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花博變成台灣人才的舞台,是最重要的價值

把花博變成台灣人才的舞台,是最重要的價值

圖片來源:程遠茜攝

作者: 程遠茜

這一次台中花博,最精彩不是花,而是產官學民跨界合作結出的果。台中市政府如何讓世界級的台灣人才與企業,能在地方公共工程的制度框架下,協作共舞?

這一次台中花博,最精彩不是花,而是產官學民跨界合作結出的果。

令人驚艷的機械花「聆聽花開的聲音」,是9家傳產、3個官學合作單位與藝術創作團隊豪華朗機工的共創。(見:六年級藝術家加9個隱形冠軍 打造台灣最大機械花);花舞配樂由《向前走》作者林強操刀、燈光則來自曾為自由女神設計燈光的周鍊。(見:四位世界級台灣藝術家,用聲、光、紙、竹共創花博)。

不僅如此,展館展區的各海拔植披、台灣特殊原生種的選栽,更有多項世界保種之最的辜嚴倬雲保種中心(見:辜成允 打造世界第一的物種平台 )、以及國立科博館學術研究在背後支撐。

作東的台中市政府如何搭一座舞台,讓世界級的人才與企業,能在公共工程的制度框架下,協作共舞?

台中市長林佳龍、花博設計長吳漢中、豪華朗機工張耿華、森林園區策展人吳書原的對談內容:

吳書原(以下簡稱吳2):
很多在國際發光發熱的台灣的人才,為什麼回到國內就沈到水裡,再也看不到?因為,大家對公共工程環境很猶豫,過程審核非常繁瑣,也不見得能務實評選出好的隊伍。即便我過去有七年幫倫敦市政府做公共工程、公共空間設計,回到台灣想做點事情時,也覺得公共工程不能碰,太多我無法掌握的變因。

張耿華(以下簡稱張):
一年多前,我們參與花博初期規劃,理解市政結構性的問題,後來評選真的被刷掉。今年一、二月,漢中找了我們很多次,即便他清楚地告訴我們台中市政府的改變,但因為先前的經驗,我們還是半信半疑。

後來,我們決定自己先大膽跳脫框架,先思考一個讓世界看見台灣實力的作品;一個即便預算上會遇到困境、但非做不可的一件事,看看市府是否願意接受。

結果第一次去市府報告時,聽到一位局長說出:「要尊重策展人。」我真的嚇到。

林佳龍:對台中市政府團隊來說,花博,就是翻轉思維和行為模式的改造機會。經過花博的淬煉,我相信台中市府團隊會是不一樣的政府。

以往政府公務員訓練和體制,讓大家做事比較保守、缺乏創新,因為官僚體系不是目標導向,而是交代事情方向後,按程序走。但是台中市要辦大型博覽會,應該要不一樣,不僅最後呈現要令人驚艷,還要能留給這個城市、甚至對台灣一個永遠資產。

照原來的路走下去無法感動人,沒法突破展覽想呈現的創新。其中,改變公共工程最大的一個轉折,就是我們顛倒順序,先說服市府主計跟財政單位,讓我們去物色台灣最優秀策展人;團隊還要跳開官僚體系本位主義,以策展人為主,這樣的作品,最後就會有靈魂。

花博價值,讓「黑手」打造世界級精品

吳2:大英帝國曾辦了一個萬國博覽會,目地是要宣揚日不落帝國的國力,包含工業科技及收集世界物產的能力。回頭思考台中花博,它就是一個展現國力、傳達一種信念跟價值的Expo(博覽會)。

台中,除了是一個驚艷世界的精密機械聚落,從海拔3000多公尺的大雪山到出海口高美濕地的自然資源,這些植栽群,像就是我們該跟世界講的台灣物種故事;所有海拔的植栽一口氣種在森林園區,也是我們要跟世界宣揚台灣世界前三名的農改實力。

這背後還有非常多技術支援,包括科博館研究員協助篩選植物種、活躍國際的年輕建築師打造服務設施。讓花博變成一個台灣人才的舞台,是這次最重要的價值。

張:花博若做成功,不僅能凝聚地方的使命感跟榮耀感,更能翻轉傳產「黑黑臭臭」的形象,工業作品也能躍上世界檯面。

一開始,我打電話邀朋友參加花博,對方直接一句:「不參加,那跟我沒關係」。於是,我開始換種方式講故事給他們聽,告訴他們,要創造一件會被世界驚嘆、會得到掌聲,還有絕對實驗性質的作品。

開出這一朵機械花,有非常多層次的意義。生物學上,開花,是植物生長過程中,細胞分裂最繁複的狀態,就像產官學民不同單位匯聚而生的一種突變狀態。這朵機械花,好像不再只是一個裝置、不只是一件藝術品,而是先創造一個載體,在這個過程裡,邀請生物的、數位的、人性的,不同領域的人加入,使她愈來愈豐富;然後整個組織、系統、行為模式,就改變了。

「後花博」讓城市找出特色、市民產生認同

林:花博到底要留下什麼?首先,是能突破所有既有花博展覽的作品;第二,要社會參與。

「台中花博」這個作品,讓十幾個民間企業出錢出力、出技術資源。當他們也成為創作者,預算就已經不重要,大家被捲進來,名聲也跟這個作品綁在一起。當越多人參與,台中花博就變成「大家的花博」,自然就會找出我們想呈現的理念形式。

就像那朵機械花,10幾個企業老闆一起動手組裝機械零件,他們都已經成為這個作品的一部分,後面還帶進整個供應鏈網絡,這就是一個很難得、也很深遠的影響。

花博,是台中邁向設計城市的重要一步。申辦2022世界設計展的同時,開始累積所有的條件,屆時,台中會綻放。

當政府改變,就是使民間社會更有機會表現,讓台中市的空氣充滿創新,變成城市的一種文化。在未來三、五年,台中能成為一個開放的場域,形成黑手群聚的產業部落,也能吸引優秀的設計師、文化工作者等聚集。

因為花博,美好的事情正在發生。我希望,台中,能使台灣邁向一個世界級的設計之都。如此一來,台中的獨特氣質能夠顯現。

吳2:過去數十年,台灣的都市一直非常重視「CP值」,醜沒關係,便宜耐用就好。過渡到現在比較富裕之後,變成「暴發戶」的美學形式。但是,這些事正在改變,我們必須發掘自己的價值,讓市民產生對地方榮耀感的自信。

比如說,一講出自己是「倫敦人」「紐約人」,都覺得是很光榮的事,因為這些城市有歷史,都市建築都有美學。未來若台中變成設計之都,市民就能擁有對城市的認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