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加入會員
取得專屬服務

英國APP指Omicron恐致腦霧?台大醫師:非嚴謹研究有爭議

英國APP指Omicron恐致腦霧?台大醫師:非嚴謹研究有爭議
研究報告指出,目前仍無法斷言Omicron病毒是否容易產生「腦霧」症狀。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2022-01-28
文・台灣科技媒體中心
10788
一月19日許多新聞媒體報導,感染Omicron病毒患者會產生「腦霧」(Brain Fog)症狀。

台灣科技媒體中心查詢,新聞來源引用的「ZOE COVID Symptom Study」,並非經同儕審核的期刊研究,而是由APP收集使用者回報自身的健康狀況,從多數人敘述確診後的症狀中排序出前五名。

為避免大眾因誤解「腦霧」症狀而引起不必要恐慌,台灣科技媒體中心邀專家根據同儕審核的研究發表意見。

ZOE-COVID Symptom Study-Covid19-腦霧-Omicron-新冠肺炎-疫情-症狀英國公司「ZOE」開發APP,蒐集、統計新冠肺炎患者症狀。圖片來源:截自COVID Symptom Study APP

以下為台大醫院神經部醫師陳志昊的說明:

感染新冠病毒後的「腦霧」症狀,其定義、原因以及盛行率等,在科學界一向有爭議。

其實,「腦霧」是新冠病毒造成的眾多神經與精神併發症之一,但由於被報導比例最高,一直是社會大眾熱門的話題;近來又因Delta、Omicron等新型病毒株的產生,是否也會造成腦霧就更複雜了。

「腦霧」是通俗用語,科學界較常使用的是「後新冠症候群」(Post-COVID syndrome)或「新冠長期症狀」(Long COVID)。

新冠肺炎-後遺症-症狀-Long COVID-新冠病毒-疫情感染新冠病毒後的長期症狀包括疲倦、頭痛、呼吸困難等。圖片來源:截自WHO

根據英國國家健康與照顧卓越研究院(註1)的定義,是指「感染新冠病毒超過12週後持續有的症狀」,但並未詳列症狀細項。最常被報導的「Long COVID」症狀就是慢性疲倦、認知功能受損等,其他還包括呼吸困難、憂鬱、焦慮等。

其中疲倦、認知功能及專注力下降等,就類似「腦霧」的症狀。

這些與神經或認知功能有關症狀的原因,目前研究傾向認為與新冠病毒感染後激發的免疫反應(細胞激素過度旺盛、慢性發炎)有關(註2)。

此外,新冠病毒會入侵血管內皮細胞,也就是血管管腔的一層保護膜;內皮細胞受損之下,容易導致微血管血流出,也可能因此影響腦部某些區域的血流供應。

一些腦部功能影像研究也發現(註3),有「腦霧」症狀的人,腦部深層特定區域(扣帶迴)的代謝活性會降低;而此區域與執行能力、專注度與短期記憶有關,因此可能導致相關臨床症狀。

至於腦霧的盛行率,根據2021年發表的兩篇統合分析發現(註4、5),感染新冠病毒後有慢性疲倦的比率約三分之一(32到38%),有認知功能受損、專注度下降或記憶力問題的比率約五分之一(17到22%)。

但我們看到這些研究時要問的是,研究當初收納哪些病患族群(住院或非住院者)?是前瞻性(在病患確診時就開始追蹤)或回溯性(過了一陣子之後才回頭去問確診個案)收案?症狀是用什麼來定義?是主觀報告或有客觀評估工具?

這些統合分析發現,住院與否、前瞻或回溯性的研究,報告有腦霧症狀的比率皆差不多;但若用客觀評估工具,有症狀比率其實會更高。(延伸閱讀|Omicron恐致重症、疫苗失效?醫列六大QA帶你一次看懂

儘管已經做了嚴謹的統合分析,這些研究仍有侷限。

首先,這些幾乎都是觀察性的研究,因此只能推論出「相關性」(感染新冠肺炎與腦霧「有關係」),但無法直接推導出「因果性」(感染新冠肺炎「導致」腦霧)。由於多數研究並未追究患者染病前是否早有類似症狀,因此我們看到的數據比較類似「這段時期的盛行率」,而非「感染後的新發生率」。

再者,大多數研究是基於住院病患所做的,但全球感染患者遠比住院患者多;就算是針對非住院患者所做的研究,也可能有取樣誤差的問題(會回答問卷者可能會較主動報告症狀)。

此外,就算有很多研究報告,但缺乏標準化的客觀檢查與報告格式,腦霧的比率可能因取樣或檢查項目不同而有差別。

最後,身處於病毒全球大流行的年代,已有研究指出一般社會上的壓力、憂鬱、焦慮等比率開始上升,因此新冠長期症狀等慢性症狀是得病本身導致、亦或身處的社會經濟環境所影響,尚無法完全釐清。

最後,Omicron病毒是否更會導致腦霧現象?答案是「不知道」。

一來因為新冠長期症狀的定義至少要等12週(三個月)以上,而目前此病毒株肆虐全球才不過兩個月。

此外,英國ZOE COVID Symptom Study是個APP,請使者自行回報自身的健康狀況,是尚未經過同儕審查的研究。因此就算其症狀列表中有腦霧,其發生比率、背後病因或腦部影像的發現,是否與過往的病毒株(如Alpha、Delta)有所不同,目前尚不得而知。(延伸閱讀|防Omicron得靠N95?N95口罩之父:醫療口罩這兩種戴法也有效


參考文獻

註1:Venkatesan, P. (2021). "NICE guideline on long COVID". The Lancet Respiratory Medicine, 9(2), 129.
註2:Jarrott, B., Head, R., Pringle, K. G., Lumbers, E. R., & Martin, J. H. (2022) " “LONG COVID”—A hypothesis for understanding the biological basis and pharmacological treatment strategy". Pharmacology Research & Perspectives, 10(1), e00911.
註3:Hugon, J., Msika, E. F., Queneau, M., Farid, K., & Paquet, C. (2021) "Long COVID: cognitive complaints (brain fog) and dysfunction of the cingulate cortex". Journal of Neurology, 269:44-6.
註4:Ceban, Felicia, et al. (2021) "Fatigue and Cognitive Impairment in Post-COVID-19 Syndrome: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Brain, behavior, and immunity , 101:93-135.
註5:Groff D, Sun A, Ssentongo AE, et al. (2021) "Short-term and Long-term Rates of Postacute Sequelae of SARS-CoV-2 Infection: A Systematic Review". JAMA Netw Open, 4(10):e2128568.

其他人也在看

你可能有興趣

影音推薦

【2022.SDGs國際論壇 #2】中央、地方、產業 永續利害關係人如何協作?|永續議題分析與利害關係人協作

已成功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