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加入會員
取得專屬服務

生態滅蚊、鳥糞島變蝴蝶島⋯⋯大安森林公園如何讓人們願意停下來?|投書

生態滅蚊、鳥糞島變蝴蝶島⋯⋯大安森林公園如何讓人們願意停下來?|投書
冬日午後,許多民眾在大安森林公園中散步、享受陽光。圖片來源:大安森林公園基金會
2022-05-12
文、圖・大安森林公園基金會
742
你家附近的公園,對你而言是景觀作用,還是真的能當成休閒放鬆的好所在?

住家與公園的關係,疫情期間在台灣和日本突顯出兩樣情。

日本的東京等城市雖然居住空間狹小,但因為街道公園環境宜人,民眾對室內空間的需求反而沒那麼高;當日本在2021年宣布緊急事態宣言,讓很多習慣到公園散心的日本人在家都悶壞了。

台灣的居住習慣雖然也不寬敞,但因為沒有施行高強度封鎖的防疫措施,三級警戒期間,不少人不想關在家又要避開人潮,住家附近的綠地公園成為放鬆身心的最佳去處。公園的環境舒不舒服、宜不宜人,在這時候變得大有關係。

不過,一座「舒服好親近」的公園,究竟該是什麼模樣?走一趟大安森林公園就能得到解答。

大安森林公園-活水飛輪-設施-公園-整治-城市規劃大安森林公園中的活水飛輪老少咸宜,吸引民眾逗留。圖片來源:大安森林公園基金會

除了比一般公園更遼闊的腹地,大安森林公園的草坪沒有坑坑巴巴的光禿禿景象,也不是圍籬封鎖的可遠觀不可褻玩焉。行人可以自由地徜徉在綠油油的草地上散步、野餐,不時有蝴蝶蜻蜓和天際的鳳頭蒼鷹飛過;蛙類、螢火蟲、鳥類、松鼠等小夥伴的偶然出現,更為喜歡動植物生態的人帶來驚喜。

豐富的植物生態,也創造出大安森林公園處處有洞天的美景。

像是鄰近捷運四號出口處的落葉喬木阿勃勒經過重新整理後,未來在五到七月間將展現「黃金雨瀑布」的美景;坐在底下野餐或是聆聽音樂會、演講,就能沉浸在金黃色花瓣如雪飄落的如畫詩意之中。

除此之外,還有活水飛輪、環境教育課程和音樂會等各種藝文活動,運動、教育、娛樂休閒一應俱全,玩上一整天都覺得意猶未盡。

用「生態加法」趕走公園裡有害蚊蟲 行人不再害怕停下來

事實上,大安森林公園之所以能吸引人們停留那麼長的時間,還有一個關鍵原因——那就是少了一般公園「蚊蟲氾濫」的通病。

大安森林公園,是台灣第一個將「容易親近」列為目標進行改善的公園。

大安森林公園之友基金會董事、元利建設董事長蔡建生回憶,基金會在2014年成立後開始進入公園展開調查研究,當時就發現蚊蟲問題一定要趕快解決,「否則每個人在公園裡都只能一直走,稍微停下來蚊子就咬上身,更別說從事靜態活動。」

但是草木多的地方往往蚊子也多,生態公園裡又不能用殺蟲劑撲滅,如何解決?

蔡建生回憶,基金會經過實地生態調查,找出大安森林公園裡的八種有害蚊蟲類別,從蚊蟲的生長條件下手各個擊破,根除孳生源。

例如,小黑蚊生長在積水的地方,白天則喜歡躲藏在落葉縫隙裡,所以除了清理落葉,也透過人工刷洗、埋沙或水槍等方式清除過去積水長出的青苔,搭配噴灑昆蟲病原真菌「黑殭菌」,用生態滅蚊手法,短時間內就讓公園裡的小黑蚊大幅減少。

再拉大範圍來看,公園裡的生態是一環扣一環;整體環境的改善,包括樹木的修剪,都有助於蚊蟲減少。

當樹枝被修剪得較為通透,陽光可以灑進來,讓樹木更健康,公園也更加乾淨舒服,地上的青苔、小黑蚊食物來源的藍綠菌也會變少,蚊蟲就跟著減少。修剪後透風性也會提高,讓飛行力不高的小黑蚊容易飄走,不易在人身上停留。

滴水穿石「移土填島」 重現老眷村時代的美麗生態

除了蚊蟲叮咬,過去的大安森林公園還有一個嚴重的問題,就是大生態池水質嚴重混濁,四周還瀰漫著明顯的異味。

「這是因為水池沒有適度流動,還有池中央的兩個中島上堆積許多鳥糞、鳥的屍體,難以分解,才會產生臭味。」蔡建生深入逐項分析。這位當年的門外漢經過多年的投入,如今言談間更像一位對生態工作充滿熱情的學者。

大安森林公園-蔡建生-董事-公園-整治-城市規劃大安森林公園之友基金會董事蔡建生以「容易親近」為目標,著手大幅整治。圖片來源:大安森林公園基金會

事實上早在基金會成立之初,就曾經討論過把大生態池「打掉重練」,但是評估下來得花一億多的經費;而且大生態池屬於滯洪池,根本不容許打掉。

最後好不容易想出辦法:利用抽水設備將池水抽出循環過濾,並在池底設置紅外線殺菌來改善水質優氧化。整治黃金雨瀑布時挖出的大量土方,則剛好可以用來鋪蓋鳥島;耗費四個月用大吊車一點一點把土吊到鳥島上,重新整地、排水,解決異味問題。

之後,基金會還在鳥島上種植蝴蝶需要的蜜源植物和供下蛋的食草植物,吸引各種蝴蝶飛來。短短不到一年,過去讓人敬而遠之的鳥島,就化身為草木豐盛、蝶舞繚繞的美麗蝴蝶島。

回望30年多前,大安森林公園的現址還是一片眷村,水池邊還有螢火蟲飛舞;對高中念師大附中的蔡建生而言,這塊土地乘載著年少青春的重要回憶。(延伸閱讀|大安森林公園以前長這樣!台北人:住了30年現在才知道

由於當年拆遷興建公園的時間、預算都緊迫,許多房屋拆除後的石塊、廢料都就地掩埋在地底,導致土層淺薄、排水不佳,更壓縮到樹根的的伸展空間。基金會成立近八年來,嘗試各種方式改善排水,在占地26公頃的公園裡一個區塊、一個區塊地更換土壤,用一種「愚公移山」的決心一步步創造改變。

大安森林公園知名的螢火蟲復育,更成功把螢火蟲救回來,讓像蔡建生這樣的在地人重溫舊時眷村歲月的美麗生態。現在的大安森林公園已經是一個活動性極高的公園,一天平均有8,000到10,000人、一天24小時都有人在這裡出入活動。

正如蔡建生在訪談過程中反覆提到的「了解大安,才能修正大安;喜愛大安,才能改變大安」,透過一群人對大安森林公園充滿熱忱的無私努力,讓大安森林公園成為一座越來越美麗的生態公園,也讓生活在台北都會裡的人,能夠在伸手可及的日常中,感受擁抱自然的幸福感。(延伸閱讀|哪種行道樹遮蔭降溫最有效?答案就在大安森林公園裡

其他人也在看

你可能有興趣

影音推薦

【2022.SDGs國際論壇 #2】中央、地方、產業 永續利害關係人如何協作?|永續議題分析與利害關係人協作

已成功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