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冀專欄︱燒錢才能有綠色建設?多久能回本?

潘冀專欄︱燒錢才能有綠色建設?多久能回本?

永續建設不只看一次性的短期預算,而是長期「ecoBudget」經濟規劃。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綠能、永續建築燒錢所以做不了?以經濟發展思維「ecoBudget」思考,做永續建設不僅立即省錢,更是長期賺錢的投資。

我走過世界許多城市,包含《未來城市@天下》7月19日典範城市文章提到電影常常取景的城市 - 賽維亞,一個歷史文化豐富的鬥牛古城,蛻變為綠能、智慧化訊息、公共照明、垃圾及水資源管理的智慧城市。

常聽不少人羨慕這些歐美先進案例,認為台灣真是落後,常有破壞環境的工廠,與需要從嚴把關的不良建設,水電費又便宜,想談永續環境根本沒希望?

執業40多年,我覺得台灣並非如此落後。我們這座小島有不少關心永續環境的社會賢達,如台積電就有好幾個工廠獲得LEED黃金級認證,讓員工生活在有情趣的工作環境中;台達電美洲總部,不僅獲得LEED 白金級認證與柏克萊大學的宜居建築獎,還致力追求零排碳環境。

光想省預算?以「ecoBudget」投資城市永續

台灣,有扎實的永續建築資源,端看主事者怎麼思考。

談到綠能、永續建築資源,很多人的第一反應是:很花錢。如果單以編列預算角度來說,確實只看得到「燒錢」,然而,環保永續本來就不光是花錢消除汙染問題,更是對人和環境的長期投資。

當前的國際實務上,已經不是用財務金錢的數字來編列環保預算,而是講求「ecoBudget」思維。一般熟知的「環境影響評估」是嚴謹的防弊機制,避免新的建設嚴重破壞大自然或歷史古蹟,不過,「ecoBudget」是從興利觀點出發,以總體經濟的角度檢視,將當地自然資源的永續成本,併入傳統財務的資產負債表。

因此,發展經濟重大建設時,同時計畫、控制、監測並評估自然資源(氣候條件、空氣品質、土地、水、原物料、生物多樣性)的增減,以對公民的善意來規劃永續城市,求眾人長遠的利益。

兩個窮城市,以「ecoBudget」概念做永續環境規劃

以菲律賓薄荷島上的小鎮圖賓貢(暫譯:Tubigon)為例,這個面積只有14平方公里的兩百年海邊小鎮,居民以農漁業維生,如同一般貧窮的偏鄉,擁有豐沛自然資源(乾淨水源、豐富多樣的生物與林木植被、健康的紅樹林、海草與珊瑚礁),卻急需發展經濟,改善鎮民貧窮問題。


以傳統漁業特性、盤整自然資源,圖賓貢(暫譯:Tubigon)導入「ecoBudget」架構,發展生態觀光與農業。(Sea Drake Island Cruises 官方臉書)

於是,地方政府運用 「ecoBudget」架構導入「千禧發展目標」,透過保育紅樹林的措施,發展生態旅遊與農業,提升鎮民收入,同時檢討並監測能源與市政資源的基礎設施,修復破裂水管,搶救之前因管線滲裂白白流失的60%水資源,大幅降低農作以及其他活動的成本。

除此之外,印度東南部、距首都新德里約1,800公里的貢土爾(Guntur),也使用「ecoBudget」架構來解決城市環保問題。

這個產棉花、辣椒、菸草的農業城,有空氣污染問題,貢土爾市政公司(GMC)研究發現,空氣污染的來源,起自於交通尖峰時刻的車潮,碰上路上四散的獨立攤販,交通停滯導致大量廢氣排放聚集。

印度農業城市貢土爾(Guntur)因攤販管理不當導致空汙,市政公司以「ecoBudget」概念從根源解決環保問題。(en.Wikipedia網頁)

貢土爾市政公司進一步調查,市區約1,732戶的流動攤販發現,只有450戶持有合法識別證,遂規劃建置500個零售綠區、10個銷售黃區與12個販售紅區,協助近1,400攤販取得上述三區域的合法執照,透過規劃特區和法規管理,讓個體經濟活動不再影響城市空氣品質。

永續環保措施是為了永續省錢、賺錢

台灣是科技之島,硬體設備、研發人才與成本上的控管不是問題,大家的屋頂是否要加裝太陽能板、電燈改為 LED是否划算的議題,不是最優先該處理的問題。探尋民之所欲,然後在新建計畫的籌備、執行與日後完工的使用,有紀律地持續執行、檢討再相應調整,莫忘提計畫之時,眾人最想追求的集體利益。(共同作者:JJP潘冀聯合建築師事務所 archiweaver)

(責任編輯:程遠茜)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社立場】

潘冀

追求創新、貫徹設計品質、充份掌握最新建築科技的建築師。 1994 年獲美國建築師協會院士(FAIA)終身榮譽、2016 年再獲臺灣建築界最高榮譽 -國家文藝獎。至今完成 600 多件建築作品,連獲數十項國際與國內建築設計大獎。對臺灣建築抱持熱情並不諱批判,並傳承培育更多專業建築人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