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亮荷蘭的城市 全球科技企業為什麼都愛恩荷芬?

照亮荷蘭的城市 全球科技企業為什麼都愛恩荷芬?

圖片來源:黃亦筠攝

文・黃亦筠

恩荷芬(Eindhoven)在哪?為何全球工業電腦龍頭研華,要將歐洲營運總部設在這?位在荷蘭南方的恩荷芬市,名氣大不如首都阿姆斯特丹,為什麼能谷底翻身、躍升為世界最聰明的區域?答案竟藏在恩荷芬市民那場「每人10荷盾」的集資運動。

1月24日,全球工業電腦龍頭研華,在荷蘭恩荷芬(Eindhoven)的寒風中剪綵,歐洲營運中心正式成立,成為研華在歐洲最重要的軸心;台北市長柯文哲歐洲採訪之旅緊接在後,也將來到這座城市參訪——這座人口約莫僅24萬、和板橋人口相彷的荷蘭城市,有何特別之處?

車子剛進入距離荷蘭首都1.5小時車程的恩荷芬市中心,一棟高高的白色大樓頂,印著藍色的「Philips」。

恩荷芬是一座不折不扣的「飛利浦城」。百年前,荷蘭國寶品牌飛利浦(Philips),就從這座小城市發跡,從此恩荷芬的命運和飛利浦的興衰緊緊綁在一起。

1990年代飛利浦工廠外移大裁員,恩荷芬有三分之一居民失業。不超過30年,恩荷芬谷底爬升,改頭換面,甚至被國際智慧城市論壇(ICF)譽為「全球最聰明的區域」(world smartest region)。

恩荷芬每1萬人就擁有22.6個專利,密度世界第一。開車距離市中心15分鐘外的高科技園區內,聚集包括全球知名半導體廠、太陽能光電技術、智慧交通、醫療器材等公司,地位像荷蘭的矽谷。

全荷蘭36%的私人企業研究開銷,也都砸在恩荷芬,240億歐元(約8640億台幣)的GDP產值、550億歐元(約1.98兆台幣)的出口量,佔荷蘭總體經濟近25%。恩荷芬這樣一座小城市,如何從衰敗之城絕地重生?

恩荷芬市景(黃亦筠攝)

一人10塊錢,搶救恩荷芬!

時間回到126年前,飛利浦創辦人兩兄弟在恩荷芬開始了燈泡工廠的生意,也確立了恩荷芬以製造業為基底的產業核心競爭力。將近百年間,飛利浦一步步擴張。在恩荷芬到處都是飛利浦的廠房,上下游供應商,還有員工宿舍,飛利浦辦的學校,足球場。

直到全球化的衝擊開始,一直到1990年代,飛利浦帶來的榮景逐漸消失,恩荷芬面臨了前所未有的危機,當時飛利浦將工廠陸續轉移到南非、中國等地,恩荷芬經濟走下坡。

當時,恩荷芬依靠飛利浦創造11.5萬個工作,卻在2年內迅速消失超過3萬個。

「等於有超過三分之一的恩荷芬人失業,狀況非常嚴峻,」現任恩荷芬市長鳩次瑪(John Jorritsma)告訴《天下》記者。而供應飛利浦卡車的在地卡車製造大廠DAF(達富),也大裁員約5000名員工,更是雪上加霜。

恩荷芬市長鳩次瑪(黃亦筠攝)

「許多恩荷芬年輕人,甚至忘了這段其實不太遠的歷史,因為這座小城沒有一蹶不振,反而創造一套「三螺旋模式」(Triple Helix),」鳩次瑪說。

這是一個向全恩荷芬市民集資、「自己的城市自己救」的概念。

當時由地方政府,找了恩荷芬科技大學(Technology University Einhoven)和商會(The Chamber of Commerce),成立了一個獨立委員會,向每位恩荷芬市民募資10荷盾。同時,邀請企業及民眾對改善恩荷芬市的經濟發展提案,審核通過就可以獲得補助。

這套「三螺旋」集結企業、政府與學術單位等三方力量的合作模式。讓恩荷芬花2年多時間就快速復甦,奠定日後躍身科技大城的基礎。

許多飛利浦留下來的老廠房,最後都改建、活化,成了創新養分。(黃亦筠攝)

飛利浦留下的舊資源,成了新創的養分

三螺旋模式真的下到執行面,說穿了是一種在地企業互助的生態系。

首先,恩荷芬善用飛利浦留下的資產。把污染半廢棄的老廠房活化城市創意中心,成為恩荷芬城市的「Living Lab」,也成為恩荷芬創新創意的驅動力。

走進由飛利浦以1荷盾賣給地方政府的污染老廠Strijp-S改造成的文創區,目前聚集了眾多新創公司,也是荷蘭設計週舉辦的場所。當年Strijp-S所在地的廠房,受到嚴重污染,產線外移後沉寂了很久,後來由恩荷芬市政府持有並開發。

一進入園區,其中一棟廠辦改成的創業大樓一樓,是Additive Industries的辦公室,落地玻璃窗內旁放著一台自家設計的3D印表機「MetalFab1」。這家在2012年在恩荷芬創業的公司,致力於研發工業用的3D列印機。短短3年,就在恩荷芬開發出工業界知名的3D列印機,包括波音、空中巴士到F1賽車都用過MetalFab1「列印」出的真可以用的零件,而不是玩具模型。

在Additive Industries簡介上就印著「Sauber F1 Team」瑞士F1賽車的科技合作伙伴。

「能在這麼短時間開發出產品,是因為恩荷芬這裡的生態系,」Additive Industries商業經理潘寧(Ing. Remco L.J.R. Pennings)說。

Manus VR創辦人范雷米斯,向《天下》記者展示VR手套。(黃亦筠攝)

潘寧透露,這台在恩荷芬設計生產出的機器,協力廠商都在恩荷芬20公里內,很容易就能快速展開供應鏈間設計、製造的協力合作。

「在荷蘭別的城市,我們不可能那麼快完成,」潘寧說,他也透露Additive Industries就要搬家,並指著外頭空地旁的樓,「新辦公室就在那,」公司規模已經長到60個人,還是捨不得搬出這個區域。

「好幾個新創團隊,都在這裡的共享空間合作出產品新點子,」開發智慧港(Brainport Development)工作人員魯迪說。

像新創公司Manus VR創辦人范雷米斯(Bob Vlemmix),辦公室也在這區辦公樓內。他辦公室外的桌上,放著一個個手套。這不是普通的手套,而是內建感測器的虛擬實境(VR)手套。

「和傳統VR控制桿相比,手套的操作更無死角和極限,」30歲的范雷米斯興奮地說。在這區創業超過2年,這家活力十足的16人的小公司,和同棟樓的遊戲公司Pillow Willow,及專作多人同步體驗VR平台公司VREE合作。

這3家規模不大的在地新創公司,以彼此特長互助合作,分別開發出獨樹一格的產品和使用經驗。像Manus VR設計出的VR手套,已被美國NASA和德國BMW拿去做產品研發模擬時使用;Pillow Willow的遊戲吸引台灣hTC的VR產品Vive的注意,打入Vive生態圈。

Pillow Willow團隊(黃亦筠攝)

你幫我、我幫你 一天生產4個專利

不只市中心的污染老廠變身為創新驅動力,20分鐘車程外,2003年,飛利浦開放了原本封閉神秘的研發專區,拆掉籬笆牆,賣給開發公司重新改頭換面成為「恩荷芬高科技園區」(High Tech Campus Eindhoven)。這裡有恩荷芬起飛的另外一個重要特色:開放創新。

來到這座高科技園區,裡頭有湖泊,整座園區綠意盎然。這裡是恩荷芬成為「最智慧區域」的核心。2003年至今,已經聚集超過140家,來自超過85國的企業,約1.1萬名研發人員,全荷蘭四成的專利都從這裡產生。

「大概一天可以產生4個專利吧,」開發智慧港(Brainport Development)工作人員魯迪說。

目前,園區中的產業聚焦在高科技、能源與光電等類別,科技大廠進駐在此的就有恩智浦半導體(NXP)、英特爾(Intel)、飛利浦與佳能(Canon),還有著名研究中心Holst Center。

Holst Center的商業模式,就是各家贊助企業將自身的研發業務,以更低廉的方式外包給Holst Center。Holst Center因此可用更有效率的方式,產出研發成果,最後所有贊助企業能以「非獨家授權」,取得技術的使用權。

例如,Holst Center曾主導開發太陽能薄膜技術,就邀集國內外企業加入,假如本地企業飛利浦想要用來這技術做健康照護的電腦影像處理、三星想拿來做電視螢幕、奧迪則想做汽車擋風玻璃。過程中,各家企業分享資源資訊,包括共享中心的無塵室、設備與IP,最終促成技術成熟應用。

荷蘭著名半導體設備大廠艾斯摩爾(ASML),過去在研發新一代極紫外線(EUV)微影技術時,就和科技園區內荷蘭國家級研究機構TNO、恩荷芬科技大學及鄰近的比利時研究機構校際微電子中心(imec)一起合作,這項微影技術一舉拿下全球八成以上的高市佔率。

Sorama創辦人修特(黃亦筠攝)

小城躍上國際 全靠在地生態系

而這個開放創新,不只在大企業之間,大企業和在地中小企業也能攜手合作。

「像ASML就不只和大企業、研發機構合作,也會協助向我們這樣的小企業,」Sorama創辦人修特(Rick Scholte)說。修特原本在飛利浦擔任研發工程師,後來到恩荷芬科技大學讀博士,2010年把他博士研究的聲音影像技術拿來創業,做成產品聲音相機(sound camera)。

他手上小到64個麥克風、大到1000多個麥克風組成的聲音相機,專用在做精密儀器測試,「像飛利浦做一些安靜產品測試,會主動找我們,AMSL讓我們一起用它們的昂貴儀器,這些大企業對我們在地小企業最大的投資,就是願意使用我們的產品服務,」修特坦言。

恩荷芬市也使用Sorama的技術,將聲音偵測連結警政治安系統的服務,讓警察靠著聲音相機,偵測街頭音波變化,快速解決市中心街頭鬧事問題。

靠著在地生態系協助,Sorama去年規模翻倍,下個月就要有20人,還從恩荷芬走向海外,像台灣工研院、巨大到技嘉也耳聞Sorama,希望能了解並應用這個新的聲音影像技術,提升產品品質。

「現在,每個月有至少3到4組各地的人來恩荷芬參訪,」市長鳩次瑪說。包括月底來訪的台北市長柯文哲。

小城翻轉不是橫空出世的奇蹟。和台灣相似同以製造起家,面臨轉型陣痛,恩荷芬善用原有的資產,鼓勵新舊整合、開放創新,才是城市絕處重生的關鍵。

責任編輯:李郁欣

天下雜誌

《天下雜誌》創刊於1981年6月,是台灣第一本專業的新聞財經雜誌。天下雜誌每日精選財經、國際、管理、教育、經濟學人、評論、時尚;互動圖表、影音等多媒體報導,深入解讀世界脈動,掌握前瞻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