛力等高居於世界各大排行。如今,她更造新鎮,踏上智慧科技發展的世界浪頭。

亞洲城市

廖品淨專欄|日本「未來遊樂園」讓遊戲是場創作

古早的紅仔標、竹蜻蜓,曾經風靡一時人手一台的寵物電子雞、GameBoy等,現在風行電玩、手遊、虛擬實境,小孩子娛樂的方式不停地改變。比起現實空間,孩子或許更習慣平面、數位、虛擬的世界;比起用身體,他們或許更習慣用眼睛、大腦去感知這個世界。

亞洲城市

廖品淨專欄|紅了眼眶的設計提案!Door To Asia 亞洲設計師駐村日本東北震災計劃(上)

7年前,日本發生了「311大地震」,這場地震被喻為是二戰後日本傷亡最慘重的自然災害。「Door to Asia - 設計師駐村計劃」每年集結8位亞洲優秀設計師,進入日本東北的311海嘯災區(以陸前高田、氣仙沼、大船渡為主)與4位在地提案方合作,共同創造出可能是彼此一生唯一的提案,也重新定義出新型態設計師與業主這兩者密不可分的關係。

亞洲城市

廖品淨專欄|不只有膠囊旅館、農家民宿,日本第一間高架橋下旅宿誕生了!

日本近年興起許多特殊住宿體驗,如挑戰最小住宿空間的「膠囊旅館」、體驗時光倒轉的「百年古民家旅宿」、體驗農作的「農家民宿」。今年備受矚目的是設立在高架橋下的「Tinys Yokohama Hinodecho」旅宿,以半開放式、可移動式的「輪胎小屋」為最小單位,邀請旅人來挑戰橋下生活!

亞洲城市

廖品淨專欄|走出賣春街歷史!「橫濱黃金町」高架橋下的掃黃作戰與藝術重生

距離東京半小時車程的橫濱,給人的印象多半是閃爍燦爛的港都夜景,不過往內陸走,卻有濃濃的下町色彩,是日本人口中的「大人的街道」或「深度橫濱」,其中以曾聚集250間賣春戶的黃金町、初音町(統稱初黃)最具代表。不過,在市民、警方、公部門、藝術NPO的合作下,黃金町的高架橋下空間有了全新的風景,成為橫濱市內掃黃、藝術介入的代表案例之一。

亞洲城市

投書|地小,讓我們走向天空──香港蓋起空中森林

不願只被當作金融中心,北京到香港的終點車站、重要碼頭旁的大樓,都在蓋大面積的頂樓花園。香港的樣貌將如何被改變?

亞洲城市

二線城市深度旅遊 泰國:我們不只要你來,還要你留更久

形象鮮明、全球知名的泰國觀光產業,背後推手正是泰國觀光局。聽觀光局董事長卡林談如何推廣二線城市、針對不同族群制訂觀光策略,將泰式風格的在地旅遊打造為品牌,並行銷到全世界。

亞洲城市

數位轉型第一步 新加坡:讓人民愛上數位化

新加坡政府很清楚:國家數位轉型,每位國民都必須跟上腳步。不分產業、職位高低,火力全開升級全國勞動力素質。

亞洲城市

自己的城市自己設計 赫爾辛基市民在總統府旁設芬蘭浴

北歐芬蘭向來以簡約、流線的傢俱與工業設計聞名,包括Iittala、Marimekko 等,都是喜好極簡工藝者耳熟能詳的品牌。但除了實體設計,芬蘭已經邁向下一階段的設計:以設計思考來重新想像城市空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