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己的城市自己設計 赫爾辛基市民在總統府旁設芬蘭浴

自己的城市自己設計 赫爾辛基市民在總統府旁設芬蘭浴

赫爾辛基市長帕尤寧。 圖片來源:汪忠信攝

文・劉光瑩

北歐芬蘭向來以簡約、流線的傢俱與工業設計聞名,包括Iittala、Marimekko 等,都是喜好極簡工藝者耳熟能詳的品牌。但除了實體設計,芬蘭已經邁向下一階段的設計:以設計思考來重新想像城市空間。

10月15日,在台北世界設計之都活動的重頭戲之一,國際設計政策論壇開場以「設計公共政策」為主題,邀請到歷屆設計之都代表,分別來自芬蘭赫爾辛基、南非開普敦、墨西哥市、以及荷蘭恩荷芬,分享設計如何改變城市樣貌。

赫爾辛基是2012年世界設計之都主辦城市。市長帕尤寧(Jussi Pajunen)在演講時說,以設計的力量,能夠為市民帶來更美好、更永續的城市生活。

新生兒都有「寶寶盒」

一個好例子是芬蘭1949年設計出的寶寶盒(maternity package)。發送給新生兒家庭的大紙箱中,裝滿了初生嬰兒和新手爸媽頭一兩個月可能需要的各種用品,包括嬰兒衣物、睡袋、玩具、牙刷、被子等。「希望讓每個孩子,都能有平等的開始,」帕尤寧說。

赫爾辛基目前正在討論如何改建中央圖書館。「不論城市如何變化,都是屬於市民的共有資產。未來的中央圖書館一定是所有市民參與設計出的產物,」帕尤寧說。

赫爾辛基也將新學校計畫(New School)的概念展覽帶到台北。帕尤寧強調,設計思考是未來教育的主軸,讓學生如何不斷因應環境變化與未來世界的各種挑戰。

誰說不能在總統府旁蓋芬蘭浴?

設計不只與實體器物有關。帕尤寧指出,第一層次是周遭實體環境的設計,第二層次是把設計當成發展方式,設計出不同的服務,第三層次則是整體與結構性的策略,讓設計思考驅動進步。

一個有趣的例子,是靠近市政府的芬蘭浴。帕尤寧在一場記者會上指出,今年剛落成的Loyly廣場,距離市政府與總統府都不到2公里,是由市民提案、民間執行的計畫,包括了餐廳、休憩區域,與終年保持27度水溫的芬蘭浴。「這是全球唯一看得到市政府和總統府的芬蘭浴,」帕尤寧說。

透過設計與市民參與,赫爾辛基改變了市民與環境互動的方式,也改變了市民利用政府單位周遭空間的方式,進一步改變了政府和人民的關係。

第一位「設計長」誕生

今年九月,全球首位專屬於城市的設計長在赫爾辛基上任。

城市為何要有設計長?帕尤寧解釋,赫爾辛基正面臨有史以來最大的變化。

第一,城市人口快速擴張,需要更永續的城市空間利用。根據統計,赫爾辛基的人口目前約63萬人,來自芬蘭其他地區與外國的居民持續移入,預計到2028年,赫爾辛基的人口將達70萬人。

第二,赫爾辛基市政府的組織將大幅重整,從32個部會整合成4大部門與一個行政中心。

第三,城市的角色正在轉變,從單純的工作與生活空間,轉變成所有市民能夠參與設計城市服務的平台。

「赫爾辛基將來會面臨非常大的挑戰,因為人口擴張,需要大幅都市更新、新的設計思考準則,以及市民積極參與。」帕尤寧說。

強調使用者體驗

設計長史登蘿絲(Anne Stenros),過去曾任知名的電梯工程公司芬蘭通力(KONE Corporation)設計長十年,她坦承這轉變充滿挑戰。「在KONE,我們追求最佳使用者經驗,現在要追求最佳市民體驗,涉及各種層面,影響非常深遠,」她接受天下記者訪問時說。

史登蘿絲強調,下一階段的城市設計,包容性和永續性是兩大重點。

她指出,赫爾辛基蓬勃的新創環境,讓愈來愈多的芬蘭各地的人移居到城市,再加上日益增加的外國移民,讓赫爾辛基愈來愈多元,城市服務設計需要照顧到各種各樣的人,因此需要具包容性的設計,而非排他性。

她也強調,都市的人口愈來愈多,去年都市人口已經超過全球半數,都市人口暴增,增加環境的負荷,讓發展的永續性成為重要課題。

「我們眼前最大的挑戰,就是創造一個平台,用設計思考的準則,讓大家理解未來的挑戰,以開放的心胸主動思考新的機會和新的解決方式,」史登蘿絲說。「我們要從已知進入到未知。從解決已知的問題,到解決未知的問題,才能面對未來。」

她的下一個重要任務,就是要辦組織重整工作坊,跟城市部會首長商談,都市未來的挑戰是什麼?需要哪些新的設計讓城市更好?

以設計打造美好生活,赫爾辛基已經走在前面。以開放、透明、參與的態度,任何城市都能設計出更好的未來。

天下雜誌

《天下雜誌》創刊於1981年6月,是台灣第一本專業的新聞財經雜誌。天下雜誌每日精選財經、國際、管理、教育、經濟學人、評論、時尚;互動圖表、影音等多媒體報導,深入解讀世界脈動,掌握前瞻觀念。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