除了結婚、離婚、買房,在這個國家,一輩子都不用跑政府

除了結婚、離婚、買房,在這個國家,一輩子都不用跑政府

前愛沙尼亞總統易維斯來台分享數位國度的成功祕訣。 圖片來源:邱劍英攝

除了結婚、離婚、買房,愛沙尼亞人可以一輩子不用跑政府部門辦事。他們怎麼做到?

在地圖上,愛沙尼亞與台灣相隔八千公里,幾乎已經是離台灣最遠的國家之一。愛沙尼亞與台灣,一個131萬人口,只有半個台北市,一個2300萬人,人口密度全球第二。兩個看似南轅北轍的國家,卻有一個特點,都活在極權老大哥身旁。從愛沙尼亞首都塔林到俄羅斯邊界的金吉利普,開車只要三小時;一如從台北到中國大陸的廈門,搭飛機搭船的時間。而俄羅斯與大陸公認擁有,實力強大的駭客網軍。

與台灣不同的是,當台灣無限遺憾錯過了整個網路世代。1992年獨立的愛沙尼亞,卻成為全球數位經濟爭相學習的對象。愛沙尼亞也是網路電話Skype的故鄉。Skype創業者高價賣給eBay後,賺了第一桶金繁衍不息,孕育與投資了更多新創。愛沙尼亞人口只有0.3%在高科技產業工作,卻貢獻了全國大部分的經濟。在數位安全、自由度都名列前茅。

愛沙尼亞如何做到?

7月19日,在位十年的前愛沙尼亞總統易維斯(Thoomas Hederick Ilves)應APEC數位創新論壇之邀來台,分享了他們的成功秘訣。

愛沙尼亞早在90年代中期,愛沙尼亞就推動中學生寫程式;與私部門合作,自鄉下建立網路中心,教中老年人上網。「其實那時候每個老師都很抗拒,每一期教師工會的通訊都在罵我,」易維斯說。

爭議中開啟的數位國

易維斯不諱言,愛沙尼亞走上數位之路,其實是受到芬蘭的刺激。愛沙尼亞在納入蘇聯前,曾短暫獨立過,那時他們與芬蘭所得水準差不多。然後,冷戰讓兩國分屬兩個陣營,90年代芬蘭比愛沙尼亞有錢八倍。愛沙尼亞當時連家用電話都不普及,芬蘭卻有諾基亞。

除了推動小學生學程式,易維斯也是愛沙尼亞決定跳過傳統基礎建設,優先打造數位基礎建設的靈魂人物。他是愛沙尼亞獨立後,首任美國大使。在美國時,正好是柯林頓新經濟理論最盛的時候。美國的基礎建設1950年代之後,也很久沒有投資了;但靠著數位,卻再創經濟高峰。這讓基礎建設落後的愛沙尼亞,覺得可以仿效,下定決定直接做數位國。

只有三件事,必須現身親自辦

如今,愛沙尼亞1500種服務都架在數位基礎建設X-Road平台上,不論人在那裡,都可以用數位身分證,加上數位簽章網上進行。數位簽章可用瞳孔辨識。三分之一的人網路投票。唯一必須本人現身的只有三件事,第一是結婚,第二是離婚,第三是買土地。

談到如何打造數位國?他直言,「現在科技是一種很廉價,大家都可以做的事情。問題是,一個國家有沒有政治意志,如果你有,就會去制定政策,有政策就可以讓你去推動法律。在民主社會,有法律就有框架、法規、規範去管控一切,」他分享:「然後,你要有一個安全、健全的識別系統,在安全的架構下,提供大家想要的服務。」

比隱私權更重要的事:資料完整不被竄改

也許是活在老大哥的身邊久了,不論是演講或專訪,易維斯一再提到「安全」。他認為,比起把數位治理的討論重點放在隱私權,他更重視資料完整度與正確性(Integrity)。


易維斯以自己為例,當總統十年間,每一天都會有小報去查閱他的財務資料。雖然他也覺得太過份,不舒服,但北歐的傳統,本來就要交代人民每一分納稅錢,用到那裡去。而且,易維斯透過系統,完全可以知道,誰來查看他的資料,「隱私是個文化接受度的問題,」他認為,即使在歐盟,法國、德國的隱私權要求就比北歐高。

「歐洲特別重視隱私,我尊重。但我覺得這是弄錯焦點,關鍵不只是誰能不能看,重點應該是不能讓任何人能竄改他,」他說,因為越來越仰賴資料的新時代,竄改可能致命,陷人於罪。譬如:血型、銀行帳戶。

易維斯舉2016美國大選為例,俄國駭入民主黨希拉蕊助理的郵箱,他們不僅偷了資料,更關鍵是串改了內容,然後公布假電郵。「這才是真正的大問題,」他看好,分散式帳本能夠解決這個難題。在愛沙尼亞,區塊鏈公司要求使用者用ID卡登錄,以確保實名制。

面對假新聞,其實是限縮言論自由

除了確保資料不被竄改,這位在全球知名的思想家更提出了一個問題:超級有效率的數位科技,會如何顛覆工業革命以來的社會秩序?

易維斯說,由牛頓開始,科學的崛起,開啟了啟蒙時代。當哲學思想與科技結合,工業革命造就了個人主義、人權,法國大革命、美國獨立、自由主義。 民主選舉,奠基於人人平等,所以認為選舉是自由與公正的。但如今,數位科技超級有效率,可以透過數位操縱選舉。「如果你繼續運用現在的系統去運作,就會被扭曲產生一個非常怪異的門外漢政客,」他直言。

面對數位科技,許多人文價值都顯得左支右絀。易維斯舉打擊假新聞為例,其實,這個動作是限縮人的言論自由。過去,我們相信的言論自由,是每個人能說話、每個人想說話。但在未來,可能有些話不能說,因為這會危害民主的系統。 選舉的公正性被挑戰,言論自由不得不限制,還有那些價值被摧毀?「我不知道,」易維斯很坦白。

三種模式,爭奪數位治理霸權

新社會秩序不確定性在於,有三種模式正在競爭。一是企業主導,隱私權管制極少的美國模式;二是與政府監控人民所有生活的中國大陸與俄羅斯模式。 三是資料屬於個人,政府規管嚴格的歐盟模式。

美國模式,Google可以確保每個人在他的王國中的數位身分,出了他的王國,就不能使用。中國模式,數位創新速度飛快。甚至要用資料把人民信用分級,決定你能不能出國、借款利率。但位於歐洲的愛沙尼亞,發展了一個新模式,透過政府基礎建設,人民的數位身分證、數位簽章被認可有法律地位。「這是小國的優勢,」他認為,愛沙尼亞的數位基礎建設X-Road已經輸出歐盟多國與日本,用自己的方式迎向數位世紀。

文章轉載自《天下雜誌》,原文: 除了結婚、離婚、買房,在這個國家,一輩子都不用跑政府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