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是天馬行空的概念 越需要扎實的技術

越是天馬行空的概念 越需要扎實的技術

圖片來源:台中建設局

作者: 林保寶 贊助

站在鑽石級綠建築「花舞館」前,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是正面,沒有背面。走入館內,只要一直往前走,頭也不用回,就可看遍所有展覽。因為它是由四個圓圈——兩個大圓、兩個小圓構成空間飽滿的建築。「了解案子是花博展覽空間的特性,所以用圓圈來設計,兩個圓交織成像是蜜蜂採蜜的八字形,四個圓就有兩個八字形交疊,可以順暢地看遍所有展覽,」建築師陳玉霖說。

【最新消息】未來城市開設新 FB 粉專囉!按這裡加入吧!

本文出自:﹝聆聽花開的聲音﹞

使用二千一百零四支金色格柵在深灰色的圓形建築外面包覆成優美的曲線,猶如一朵抽象的花。隨著弧形外牆在展區內行進,花舞館的立面表情不斷轉變,並且與旁邊的樹產生對話。另一個圓,白色外牆如磁磚花器。

「有趣的是把概念轉化成具體建築物的過程,」在高雄「張瑪龍陳玉霖聯合建築事務所」會議室內,張瑪龍建築師沉穩地說。一般人不太習慣圓型建築物,市府提出部分空間要做培育蘭花的溫室、加入戶外舞臺,這些中間的過程張瑪龍不認為是困難,而是「挑戰」。

「如何把溫室、舞臺放入,又不干擾設計,」他形容就像是鴨子划水,身形保持優雅,雙腳得在水下努力地划,「設計不難做,難的是業主的想法與我們的想法達到一個平衡點。」

張瑪龍是陳玉霖在成功大學念書時的老師,哈佛建築研究所畢業回臺後,他們組成聯合事務很有默契地合作,從不同角度看同一件事情。「陳玉霖建築師對設計的堅持,是我們事務所一直想保持的,帶著些任性,朝自己的理想完成。」張瑪龍談起愛徒說,「懷著小小的堅持,保有設計的純粹性是很重要的」。他也感謝瑞助營造廠的全力配合,從弧形的隔柵、玻璃旋轉梯到薄膜天花板都投入許多心力完成。

「建築師是個會蓋房子的人,」陳玉霖說,在工程技術上幫營造商設想、簡化,讓工程可在施工期間完成。這來自他就讀成大建築系與哈佛建築研究所的訓練,建築師不只是把造型做出來,也要懂得蓋房子。樓梯演繹空間,把花舞館樓梯當成藝術品來設計的陳玉霖說,「越是天馬行空的概念,越需要扎實的技術。」

兩個小圓分別是兩個圓形樓梯,一個是實木,在室內:另一個是鋼構及弧形玻璃,在室外。「展覽空間的樓梯非常重要,不只是實用性的功能,也會是參觀的空間經驗的一部份,」陳玉霖說。

室內小圓其實是個斜坡,繞著一個特別定義出來的表演空間緩緩向上,觀眾在不知不覺之間就上到二樓,過程中可以在不同的高度欣賞大展場中的展覽。為了塑造戲劇性,建築師用懸吊的方式把這座旋轉梯吊起,又因為展場的光線較暗,所以會有漂浮在空中的錯覺。

另一個小圓是參觀結束從二樓下來的旋轉梯,在這邊觀眾可以在兩層弧形玻璃內部,暫時離開建築內部,漫步於空中。旋轉梯的天花板發出均勻微弱的光線(透過薄膜),在熱鬧的花博展覽中,塑造出一段寧靜的氣氛。

陳玉霖希望民眾在花舞館能感受到與生活非常接近,透過身體又能體驗什麼是「超越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