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加入會員
取得專屬服務

懷孕醫師竟打不到!疫苗分配系統出了什麼問題?

懷孕醫師竟打不到!疫苗分配系統出了什麼問題?
新冠疫苗開打以來,許多人關注疫苗分配、施打效率問題。圖片來源:桃園市政府
2021-06-13
文・葉肇元(雲象科技執行長)
3227
編按:本文作者葉肇元台灣大學醫學系畢業後,出國從事基礎生物研究,期間自學寫程式;後來放棄博士學位回台創辦雲象科技。雲象科技是醫療影像AI公司,它們研發的數位病理工作流程系統被台大醫院及長庚醫院採用。此外,也協助學研單位建置醫學研究用的資訊系統,在過程中累積關於醫療資訊系統的第一手經驗。

危機是對一個系統最好的考驗,所有曾被宣傳得天花亂墜的未來,都得在危機的當下實現。疫情升溫至今已經一個月了,檢視台灣醫療體系資訊系統的表現,我的總評是:不及格。更直接地說,我們的醫療資訊系統水準,大概還停留在十幾二十年前。

台灣的醫療資訊系統有什麼問題?大家已經注意到的是COVID-19檢驗結果通報的問題。

在醫院端,感控中心通報單號和病患檢體單號需要人工對照;在中央端,檢驗結果登錄系統設計不良,每一筆資料登錄要20分鐘,而且常失敗,有時花一小時還輸入不了一筆病患資料。

這是最經典的資療資訊系統問題:設計以及建置系統的人,並不了解第一線工作狀況與整體工作流程;更嚴重的是,設計系統的人不了解系統要達成的最關鍵目標——很顯然,他們設計系統的時候,只想達成「把醫院端的資訊傳到疾管署」這個目標。

他們確實也達到了,但卻造成了後續「校正回歸」的悲劇。

設計系統的目標,應該是「在最短的時間內,用最少的人力,把檢驗資訊從醫院傳到疾管署」。這個設計目標,是考量檢驗資訊及時回報,才能精準掌控疫情;人力需求降到最低,才不會拖累醫院,降低整體防疫量能。

當然,講到這裡,我們就有一個疑問:台灣有沒有懂得怎麼好好設計這種系統的人?

醫師竟不在施打名單上?

另一個近日大家也關注到、而且未來每個人都會感同身受的問題,就是疫苗分配。

疫苗分配有甚麼問題?從收集到的公開資訊看來,醫事人員施打的部分,台北市的作法:醫師公會造冊,交給衛生局;衛生局分配好施打的人員、時間、地點之後,由醫師公會透過簡訊,通知個人至指定時間地點施打。

這個做法最大的問題,是醫師無法臨時排開原本的門診時間,使得多數人都無法配合指定時間去施打。

接下來,醫事人員就可憐了。脫離造冊安排施打的流程後,他就得自己預約,接下來便會遇到千奇百怪的問題;比如說,到了醫院,卻被告知不在造冊名單上。可見造冊過程有很多漏洞,資訊在不同的機構之間對不起來。

就在今天早上,我還有醫師朋友因之前時間無法配合,沒有施打疫苗;後來自己掛號,到醫院排隊一個多小時後,卻被告知系統顯示「此民眾已於他院查詢」(當日民眾僅可於一家醫事機構進行預約),就因為這種莫名其妙的訊息被打了回票,現在真不知道該怎麼辦。

她是醫師,也是孕婦,更是高風險的族群,卻因為一個設計不良的流程和系統,打不到疫苗。

看到「好心肝診所」的事,我很生氣有人在高風險的人前面插隊施打;但讓我一樣生氣的是,疫苗分配接種流程設計不良,助長了這樣的亂象;連符合第一類身分的醫事人員,都還得靠各種小道消息想盡辦法去打疫苗,還可能打不到。

我不知道這個流程是誰設計的,但設計這個流程的人顯然沒想過,這個系統及流程的目的,應該是「如何在最短的時間內、用最少的人力、造成最少的人員移動及不便,讓該打疫苗的人都打到疫苗」;他八成只在想,「如何在最短的時間內打完疫苗」,才做出這麼爛的流程。

疫苗分配施打,是個複雜的動員問題。到目前為止,我們所看到政府大部分的作為,都是憑著一股台灣人經典的「人定勝天」精神在做事,造冊、造冊、造冊、里長通知,充分顯示了政府數位治理上的落後。

這種複雜的動員問題,是一個好的流程及資訊系統能發揮最大用處的地方。但在現在這個節骨眼上,想到過去一年我們大談特談智慧醫療,只覺得荒謬。我們一直在幻想著不屬於我們的未來,卻無法解決眼前屬於我們的問題;如果連疫苗分配都做不好,我們實在沒有資格談智慧醫療,那是癡人說夢。(延伸閱讀|快學以色列!強敵環伺的小國,如何用全民醫療數據換1000萬劑疫苗?

批評完了,接下來,我要給些建設性的意見。

先誠實地說,我不熟悉中央及地方政府衛生資訊系統架構,只能從觀察到的問題去推敲;當中有些錯誤假設或思考不周的地方,但仍希望我的建言能拋磚引玉、集思廣益。

我設想的疫苗分配/預約接種流程是這樣的:中央設置一個疫苗預約系統,來統籌疫苗分配,流程如圖示。

疫苗-智慧醫療-葉肇元-疫苗預約接種葉肇元規劃的疫苗分配/預約接種流程。圖片來源:葉肇元

這個流程及系統的設計目標,是「在最短的時間內、讓最多的人、依照施打的身分類別順序、在移動最少的前提下,完成疫苗施打」。設計上,也必須滿足能在最短的時間內、花費最少的人力物力就建置完成的限制。

在這些考量下,我們可以很快確立幾件事:

1. 疫苗須由資訊系統分配,而非人為處理。

由資訊系統分配疫苗,必須具備的資料有:個人資訊、身分別、居住地,以及負責接種的醫事機構。

政府本來就有個人資訊,身分資訊可由職業公會提供,居住地資訊可由個人透過健保快易通APP提供。有這些資訊之後,系統就能依據疫苗分配原則,將須接種的個人與醫事機構配對,並規劃出大致的時程。

2. 系統和個人通訊,須透過健保快易通APP。

這是已有幾百萬人安裝、且有身分及手機號碼驗證的系統,也是目前政府和人民雙向訊息傳遞最好的一套系統。

3. 因為不是人人都能輕易排開工作,系統分配完畢後,須保留預約時間的彈性。

被分配到可施打的人,可使用系統送出的驗證碼,到預約系統上,在被分配的大時段裡(一至二週),預約可以接種的時間。

4. 預約完成後,系統透過健保快易通送出QR Code給個人;個人到醫事機構出示QR Code以及健保卡,即可接種疫苗。

為什麼要用QR Code?因為這可以避免手動輸入資訊,減少浪費人力及出錯的機率。在醫事機構端,只需手機或電腦加裝簡單的網路攝影機,就可以讀QR Code,不需要買特殊硬體。

當然,這個流程設計會漏掉許多不會或不便操作智慧型手機、以及不便移動的人;這部分可由以人為主的流程來解決,許多地方政府也已經做得很好了。

資訊系統存在的意義,是達到高效率、快速部署的目標,這是以人為主的流程無法企及的。

這篇文章的用意,希望讓大家對資訊系統多一點思考,也期待政府在這個關鍵時刻,能好好處理數位治理的議題;把「疫苗分配」做好了,我們再來談智慧醫療吧。(延伸閱讀|從莫德納製藥,我們學到什麼?

(本文獲作者授權轉載

其他人也在看

你可能有興趣

影音推薦

【2022.SDGs國際論壇 #2】中央、地方、產業 永續利害關係人如何協作?|永續議題分析與利害關係人協作

已成功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