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台裔總統參選人楊安澤政見「每人月發三萬」 為什麼特斯拉老闆支持?|「無條件基本收入」必知五件事(上)

美台裔總統參選人楊安澤政見「每人月發三萬」 為什麼特斯拉老闆支持?|「無條件基本收入」必知五件事(上)

美國首位台裔總統參選人楊安澤提出「無條件基本收入」政見。 圖片來源:https://www.yang2020.com/meet-andrew/

10095
文・台灣無條件基本收入協會

美國民主黨總統初選候選人楊安澤提議,每人每月發放1,000 美元的基本收入,掀起討論熱潮,一舉搶下黨內首場辯論的入場券。該不該「不勞而獲」?在機器人與AI可能造成數千萬人失業的未來,這件事與你大有關係。

美國前總統 Barack Obama :「基本收入是否為正確的模式,或能否被大多數人接受,將會是未來 10 年或 20 年人們辯論的重點。」

無條件基本收入(Unconditional or Universal Basic Income,亦稱全民基本收入,以下簡稱:基本收入)近幾年席捲歐美大陸,不但芬蘭、加拿大、荷蘭、印度、肯亞和納米比亞等國家曾經實行,或正在進行官方試驗計畫;連奉資本主義為圭臬的美國, 2020年民主黨總統初選也出現一位台裔候選人楊安澤(Andrew Yang),以此作為主要政見,提議每人每月發放 1,000 美元的基本收入,掀起社群一股討論熱潮,一舉搶下黨內首場辯論的入場券

圖片來源:楊安澤官網

一、什麼是「基本收入」?

一般認為,「基本收入」這個概念,最早可追溯到英格蘭哲學家 Thomas More 在 1516 年出版的《烏托邦》(Utopia),該書試圖描繪了一個美好國度的理想藍圖。

根據致力推動基本收入的全球性組織 Basic Income Earth Network(BIEN)的定義,基本收入為「不須審查、不附工作義務、無條件、定期發放給所有個人的現金給付」。目前在國際上比較相似且正在實施的制度,包含美國阿拉斯加州的永久基金(Alaska Permanent Fund)和中國澳門的現金分享計劃(派錢)

二、現在為何要談基本收入?

2017 年,麥肯錫全球研究所(McKinsey Global Institute)的一份報告〈失業與就業:自動化時代的就業變遷〉(Jobs Lost, Jobs Gained: Workforce Transitions in a Time of Automation)預測,未來 60% 的職業,至少有 30% 的工作會被機器取代;到了 2030 年,全球有 14% 的勞工(3.75 億人)將被迫轉換工作。

【延伸閱讀】八張圖,一次搞懂人工智慧的現在、未來,及對你工作的影響

另外,世界經濟論壇(World Economic Forum)在 2018 年的〈未來就業報告〉(The Future of Jobs Report)更指出,2022 年時,機器人所能完成的工作量將提高為整體的 42%,屆時全球將有7,500 萬人面臨失業,但也同時會創造1 億 3,300 萬個新工作機會。

 圖片來源:Luis Quintero from Pexels

然而,自動化帶來多少新職缺並不是重點。真正關鍵的是,我們該如何訓練被淘汰的勞工銜接上新的工作?像是將一位原本在生產線上的工廠工人,訓練為未來產業需要的軟體開發和大數據分析人員,可行嗎?

回顧政府過往在職業訓練上的成效,似乎很難相信台灣有辦法渡過這波大規模的失業浪潮。另外,一旦失業人口暴增,經濟也勢必會遭到重創。當人民沒有賺錢,就會減少消費,連帶抑制了生產,最終就會打擊到經濟發展,形成惡性循環。

除了高度自動化帶來的失業及經濟問題,貧窮、貧富差距、社福體系、教育落差、性別平等、官僚主義、少子女化等議題,也是基本收入的倡議者所關心,歐洲議會議員甚至曾排案討論,呼籲大家認真考慮基本收入此一政策。

【延伸閱讀】「零到六歲國家養」不只能解少子危機,還能縮小貧富差距?|「無條件基本收入」你必知的五件事(下)

這些倡議者相信,無條件基本收入正是上述種種問題最好的答案。

三、哪些國家已進行試驗?

全球已有諸多國家正在進行、規劃或高度專注基本收入相關試驗。下表則為目前四個「已經完成」基本收入相關政策試驗的國家,筆者也將簡單說明,這些試驗究竟為當地民眾的生活帶來哪些改變。

我們可以發現,在納米比亞及印度兩個相對貧窮的國家,基本收入的濟貧效果十分驚人。

在政府效率低落、社福體系不彰的情況下,只要直接給予大人及兒童微薄的現金給付,不但能節省下龐雜的行政成本,也更有效地解決貧窮問題及其衍生的醫療、犯罪、營養健康、教育問題。甚至對於當地的經濟發展及性別平等,也發揮相當的作用。

另一方面,在相對富裕的加拿大和芬蘭,考量到政府的經費有限,因此其試驗的方法便和上述兩個國家稍有不同。

加拿大的試驗類似「負所得稅制」(Negative Income Tax),也就是劃下寬鬆的貧窮線,並給予差異化的補助額度,來同時達到扶助貧困與鼓勵就業的效果,或可理解成針對低收入者的「退稅制」。

芬蘭則是希望,基本收入能將失業者從昂貴又產生福利依賴的救濟制度中,解放出來,因此僅針對失業者進行抽樣試驗,以瞭解基本收入是否有提高就業意願的效果。初期的研究結果顯示,基本收入並無法降低失業率;值得一提的是,也沒有請領者因此好吃懶做。

【延伸閱讀】不只芬蘭!全球6位50歲以下女性國家領導者多來自歐洲 小男生好奇:我也能當總統嗎?

最重要的,基本收入對於國人健康和教育品質的提升,在所有的試驗結果中均有一致的表現。

 圖片來源:Mark4UBI

台灣無條件基本收入協會 UBI Taiwan

Basic income is not left or right, it’s forward

台灣無條件基本收入協會(UBI Taiwan)由一群背景多元、理念一致的志工組成,是台灣專責倡議與推動基本收入相關政策的非政府組織(NGO),也是致力推動基本收入的全球性組織 Basic Income Earth Network(BIEN)的會員之一。致力於討論台灣經常忽略的重要議題,如收入不平等及薪資成長停滯。我們相信:基本收入是人權,應該由台灣政府所保障,確保所有其它人權的基礎要素,任何人皆不應被拒絕取得基本生活必需物資。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