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加入會員
取得專屬服務

混打疫苗好嗎?施打新趨勢──廣撒第一劑、混打第二劑、備好第三劑

混打疫苗好嗎?施打新趨勢──廣撒第一劑、混打第二劑、備好第三劑
今年,英國改變新冠疫苗施打方針,缺貨時可混打不同款疫苗。圖片來源:Unsplash
2021-05-31
編譯・王茜穎
38422
今年一月,英國改變了疫苗施打方針,震驚世界:第二劑若同款疫苗缺貨,可混打。

不只是英國,同月,美國疾管局也允許在疫苗短缺等特殊情況下混打輝瑞和莫德納。3月,西班牙宣布60歲以下,第一劑接種牛津阿斯利康疫苗(以下簡稱AZ)的民眾,第二劑可選擇混打輝瑞;4月,德國建議55歲以下的人第二劑混打mRNA疫苗,法國迅速跟進,隨後芬蘭也宣布65歲以下民眾第二劑混打。之後,瑞典、挪威、加拿大,就連台灣本週也開放第一劑有嚴重過敏反應的人可混打。

疫苗混打儼然成為趨勢,背後原因有二。

首先,因供應鏈產能不足,疫苗種類雖多,樣樣缺貨。打了第一劑,第二劑卻苦無著落,搶疫苗變成比政治拳頭。而疫苗出口大國印度如今自顧不暇,停止疫苗出口,更加深了疫苗缺口,該上哪找安全的第二劑替代品,成為控制全球疫情的關鍵。

要解決短缺問題,加速接種,唯有解除兩劑疫苗綁定,改用混打,讓疫苗接種策略更彈性。未來施打趨勢將朝廣撒第一劑,寧可先打1,000萬人,別只打500萬人;混打第二劑,降低無法即時到貨的衝擊,依庫存水位彈性出貨。

原因二是AZ的罕見血栓疑慮,讓多國政策中途轉彎,只限老人接種;但已有成千上萬的人打了第一劑,政府不給他們打第二劑,人們可能也不敢打第二劑,那混打行不行?

實話是,還不知道。這次,政策走在研究定論前面,混打理論上可行,在老鼠實驗上有效,但人類的臨床實驗才剛開始。

先看安全性。英國新政策上路一個月後,牛津大學臨危授命展開「全球首個」新冠疫苗混打臨床實驗,檢驗其是否安全有效。

其5月中發表在頂尖醫學期刊《刺胳針》(Lancet)上的初步結果顯示,混打輝瑞和AZ的受試者比接種同款疫苗的人更常出現輕、中度的短暫副作用,如發燒、畏寒、疲勞、頭痛、關節痛、肌肉酸痛等,但未見其他安全疑慮。

該研究共招募了1,880名50歲以上,且過去8~12週內曾接種第一劑疫苗的臨床受試者,隨機分成14組,混打輝瑞、AZ、莫德納、Novavax等四款疫苗,間隔4週或12週,受試者第二劑可能打到同款或不同款疫苗。預計6月,將公布進一步結果,有望解答成效和安全的問題,揭開最佳的疫苗組合、施打順序和間距。

在成效上,西班牙卡洛斯三世健康研究所(Carlos III Health Institute)在5月18日發表了全球首篇新冠疫苗混打的正面研究結果,初步發現混打不但有用,而且1+1>2。

在663名年齡介於18~59歲,且已打第一劑AZ疫苗的受試者中,第二劑混打輝瑞的人血液中IgG抗體數量,比單打AZ疫苗的人高出30~40倍,中和抗體大增7倍,遠高於二次注射AZ後的兩倍;此外僅1.7%的受試者有頭痛、肌肉酸痛和全身不適等副作用,「這些都不算是嚴重症狀,」研究者之一的坎賓斯博士(Magdalena Campins)表示。

AZ也與俄羅斯加馬列亞研究所(Gamaleya Research Institute)聯手,測試混打AZ和加馬列亞的Sputnik V疫苗。

英國-新冠肺炎-新冠疫苗-疫苗混打-疫苗副作用新冠疫苗持續短缺,英國允許民眾施打不同款的第二劑疫苗。圖片來源:英國國民保健署網站

混打又稱「異質疫苗免疫法」(heterologous prime-boost),數十年來,研究者一直嘗試調出能對抗流感、愛滋、伊波拉等病毒的的異質疫苗雞尾酒。(註:雞尾酒療法常指一次吃多種藥,疫苗雖可「混打」,但有先後順序,不能同時打。)

原理上,澳洲皇家墨爾本技術學院(RMIT)疫苗研究員奎因博士(Kylie Quinn)向醫藥媒體《臨床試驗場》(Clinical Trials Arena)解釋,若將新冠疫苗想像成貨車,車款、卸貨方式或許不同,但送的都是棘蛋白。因為送的貨一樣,理論上混打可行,而且應能截長補短,產生多種免疫原,增強保護效果。

不僅如此,混打能解決重複施打相同病毒載體,而效果遞減的問題。

目前全球有25種新冠疫苗以重組病毒(Viral-vector vaccines)為載體,如AZ和嬌生的腺病毒,其缺點就是打第二劑時,人體對載體病毒已產生免疫力,導致貨車可能還來不及卸貨就被殲滅。混打相當於換車,能避開免疫系統的攻擊,減少無謂犧牲,畢竟同一隻特洛伊木馬無法騙兩次。

最成功的例子,莫過於加馬列亞研究所2017年研發出的伊波拉疫苗,前後兩劑分採兩種不同的病毒載體。

在這次的新冠戰役中,他們如法炮製,其Sputnik V疫苗第一劑採用一種引起普通感冒的腺病毒(Ad26);21天後注射的第二劑,用的是另一種基改腺病毒(Ad5),有效率高達91.6%,是當前最有效的疫苗之一。

但有許多人批評Sputnik V缺乏大規模的臨床試驗證據,且警告美商默沙東(MSD)藥廠在2007年用Ad5研發的愛滋疫苗,反而提高愛滋感染風險。

儘管目前混打實驗僅限兩劑,但已經有人將目光轉到第三劑上了。

倫敦帝國學院的免疫學家阿爾特曼(Daniel Altmann)告訴《自然》(Nature),混打會引發強烈免疫反應「從基本免疫學上完全可以預測,」他更好奇的是,若要追加第三劑以延長保護力或對抗新變種時,又該如何部署?「我相信這裡頭藏著一個疫苗學的勇敢新世界等待發掘。」

據《衛報》與WebMD的報導,AZ已投入新變種疫苗的開發,預估需6~9個月,原本只需單劑的嬌生,正在測試第二劑補強和新配方設計;輝瑞也著手測試第三劑和調整疫苗配方,莫德納和Novovax宣布針對特定病毒株開發加強劑。(延伸閱讀|從莫德納製藥,我們學到什麼?

新冠疫苗-新冠病毒-莫德納-Moderna-疫苗開發莫德納、Novovax針對特定新冠病毒株,持續開發加強疫苗劑。圖片來源:莫德納網站

歐盟也啟動超前部署,預購18億支輝瑞疫苗,甚至「包疫苗」到2023年;英國近期各下單了1億支輝瑞和AZ疫苗,1,700萬支莫德納。「英國下單的疫苗數量遠多於它實際所需,」南安普敦大學全球衛生資深研究員海德博士(Michael Head)對《路透社》說。

但囤疫苗無法終結疫情,反而可能加重疫情,未來需不需要第三、第四、甚至更多劑疫苗,取決於全球疫苗接種率。

「不給全世界接種疫苗,就是留下空間任變種滋生,這可能會催生出具抗藥性的變種,從而需要注射更多劑來因應。」耶魯大學流行病學副教授貢薩爾維斯(Gregg Gonsalves)在公開聲明中表示。

因為價格、取得、嚴格的溫度和儲藏要求,別說新變種疫苗,連第一代疫苗對窮國來說都遙不可及。當英美一劑的接種率已過半時,越南和南非才1%,全球平均才5%。「重要的是,要盡一切努力提供多餘的疫苗給COVAX全球疫苗分配計畫和其他窮國,這對英國和接受國都有利。」海德呼籲。

台灣,也是COVAX計畫的受惠者。(延伸閱讀|COVAX計畫跳票!疫苗用光 92國落空了…

(本文感謝哈佛大學榮譽退休教授李敦厚、中山醫學大學生物醫學科學系教授張文瑋提供內容諮詢;醫師葉庭瑜建議標題)

其他人也在看

你可能有興趣

影音推薦

【2022.SDGs國際論壇 #2】中央、地方、產業 永續利害關係人如何協作?|永續議題分析與利害關係人協作

已成功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