頂大只拼論文?大學也來社會實踐

頂大只拼論文?大學也來社會實踐

大學社會實踐的目的是什麼?英國倫敦大學學院前副校長麥可‧沃頓(Michael Worton)指出,大學應扮演學術與社會的溝通橋樑。 圖片來源:程遠茜攝

企業做CSR回饋社會,大學學術研究又能怎麼連結社會?「大學社會實踐 USR」,期待大學不只拼論文爭排名,更要讓專業知識能回饋、應用社會。

【最新消息】未來城市開設新 FB 粉專囉!按這裡加入吧!

企業CSR做公益,與大學USR做社會實踐,有什麼不同?挑戰又在哪裡?

英國倫敦大學學院(University College of London)前副校長麥可‧沃頓(Michael Worton,現任法國巴黎文理研究大學校務發展指導委員會主席),受「2018大學社會實踐博覽會(USR EXPO 2018)」之邀,來台分享過去10年,倫敦大學學院當中,「公眾參與部(PEU, Public Engagement Unit)」的社會實踐經驗,以下是《未來城市@天下》記者專訪內容。

Q:企業CSR回饋社會,與大學USR社會實踐概念上的差異?

A:企業做CRS是出自於對社會的罪惡感(Guilt)且為了品牌營利,但是大學做社會實踐USR,是因為來自於失敗。

很多學術研究者,時常躲在象牙塔裡,研究愈精、理論發展到最後都走的很高遠,不太與群眾、社會接觸,這樣的研究結果,往往無法接地氣,甚至遠離現實。我們希望學術研究者,能與一般社會大眾有更多接觸,且要能讓雙方展開有效對話,讓大眾來協助學術,找到對的切入點做研究。

2007年倫敦大學學院拿到政府一筆為期四年、折合約台幣六千六百萬的經費籌辦USR,於是2008年「公眾參與部(PEU)」正式成立,後來即便政府經費停擺,校方仍堅持自己撥款,繼續支持公眾參與部營運至今。

公眾參與部接受全校師生的提案,案子通過我們就會提供預算、甚至其他學校資源支持。譬如《博物館處方 Museums on Prescription》計畫,希望解決研究當中社區年長者孤獨、憂鬱的問題,提案用學校博物館埃及考古物的館藏,設計遊戲互動性質的參訪活動,邀來學校所在的康登倫敦自治市(Camden)的長者參加,期望讓區域內的老人走出家門、走入社群。

Q:公眾參與部成立十年來,怎麼讓學術人接觸社區民眾?

A:為了讓學術人走出舒適圈,我們成立了「聰明點子俱樂部(暫譯,Bright Club)」,讓學校教授、學生嘗試當脫口秀(Stand-up Comedy)演員,讓附近社區裡所有人都能來當觀眾,就是希望大家突破自己平時講話的方式,與彼此搭起溝通橋樑。

我也領導過一個計畫,希望解決公校辦學問題。教育研究團隊認為,現有中等教育未能協助學生做好上大學的準備,於是我們從丹麥、瑞典等國取經,由學校出資成立 UCL Academy(暫譯:倫敦大學學院附設中學),邀請公眾參與部幫團隊整合社區小學、中學現況,以及民眾對教育的期望和需求,設計出自己的課綱,打造科學教育(STEM)為主的實驗教育。

高等教育確實有連結學術研究與社會的使命,要能讓學術研究成果回到社會,會需要一般社會大眾參與,讓他們的聲音,融入學術研究設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