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加入會員
取得專屬服務

哲學、政治雙碩士+資工博士,美國國防部首位AI長為何是他?

哲學、政治雙碩士+資工博士,美國國防部首位AI長為何是他?
擁有政治、哲學、資工背景的克雷格・馬特爾(Craig Martell),是美國國防部首位AI長。圖片來源:美國東北大學網站
2022-06-16
編譯・王茜穎
1300
美國國防部剛任命了史上首位AI長,完整頭銜是「數位暨人工智慧長」(Chief Digital and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Officer,CDAO)。

為此,他們挖角了前Lyft的機器學習負責人克雷格・馬特爾(Craig Martell)。

矽谷大概找不出第二個馬特爾,大學念的是政治理論,接著又拿了哲學、政治雙碩士,差點又拿了邏輯學碩士,他說自己一直在找尋人生真正想做的事情,直到讀了資工博士,一頭栽進了機器學習。

「我進入電腦科學,特別是人工智慧的目標,源於我對人類的著迷(迥異於多數進入該領域的人)⋯⋯我熱衷於我稱之的『哲學的可檢証性』,亦即我們能否設計出讓我們理解人類行為的系統?」他在一次美國東北大學的訪談時說。

他形容自己贏得了職涯樂透

確實如此,他曾領軍LinkedIn、Dropbox和Lyft的機器學習團隊;如今,他將帶領地球上最強大的國家,助其現代化,整合破碎資源,創造戰場上的決策優勢,以在資訊戰上與中國對抗。

Craig Martell-CDAO-美國-國防部-AI-人工智慧-AI長-數位暨人工智慧長克雷格・馬特爾(左)接受美國國防部任命,發表對人工智慧國防應用的想像。圖片來源:截自美國國防部網站

「透過克雷格的任命,我們希望看到國防部加速AI、數據分析和機器學習技術的開發和進步⋯⋯他將把頂尖企業的經驗應用在我們獨特的使命上。」美國國防部副部長希克斯(Kathleen Hicks)的公開聲明說。

根據《彭博》報導,多位近期離職的美國資深國防官員批評,美國國防部已遠遠落後於產業,並在AI和其他新技術上有落後中國的風險。

做為美國政府最古老、最龐大的政府部門,它的歷史甚至可以追溯到建國前;長久以來,它形成了一套自己的運轉方法,照著既定的軌跡移動,但科技正在翻轉戰爭的本質,龐然巨獸的現代化步伐太慢。

2019年,美國《國防授權法案》要求國防部任命一名掌舵AI國防戰略,並擬定轉型計畫的資深官員,終於在2022年催生出首位AI長。

「美國正在以科技重新定位其地緣政治戰略⋯⋯五角大廈的AI長將是關鍵角色,此人將監督自動化武器等幫助美國因應未來挑戰的計畫,這有許多意含,最大的當是美國將以AI作為軍隊的新『核心』,而非邊緣的變項。」地緣政治專家,加拿大諮詢公司「創新未來中心」聯合創辦人普拉卡什(Abishur Prakash)告訴《分析印度雜誌》

美國-國防部-AI-人工智慧-無人機-自動化武器-國防戰略美國國防部開始應用人工智慧、自動化武器,並制定AI新戰略。圖片來源:美國國防部網站

國防界人士為此歡呼,但領導地表上最強國家的AI戰略,跟在業界設計自駕車不同。

馬特爾從未在政府任職,唯一跟政府打交道的經驗就是在海軍研究學校任教時,擔任自然語言處理實驗室的負責人。一個外來和尚,領導一個二月才成立的新辦公室,企圖幫龐大、官僚的國家軍事機器動換心手術,挑戰不言而喻。

「我相信我們將能做出一番偉大事業,但也是艱難的事業,這會是一大挑戰,」馬特爾四月底接受美國軍事新聞網站《Breaking Defense》專訪時坦承。

但他相信業界的優勢能讓大象跳舞。

「我認為他們(國防部)需要一個業界的人,知道如何大規模並快速地帶入AI和分析真正的價值⋯⋯產業擅長的事之一就是靈巧,試了然後說,好吧,這條路行不通,讓我們試試這個,那個不行,讓我們試試這個。你逐漸在產業裡鍛鍊出靈活的肌肉,而我認為那是國防部真正需要的。」

「另一方面,來自產業也有缺點,我還不了解五角大廈,不知道從誰下手,」他繼續說,但手中握著六億美元的2023年度預算,他不是沒有計畫。

「如果我們想要成功達標,成功地跟中國競爭,首先須弄清任務的最佳價值為何,並據此驅動我們的建造、設計、提出的政策⋯⋯我只是想確保所作所為並非生於真空,而是心中有實際的任務目的和目標。」他說。

至於方法,他進一步解釋,「每當我要解決一個問題,或進入一個新的組織時,我第一個要問的就是:我們有對的人嗎?有對的流程嗎?有對的工具來達成願景(和)目的嗎?」

他說,他給自己三到六個月的時間,找出要服務的「大客戶」,釐清「人才、平台、流程和工具上的缺失」,「我們不想走進去說,只要我們做出來,顧客就會來。」(延伸閱讀|資訊戰時代,捍衛民主不能光靠科技!美國人易被陰謀論收買,因為看不穿這件事

把兩百多歲的老政府機關改革成客戶導向,需要高層相挺,也需要有人擔任中間的橋樑。

為此,國防部將海軍資訊戰辦公室的創辦人兼主任帕米耶里(Margaret Palmieri)調到數位暨人工智慧辦公室,擔任馬特爾的副手。馬特爾則直接向國防部副部長希克斯彙報,而她的名言正是:「我認為每一串代碼,都像子彈一樣重要。」

Kathleen Hicks-美國-國防部副部長-人工智慧-AI-AI長-國防戰略美國國防部副部長希克斯重視資訊科技,希望AI長加速國防部應用新技術。圖片來源:美國國防部網站

也許人生是個圓,念研究所時,911發生了,馬特爾默默決定將研究重心放在阻止911悲劇的重演;在進入業界前,他在美國海軍研究院教了12年,講台下的學生都是軍人,研究的是AI的國防應用。

轉了一圈,他又回到起點,這次,他能否幫帝國軍隊脫胎換骨,洞燭先機呢?世界拭目以待。(延伸閱讀|對抗飛彈的最佳武器就是科技!31歲烏克蘭部長 率百人躲地窖打「第一次世界網路大戰」

其他人也在看

你可能有興趣

影音推薦

【2022.SDGs國際論壇 #2】中央、地方、產業 永續利害關係人如何協作?|永續議題分析與利害關係人協作

已成功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