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只有NBA火箭隊 休士頓「上太空」玩真的

不只有NBA火箭隊 休士頓「上太空」玩真的

圖片來源:休士頓會展旅遊局提供

文・劉光瑩

每年湧入上萬個新居民,工作機會為何仍源源不絕? 土地限制少、法規彈性大、稅收低、腹地又年年擴大,政府創造四大誘人條件,休士頓變身美國創業新地盤。

大部份人對休士頓的印象,不脫兩個:第一是電影《阿波羅十三》裡,湯姆漢克的經典台詞,「休士頓,我們有麻煩了。」(Houston, we have a problem.)

第二,美國轉機必經之地。休士頓是全美第四大城,每週有班機飛往一八○個不同城市。長榮航空在今年六月,更新開闢了台北直飛休士頓的航線。

這個德州大城的面貌,其實不只如此。「休士頓是美國最國際化、最多元,也是價格最合理的大都市之一。」休士頓市長帕克(Annise Parker)在七月中造訪台北的茶會上開玩笑說,「許多人都不知道這點,讓我很傷心。」

她可不只是自賣自誇。《Forbes》雜誌在二○一二年就稱休士頓為「美國最酷城市」,在創造新就業機會,以及生活豐富程度、多元程度,都表現突出。

休士頓有多國際化?每五個市民中,就有一個是在外國出生,這個數字即將上升至四分之一;有多年輕?歸功於近幾年大量移入年輕人,居民年齡中位數是三十三歲。

李孔(Horacio Licon)就是最佳寫照。他出生於墨西哥,七年前才移居至休士頓,就當上休士頓大商會國際貿易與投資副主席,負責到全球趴趴走,為休士頓招商引資。

多元族裔撞擊出特殊文化。不同於二十世紀初的舊金山,中國移民是為了基礎建設需要,當時美國族群尚未充分融合,因此形成「中國城」文化。但休士頓的多種族移民,多在二戰之後來到,因此分布較平均。

「如果要以食物形容我們的多元,我覺得是韓國烤肉加上墨西哥塔可,」帕克在《天下》的專訪中說,休士頓不像材料難以融合的沙拉,也非化於無形的濃湯,而是混搭風格的無國界料理。

超過半世紀的台北姐妹市

其實,休士頓與台灣也有淵源。休士頓與台北市,在五十四年前締結為姐妹市,對兩個城市來說,都是頭一遭,友誼超過半世紀。

這次來訪,帕克也特別致贈林書豪簽名籃球給台北市長柯文哲,並表示對柯氏幽默印象深刻。

其實休士頓的竄紅,是個意外。十九世紀,不靠海的休士頓主要依靠當時美國最大港之一的加爾維斯敦(Galveston)將棉花外運。一九○○年,加爾維斯敦被颶風重創,一蹶不振,休士頓趁機克服地理環境限制,挖出五十英里(約八十公里)長的航道,將休士頓建設成深水港。

如今,休士頓港已是美國商務貨運第一大港,與墨西哥之間的貨運量,超過墨西哥所有港口總和。再加上豐富的石油產出,讓休士頓成為石化產品出口第一大港。

老天幫忙,加上化劣勢為優勢的創新精神,造就了百年前的工程奇蹟以及今日輝煌。

因為根基穩固,金融海嘯之後,休士頓以驚人速度復甦。在一三年,休士頓新創工作機會數名列全美第一,比海嘯前多一倍以上。一四年,新移入休士頓的居民數高達三萬五千人,僅次於紐約市。

休士頓也正成為千禧世代最愛的創業基地之一,甚至被稱為「矽谷第二」。年輕人為何這麼愛休士頓?有幾個原因。

四大條件,創「矽谷第二」

第一,都市持續擴張,土地使用彈性。休士頓的面積已超過一六○○平方公里,但仍在持續擴張,將更多郊區納入腹地。帕克說,不像一般都市只有一個市中心,休士頓共有六個市中心。

休士頓同時也是美國大城市中,少數沒有土地分區管制的城市。帕克認為,正因如此,許多廢棄工業區可馬上變更使用,不需通過繁瑣都市計劃變更。例如市中心就有一間廢棄碾米廠,十五年前開始有藝術家進駐,現在是最夯的藝術展演場所,有老汽車藝術品,還舉辦恐怖片影展。許多舊工業區,也轉型為青年住宅、共同工作空間等。

一位長年在德州經營房地產業的台灣人就透露,他在休士頓近郊也擁有不少未開發土地,但因為休士頓房價漲幅太低,沒什麼賺頭,他還在苦惱該不該進場開發。

第二,輕稅簡政,生活費低。李孔說,在美國大城市中,休士頓的商業法規算是數一數二的高彈性與效率。企業營運成本不高,生活費比其他大都會區低一八%。

在休士頓創業容易,不需取得營業執照,創立公司只要幾天就能完成,在其他地方可能需要數週甚至數月。「休士頓是對創業者最友善的城市之一,」帕克驕傲地說。

休士頓生活費不高,一方面是因為不像紐約或加州有市稅與州稅,只有八.二五%的營業稅。此外,因都市腹地不斷擴張,分區使用又寬鬆,房屋供給充足,房價低廉,消費力自然旺盛。

在休士頓德州大學安德森醫學中心(Anderson Medical Center)工作的台灣人Rose就說,在美國經濟持續低迷之下,休士頓因為具有蓬勃的石油業與醫療中心,是少數能持續提供工作機會的大都市,物價和房地產又相對低。

「同樣一百塊,在紐約只有八十六塊的價值,但在德州有一○三塊,」在休士頓求學定居二十多年的顧寶鼎,現為Energo工程公司執行董事,從企業角度分析說。

第三,能源產業強,但多樣化。休士頓最主要產業仍然是石化與能源業,佔GDP四成。許多石化供應鏈的關鍵台商,都在休士頓有投資,包括台塑、中油、台灣橡膠、鴻海、長榮海運等,都是重要投資者。

但休士頓的經濟,其實非常多元,不僅有全美最大的醫療中心,近年來也成為再生能源、金融、會計與科技新創事業的最愛。

如潮水般湧入的年輕人,形塑休士頓新性格。「他們要求更多大眾交通運輸、戶外活動空間,例如狗狗公園、自行車道,這兩年才蓋了三條輕軌。」帕克說,「我小時候,大家是能不出門就不出門,但千禧世代熱愛戶外活動,餐廳也陸續增加戶外座位。」

第四,開放創新性格。「我一○年當選市長時,全世界都注意到了,」帕克說,不是因為她有了不起的成就,而是因為她是全美第一個當選大都會市長的公開出櫃同志。

「我的新聞居然上了《印度時報》的頭版頭條,」她笑說,「休士頓不是一般印象中的保守德州城市,而是個開放、多元的大都會。」

因為生活費不高、交通便利等因素,移民社會蓬勃。「比起已經當了大都會一百多年的紐約,休士頓還在成長當中,是最年輕的國際化城市,」她強調。

比起偏冷的紐約客,帕克認為休士頓地處美國南方與西部交界的位置,人民具有熱情好客的性格。

休士頓不只希望做國際化城市,甚至要把觸角延伸到外太空。

不只國際化,更要「星際化」

休士頓是美國第十個申請到商用太空梭起降機場的城市。原本是軍用機場的艾靈頓機場,有一部份將轉型成為太空機場。「維珍航空(Virgin Atlantic)、特斯拉(Tesla)都在積極鑽研太空旅行,我們將來也想搭上這班太空梭,」她興奮地說。

帕克自己也具有創新精神。她從政前,曾與伴侶經營一家小書店。八○年代,她進入石油公司擔任分析師,雖然念的是人類學,卻因喜歡學習新事物,自告奮勇地去學當時沒人懂的最早期電腦系統,成為頂尖工程師。

談到這幾年休士頓最大的變化,帕克說,「三十年來,休士頓從只有黑人、白人的南方城市,蛻變成多種族、國際化的世界城市。」她也積極向亞洲拓展城市外交,台灣則是其中的亮點。

轉自天下雜誌

《天下雜誌》創刊於1981年6月,是台灣第一本專業的新聞財經雜誌。天下雜誌每日精選財經、國際、管理、教育、經濟學人、評論、時尚;互動圖表、影音等多媒體報導,深入解讀世界脈動,掌握前瞻觀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