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加入會員
取得專屬服務

武漢肺炎》未來政治網紅?防疫停課政治學,為何日本地方家長給這兩位市長高分?

武漢肺炎》未來政治網紅?防疫停課政治學,為何日本地方家長給這兩位市長高分?
在停課事件中受日本家長讚譽的茨城縣筑波市長五十嵐立青(右)和千葉市長熊谷俊人(左)。圖片來源:熊谷俊人網站與五十嵐立青FB
2020-03-05
文・張郁婕
5042
二月27日週四傍晚,日本首相安倍晉三在傍晚突然表明:「全國各級國小、國中、高中與特別支援學校,從三月二日起到春假結束暫時停課」,教育現場及相關行政部門、社福機構一陣錯愕。

28日是星期五,下週一就是三月二日;也就是說,隔天就是學期最後一天,大家上完一整天的課,就一路放到四月才開學。

文部科學省28日立刻發函給各都道府縣教育委員會,希望能一起「從三月二日停課到春假開始」。問題是,不論是安倍晉三的那席話,還是文部科學省的通知,其實都沒有實質的行政效力。各級學校是否停課,取決於各地方的教育委員會,不是中央說的算。

【延伸閱讀】二月專題|城市防疫:武漢肺炎保衛戰!你的城市做了哪些事?

停不停課?日本各地不同步

沒有實質行政效力的函文,造就了日本各地方政府政策不同步的結果。

舉例來說,東京都、名古屋市等決定按照文部科學省建議,二號起讓公立國小、國中和高中停課;但也有地方政府需要多一點時間做準備,如兵庫縣、神戶市、橫濱市和靜岡市是三號起停課,山梨縣是三號下午開始停課,愛媛縣是四號開始停課,福岡縣久留米市則是等到九號才停課。

那霸市則表示,中央政府專家會議說今後一至二週是防止疫情擴大的關鍵,所以只放三月三日至13日這兩週。

此外,群馬縣、沖繩縣等一級地方行政區劃表明暫時不會停課,除非縣內出現第一起新型冠狀病毒肺炎(COVID-19)的確診病例。

【延伸閱讀】科技防疫|你的足跡有跟新冠肺炎患者重疊嗎?網站簡單4步驟馬上測

學校停課,孩子誰顧?

問題是,停不停課不是說完一句「停課」就沒事了,後續的配套措施要跟上,才不會討來教師和家長的一頓罵。

伴隨「停課」決定,目前日本輿論最大的兩大議題是:

1. 學生停課在家,家長要上班,那孩子要誰顧?

2. 對於弱勢家庭的孩子來說,學校的營養午餐是很重要的食物來源。現在學校停課了,營養午餐該怎麼辦?

遇到這種緊急狀況,地方首長若處理得宜,就能讓聲量一路看漲,甚至成為下一個「政治網紅」。反之,如果處理不當,可能下一個任期就掰了。在這次的「停課政治學」被地方家長讚譽有加的日本地方首長,當屬茨城縣筑波市長五十嵐立青和千葉市長熊谷俊人。

茨城縣筑波市宣布,三月六日到三月24日停課期間,學生還是可以到學校自習,學校也會提供營養午餐;停課期間不論學生是否到校,都不會計算出缺席。不僅如此,除了表訂的早上八點到下午三點的正常上、下學時間,放學後的課後輔導時間也照常舉行,此舉是為了無法和公司請假、在家帶小孩的家長們。

【延伸閱讀】高中以下延後開學 父母請假壓力山大,小孩誰顧?|肺炎蔓延時的托育制度(上)

圖片來源:擷取自五十嵐立青Twitter圖片來源:擷取自五十嵐立青Twitter

筑波市長五十嵐立青在推特上貼出給家長的一封信,寫到這是考慮到無法向公司請假的家長,還有醫療環境惡化而做出的配套措施,獲得不少網友正面的迴響。

千葉市則宣布,三月三日停課後,如果家有低年級(小一、小二)學童、而家長無法請假在家帶小孩的話,可以到學校自習。

圖片來源:擷取自熊谷俊人Twitter圖片來源:擷取自熊谷俊人Twitter

千葉市長熊谷俊人更在推特上表示,雖然中央政府認為家長如果沒有辦法在家帶小孩,可把孩子送去類似安親班的學童保育機構;但從疫病學的角度上來看,安親班聚集太多學童不利於防疫,安親班也不可能馬上找到這麼多人手來顧孩子。

讓低年級學童到校自習,學校可以分散學生到各間教室,讓各間教室維持在小人數,緊急情況下這麼做會比較好。

圖片來源:擷取自熊谷俊人Twitter圖片來源:擷取自熊谷俊人Twitter

孩子不能去學校,但可以去安親班?

因為安倍晉三一句話,文部科學省火速發函通知各地方的教育委員會「可以讓學校停課」。現在學校真的停課了,學生不能去學校、家裡又沒大人顧,這時候就換厚生勞動省該接手;而厚生勞動省想出來的配套措施,居然是要課後安親班負起照顧學童的責任。

理論上,學童保育機構就是課後安親班,是孩子們「學校放學之後」去的場所,所以學童保育機構早上根本就沒有開門,更不用說哪來的全天班。結果,厚生勞動省突然在三月一日聯繫各地學童保育機構,希望他們在學校停課期間「原則上一天開八小時」,讓孩子們不能去學校上學,至少還有安親班可以去。

接著,厚生勞動省還聯合文部科學省,在二號發函給各地方政府,表示在學校停課期間,要讓學童保育機構使用公立學校的空教室;必要的話,希望學校停課的教師們能幫忙學童保育機構一起帶小孩,這根本就是本末倒置。

錢事小,人力物力不足事大

就算厚生勞動省承諾,學校停課期間家長將孩子送去學童保育機構所需的額外費用(例如:延長安親班照顧時間,或原本沒有把孩子送去安親班,在學校停課期間不得不把孩子送去安親班等支出),都會由政府全額負擔。但這問題從來都不只和錢有關而已,學童保育機構根本就沒有足的人力和物力,能一下子接收這麼多學生。

由此可知,日本中央政府「強烈建議」停課時,並沒有考慮地方的可行性,但也凸顯了兩位市長的靈活與彈性,難怪能獲得家長好評。

其他人也在看

你可能有興趣

影音推薦

【2022.SDGs國際論壇 #2】中央、地方、產業 永續利害關係人如何協作?|永續議題分析與利害關係人協作

已成功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