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加入會員
取得專屬服務

德國恐俄或容俄?梅克爾與普亭談判38次 向歐巴馬抱怨:他與現實脫節!

德國恐俄或容俄?梅克爾與普亭談判38次 向歐巴馬抱怨:他與現實脫節!
德國總理梅克爾在2014烏克蘭危機期間多次與普亭談判,希望阻止他入侵鄰國。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作者:Kremlin.ru,CC BY 4.0)
2022-03-04
文・凱蒂.馬頓(摘自《梅克爾傳:一場卓越的史詩之旅》)
23193
1991年蘇維埃帝國解體後,烏克蘭的土地和人民被希特勒及史達林榨乾,沒有民主傳統可以依靠,在各種貪腐或半腐敗的共產黨領導人控制下,掙扎了數十年。

2014年,悲慘命運似乎有了轉機。就在這時,普亭(Vladimir Putin)開始對這個長久以來飽受苦難的國家,大肆宣揚俄羅斯的舊主張;烏克蘭因而吸引全世界的注意力,梅克爾、普亭和三位美國總統都被吸進這個漩渦。

危機的根源在於,普亭意欲恢復俄羅斯在世界大國中的歷史地位。為了實現這個目標,他必須恢復古老的帝國。因此,他需要烏克蘭這個位在歐洲東部和東北部、近鄰進入俄羅斯的軌道,效忠莫斯科,避免他們倒向華盛頓或布魯塞爾。

烏克蘭抗議變革命

這場風暴起於當年二月,當時烏克蘭正準備和歐盟簽署一項廣泛的政治與經濟協議;這項協議讓烏克蘭與其他歐洲國家能進行有利的貿易,加上烏克蘭在政治上向西方靠攏,同時有望成為歐盟會員國。

對此,普亭決心阻止這項協議,他施壓了貪腐的烏克蘭貪總統亞努科維奇(Viktor Yanukovych),要烏克蘭加入俄羅斯的歐亞經濟聯盟——這是他為了和歐盟及中國分庭抗禮,所建立的政治、軍事和經濟聯盟。普亭認為,如果開一張150億美元的支票、購入烏克蘭國債,就能收買不安分的民眾,並拯救烏克蘭搖搖欲墜的經濟——條件是,烏克蘭必須退出與歐盟的自由貿易協議。

但事情有了意想不到的轉折。無畏、年輕的示威者湧入基輔的古老街道,高喊:「亞努科維奇下台!」

接下來幾天,人群不斷膨脹,也愈來愈大膽。他們的呼喊震天價響,要求終結貪腐,以免國家的未來被榨乾;他們也要亞努科維奇履行承諾、和歐盟簽署協議。這些抗議行動讓普亭暗暗心驚,並回想起1989年他在1989年柏林圍牆拆除,東德政權瓦解,德國開始統一。看到的;他認為暴民統治正在俄羅斯「利益範圍」的領土內蔓延。

二月18日,亞努科維奇的軍隊對著基輔獨立廣場(Maidan square)的示威民眾開火,屠殺100名抗議者,一場和平抗議就此演變為革命。三天後,亞努科維奇無法控制民眾,擔心自己沒有好下場,就像其他被鄙視的獨裁者一般,因而逃往俄羅斯避難。聽到這個消息,獨立廣場上的民眾歡聲雷動。

烏克蘭-烏克蘭危機-Viktor Yanukovych-亞努科維奇-前總統-武力鎮壓-抗議-基輔獨立廣場2014年,烏克蘭前總統亞努科維奇發動軍隊,鎮壓示威民眾。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作者:Mstyslav Chernov,CC BY-SA 3.0)

與俄談判,梅克爾見招拆招

亞努科維奇出逃,烏克蘭出現權力真空;有兩位對獨裁機制非常熟悉的國外觀察家了解此事非同小可,梅克爾也知道這是不可忽視的危機。

普亭則抓住這個機會,先發制人。

普亭很少跟不欠他人情的外國領導人長談。梅克爾是個例外,她不是急於擔任普亭和西方的調解人,也沒把目光放在諾貝爾和平獎上——她不需要用獎項來驗證自己的能力,即使是如此崇高的獎項也不是她追求的目標。她只是覺得,自己是最有資格做這件事的人,因此當仁不讓。

歐洲理事會主席范宏培(Herman Van Rompuy)畏懼普亭,因此不想跟他談判。普亭會把沉默當武器,似乎只有梅克爾對這種威脅免疫。即使他使出蘇聯國家安全委員會(Komitet gosudarstvennoy bezopasnosti, KGB),在1954年至1991年期間負責蒐集情報,也被認為是當時全世界效率最高的情報蒐集機構。的招數,她也能見招拆招。

普亭和梅克爾兩人都勢在必得,但普亭不像她,他不惜動用武器來達成目的。俄羅斯軍隊——不管是否穿了制服——已在烏克蘭的頓巴斯(Donbas)、頓涅茨克、盧甘斯克行動,用炸彈和坦克將民眾逐出家園,並壓制護衛自己國家的烏克蘭人。同時,普亭則春風滿面地出席絢麗的索契冬季奧運閉幕式。

在俄羅斯進軍烏克蘭期間,梅克爾按捺怒氣、跟普亭交談了38次。梅克爾談判團隊成員伊辛格說:「他們每天聯絡。她耐心地跟他談,希望這個咄咄逼人、虛誇強辯的獨裁者能收斂一點。」

儘管他已無端掀起戰火,而且是一場邪惡戰爭,她仍想給他一個懸崖勒馬的機會。不管她個人的觀點如何——即使說嫌惡也不為過——她還是希望能說服他,讓他能回到現實。

烏克蘭-克里米亞-Vladimir Putin-普亭-俄羅斯-軍隊-入侵-2014普亭動用俄羅斯軍隊進入烏克蘭境內,迫害當地民眾。圖片來源:維基共享資源(作者:Anton Holoborodko,CC BY-SA 3.0)

伊辛格解釋,「她是如此理性的一個人,認為最後應該能讓他明白,在2014年公然侵犯一個國家的邊界是沒有意義的。」儘管她迫切希望,普亭能把到嘴的肥肉吐出來,但她也在拖延時間。烏克蘭軍隊鬆弛已久,需要重整——即使不是為了擊敗裝備精良的俄羅斯軍隊,至少也要阻止其前進。(延伸閱讀|10萬線民監控!歐洲強國黑歷史 連嬰兒車也盯著你

普亭和梅克爾通常會以俄語展開對話,但如果梅克爾想精確地傳達意思時,就會改用自己的母語。首先,她試著跟他講道理,「你已違反國際法。」她總是用平輩間的第二人稱「Du(你)」跟他說話。不過,他仍然持續說謊,否認進軍烏克蘭的是他的軍隊,甚至狡辯說:「任何人都買得到我們的軍服。」

為了向他證明說謊者必須自食惡果,接下來,梅克爾不跟他說話。她知道,俄羅斯無法承受跟歐洲大陸上最重要的貿易夥伴決裂。然而,即使普亭的突擊隊已攻下克里米亞地區議會及兩個機場,且整整六週,他仍在幻想:入侵烏克蘭的軍隊不是俄羅斯人。

梅克爾向歐巴馬抱怨,「他活在自己的世界裡,與現實脫節。」

當時,在白宮擔任國家安全副顧問的布林肯(Antony John Blinken)回憶,「她跟普亭講完電話後,就會打電話給歐巴馬,說道:『那個人老是說謊,我實在不知道該拿他怎麼辦。』歐巴馬笑道:『我也有同感。』」

普亭不一定希望別人會相信他。他的謊言是一種嘲弄。如果一個人不願承認自己的立場,如何跟這樣的人談判?普亭在KGB的訓練下,成了散播混亂和懷疑的高手,務實外交不是俄羅斯人的套路。

然而,他的虛張聲勢是梅克爾應付得來的。

梅克爾-Angela Merkel-德國-總理-烏克蘭危機-談判-普亭梅克爾在緊張情勢中維持冷靜情緒,設法以談判化解危機。圖片來源:European People's Party flickr

德國駐華盛頓大使哈珀(Emily Haber)觀察梅克爾的談判方式,說道:「她用最簡單、幾近幼稚的語言重述對方的話,讓對方的戲演不下去。普亭滔滔不絕地講述他的『國家利益』或『過去的怨恨』,梅克爾則把他方才說過的話化約成三言兩語,如此一來,他的話聽起來就沒那麼冠冕堂皇。」她的目的是讓對手說出自己到底想要做什麼,去除多餘詞藻,才能好好談判。

在危機一觸即發的那幾個禮拜,每一個看到梅克爾的人,都認為她把情緒控制得很好。

前美國駐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OSCE)大使貝爾(Daniel Baer)說:「我一直在想,俄羅斯無端掀起這場危機,她必然氣得不得了。但我沒看過她生氣。她的表情像是在說:『我無法承受憤怒的後果。一個人若是碰到小問題,也許可以發怒。但我不行。我要面對的問題太大了。』」

多年前,梅克爾就曾描述過這種時刻。她說:「我必須心無旁騖、全神貫注,像一個走鋼索的人,只能想下一步要怎麼走。」她沒有可與普亭匹敵的坦克和神出鬼沒的軍隊,在這場戰鬥中,她的武器是專注和鋼鐵一樣的決心。(延伸閱讀|柏林「恐怖地形圖」:用一面牆,揭發國家殺人機器的真實身份|紀念碑下的光與影

梅克爾傳:一場卓越的史詩之旅

作者:凱蒂.馬頓(Kati Marton) 出版社:天下文化 出版日期:2021/10/15

梅克爾傳:一場卓越的史詩之旅

其他人也在看

你可能有興趣

影音推薦

【2022.SDGs國際論壇 #2】中央、地方、產業 永續利害關係人如何協作?|永續議題分析與利害關係人協作

已成功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