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加入會員
取得專屬服務

錢解決不了的問題!為何台大教授也無法為父親找一張長照床位?|康仕仲專欄

錢解決不了的問題!為何台大教授也無法為父親找一張長照床位?|康仕仲專欄
台灣長照機構供不應求,就算有錢仍可能一位難求。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2022-05-02
文・康仕仲
6845
一個月前,台大王教授在臉書上敲我。雖已久沒聯繫,但因過去我在台大任教時曾密切合作過,也就自然地敘起舊來;原以爲只是簡單寒暄,但幾句話後,王教授開始切入正題:

父親在南部,母親獨自照顧父親許久後也開始有狀況,因此需要幫父親找長照機構。

王教授還特別強調:要找好一點的,他們願意多付費用,只求能確保爸爸有好的照護。

我立即提供了幾家風評好的照護機構,但他馬上告訴我,他們已詢問逾十家機構皆無床位,包括我推薦的這幾間,皆需要候補,排隊等待人數甚至超過百人。

類似這樣的電話、訊息,幾乎每個月都會有幾次。我這些朋友們當中,多數家庭都有足夠的社會經濟資源;但即使再孝順的兒女、再恩愛的夫妻,也無法為家人找一個合適的照護床位,聽了實在心酸。

我不禁想問,台灣的長照床位為什麼那麼不足?我們社會,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收費天花板:長照床位一位難求主因

長照機構-照護中心-安養院-長照-銀髮族-醫療照護長照機構負責照顧長者生活的各個面向、確保住民身心靈健康,需投入大量資源。圖片來源:衛福部網站

台灣長照機構普遍月費約在新台幣三到四萬元,包含24小時空調、照護人力、符合營養師調膳的個人餐點,再加上護理、營養、社工師等專業人員,負責住民的身心靈健康。

包吃包住包照顧,每天1,000多元。若以地產價值來看,這費用在寸土寸金的都會區,根本沒有生存空間,更遑論好的飲食和照護。業者在這環境中苦心經營,且倘若要擴增床位,則可能得面臨20年以上的回收期。

很多人會問,為什麼不提高一點月費,讓業者有資源擴增、提供更好的服務呢?

答案是沒辦法。

各地方政府設有收費天花板,若超過就必須以明確原因報請主管機關核准;此舉雖能穩定價格、讓更多人享受平價服務,但干預市場機制的後果,就是利潤太低,導致供給低於需求,機構一位難求,許多人只能在候補名單上漫長地等待。

照護人力不足:長照床位一位難求次因

經營長照機構的另一大挑戰,就是找不到人。

也有許多經營者跟我說,他們還有空床位、也有很多人排隊,卻無法再收人。因為照服員不夠,更找不到有經驗、了解長照的護理師。

找不到人,最淺層的原因當然也是經濟問題。

因為收費低、利潤低,自然很難提高員工待遇。護理師可以選擇在醫院、藥廠工作,或在公司做職場護理師、甚至賣保險;相較之下,待遇不高、工作繁重的長照機構,若又位於郊區,自然很難找到護理師。

此外,擔任長照機構的護理師有其特殊難度,常需獨自面對複雜的多重慢性疾病、隨時預備處理危急狀況。

長照-居家照護-日照-照服員-人力-銀髮族-衛福部照服員越來越傾向日照、居家發展,照護機構的人力面臨短缺。圖片來源:截自衛福部影片

照服員也有類似情況。因著長照2.0政策經費挹注,台籍照服員傾向往日照、居家照護發展;原本在機構的台籍照服員已非常少、且年輕人比例低,若長期無政策幫助,隨著少子化、外籍看護母國的經濟提升,未來的照護人力將更加吃緊,照護機構會更難提供優質照護。

社會人口結構正面臨劇變,高齡化和少子化的雙重壓力下,找不到人的情況只會愈來愈嚴峻;要解決人力問題,可能比解決收費天花板問題的難度高上許多。(延伸閱讀|回鄉照顧父母15年,我同理出嘉義縣四大創新長照政策|翁章梁專欄

如何建構安心老化的台灣社會?

「在地養老」雖然是非常好的方向,但不管居家照護、日照中心做得多好,勢必仍有許多失能程度嚴重、家庭環境不允許的高齡者,需要長期照護機構的服務。

像王教授這樣的家庭,家人們盡力在家照護到最後身心交瘁、體力無法負荷,必須尋求機構幫助之時,我們看到的問題是:供給量的不足,長輩無法得到妥善的照護、家人無法安心。

政府應面對這個議題,促進設立更多優質機構,減少收費限制、提供誘因、活絡市場,讓更多的資源與優秀人才,願意進入高齡照護產業,才能幫助更多這片土地的人,安心老化。(延伸閱讀|高齡化是優勢!政府「多說少做」,用長照支出養出下一個兆元產業|康仕仲專欄


本文稿費全數捐贈公益團體。

其他人也在看

你可能有興趣

影音推薦

【2022.SDGs國際論壇 #2】中央、地方、產業 永續利害關係人如何協作?|永續議題分析與利害關係人協作

已成功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