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漢肺炎》中國紅綠黃「健康碼」監控手機控疫情,西方國家為何不跟進?|瘟疫、科技與民主自由

武漢肺炎》中國紅綠黃「健康碼」監控手機控疫情,西方國家為何不跟進?|瘟疫、科技與民主自由

中國的騰訊跟阿里巴巴推出了「健康碼」,監視並控制武漢肺炎感染者的行動。

8290
文・林宜敬(艾爾科技L Labs創辦人)

現在中國大陸跟台灣都使用手機科技來控制疫情。但是兩者最主要的差異,是台灣只監管有染病嫌疑的人的大致行蹤,而在中國政府是監控的,是所有人的詳細行蹤。

中國政府透過手機監控的方法,是由中國的騰訊跟阿里巴巴推出了所謂的「健康碼」。每個人都必須透過微信跟支付寶這樣的APP,登記自己的真實姓名跟住址,並交代自己在過去 14 天的行踪。

如果系統判斷這個人是安全的,沒有被感染的風險,就會在手機上顯示一個綠色的 QR Code,稱作「綠碼」;而如果系統判斷這個人有被感染的可能,就會顯示「黃碼」或是「紅碼」。

中國的公民在出入社區、商場、或是公共場所的時候,都必須主動出示他們手機上的「綠碼」,才可以自由通行。

為申請「健康碼」,每個人都必須透過微信跟支付寶,登記真實姓名跟住址,並交代自己在過去 14 天的行踪。來源:杭州日報

為申請「健康碼」,每個人都必須透過微信跟支付寶,登記真實姓名跟住址,並交代自己在過去 14 天的行踪。來源:杭州日報

健康碼轉紅,哪都去不了

當中國的民眾在小區、商場、辦公大樓或公共場所的門口出示自己手機上的「健康碼」時,門口的警衛也會同時用機器掃描那個健康碼,這時候,警衛的螢幕上就會出現手機持有者的身分證字號以及照片,供警衛核實身分。

同時,掃描程式也會將將這個人的行踪上傳到雲端伺服器,紀錄「身分證字號642719198001013547的林OO,在2020年3月28下午15:40進入位在北京東城區的某某辦公大樓」。

而如果目前也在同一棟大樓的另一個人在三天後確診了,那系統就可以自動去比對那個人在雲端伺服器上的行蹤資料。當系統發現我在三天前曾經跟那個人同時出現在同一棟辦公大樓裡,就可以自動把我手機上的健康碼轉為紅色。

【延伸閱讀】中國200城市民遭「支付寶」監控,韓國「肺炎地圖」公開患者行蹤⋯⋯你願為防疫洩露多少隱私?

而當我手機上的健康碼轉為紅色之後,政府也不用大費周章地來找我,通知我去做居家隔離。

因為我當我的健康碼變成紅色之後,我哪裡都去不了。我進不了任何辦公大樓、也進不了任何商場或是車站、飛機場。我甚至連我所居住的小區(社區)都出不去。

 

當健康碼變成紅色後,當事人哪裡都去不了。來源:杭州日報當健康碼變成紅色後,當事人哪裡都去不了。來源:杭州日報

這樣的健康碼防疫系統,目前全世界只有中國做得到,因為中國的手機支付系統非常的普及,而這套健康碼系統,就是建立在支付寶跟微信支付這樣的手機支付系統之上。

中國的大大小小商店都有掃描手機支付二維碼的工具,而且當顧客使用手機上的二維碼進行支付的時候,系統也就同時紀錄了這名客戶的行蹤。

因此,如果我今天去某家麵店排隊買了一碗武漢熱乾麵,而排在我前面的那個傢伙在三天後確診了,那系統也可以輕易的比對出,三天前我跟那個傢伙在同一家麵店的同一個收銀台付帳,而且兩人付帳的時間只差了一分鐘。

然後我手機上的健康碼就會轉為紅色,然後我就哪裡都去不了了。

【延伸閱讀】手機App資安黑洞!讓蝦皮和YouTube讀你的簡訊和通訊錄,你也按下「同意」了嗎?

西方並非不做,而是不願做

所以中國政府推出的「健康碼」對於疫情的防控會不會有效?當然有效,而且應該會非常的有效!

而在許多的中國人民看來,這是中國政府強而有力的表現,也是中國科技領先世界的明證。

但是在美國、英國這些西方民主國家看來,這是中國政府侵犯了人民的隱私、妨礙了人民的自由。中國政府推出的健康碼,美國跟英國不是在科技上做不到,而是人民不願意讓政府監控他們的詳細行蹤。

所以在疫情過後,美國人民應該還是會認為,這場疫情之所以會爆發,是由於中國控制了言論、掩蓋了疫情,讓李文亮醫師那些吹哨者無法即時將正確的疫情傳出來,警告世界。

而許多的中國人民也應該會認為,中國之所以能迅速控制住疫情,是由於中國在制度上的優越性以及科技上的進步性。

一場瘟疫,可能會讓民主自由的國家變得更加自由,同時也讓中央集權的國家變得更加集權。

在《為什麼國家會失敗》(Why Nations Fail)這本書中提到,一場瘟疫,可能會讓民主自由的國家變得更加自由,同時也讓中央集權的國家變得更加集權。在《為什麼國家會失敗》(Why Nations Fail)這本書中提到,一場瘟疫,可能會讓民主自由的國家變得更加自由,同時也讓中央集權的國家變得更加集權。

為什國家會失敗?

在《為什麼國家會失敗》(Why Nations Fail)這本書當中,就講過一個類似的故事。西元 1346 年的一場黑死病大瘟疫,讓英國變成了近代第一個民主國家,而同樣的一場瘟疫,卻也讓東歐的俄羅斯等國家鞏固了農奴制度,變得更加集權。

那個故事有點長,有興趣的朋友,可以自己去研究看看。

而最重要的,是台灣跟許許多多的其他國家會怎麼想?如果台灣在這波疫情中挺住了,台灣應該會對自己的民主制度更有信心,因而跟美國走的更近。

而如果台灣在這波疫情中倒下了,會不會有許多的台灣人願意主動放棄自己的自由,讓台灣往中國的方向靠攏?

還有其他許許多多的開發中國家,像是衣索匹亞、巴基斯坦、以及中南美洲的許許多多國家,他們在疫情過後,會相信美國的自由民主,還是中國的一帶一路以及「制度優越性」?

《為什麼國家會失敗》這本書把這樣的狀況稱作「關鍵時刻」(Critical Juncture)。

民主自由還是中央集權?未來100年的世界局勢,以及每個國家的各自走向,很可能會在未來這一、兩個月之間決定。(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未來城市網路精選

轉載網路意見領袖好文,看見智慧城市與政府治理的多元觀點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