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加入會員
取得專屬服務

滿足男人慾望,守護女人純潔——《孟買女帝》爭的性工作權,哪些國家合法?

滿足男人慾望,守護女人純潔——《孟買女帝》爭的性工作權,哪些國家合法?
電影《孟買女帝》的主角甘古拜呼籲,社會應正視性工作者的存在。圖片來源:截自《孟買女帝》預告
2022-05-26
文・希米露
2333
2022年的印度電影《孟買女帝》(Gangubai Kathiawadi),在Netflix占據電影類排行榜第一名長達數週,女主角印度寶萊塢女星艾莉雅巴特(Alia Bhatt)的IG也瞬間湧入追蹤,以一部印度電影在台灣及全球的影響力來說,是極為罕見的現象。

追根究底,除了電影故事本身與人物表演極為吸引人,也可能是電影結尾的一場演講,毫不掩飾地道出自古以來,娼妓在社會立足時的尊嚴掙扎、道德勒索與合法性爭議。

為女性與孤兒爭人權的紅燈區長

《孟買女帝》改編自印度傳記《孟買的黑手黨女帝們》(Mafia Queens of Mumbai)其中一個章節〈卡馬提普拉的女家長〉,講述的是60年代孟買卡馬提普拉區,一位為女性與孤兒爭取人權的妓院老闆與卡馬提普拉區長的故事。

這位老鴇甘古拜(Gangubai Kathiawadi)並非自願從妓,而是在青春期時遭愛人所騙,被賣入紅燈區的中產階級女孩。她的淪落及不再被家人承認的事實,使她決定在振作之後,奉獻自己給有同樣悲慘命運的女孩。

電影最後一幕,是一場甘古拜在印度女權大會上的演講。她駁斥社會大眾對娼妓的異樣眼光、道德勒索、不容與驅趕;同時強調娼妓需要同等的尊重,並提出娼妓的存在,其實有助於穩定家庭與保護女性的社會觀點。

孟買女帝-Gangubai Kathiawadi-印度-性交易-性工作者-Netflix-電影《孟買女帝》講述一位妓院老闆爭取女性、孤兒權利的真實故事。圖片來源:截自《孟買女帝》預告

甘古拜的演講能引起共鳴,因為她的主張確實令人難以反駁。例如:

  1. 有些人以智能賺錢,有些人以身體賺錢,為何以肉體賺錢的人,必須被貼上不道德的標籤?
  2. 明明是男人去消費娼妓,為何娼妓會被冠上不道德標籤、不為社會容許存在、甚至無法獲得合法工作權?
  3. 娼妓存在的源頭,其實是源源不絕的男性消費者,與社會大眾不願正視性消費的需求。

但電影歸電影,真實世界中,這些問題並沒有標準答案,也形成了各國不同的性產業管理模式。

合法性工作的兩種管理模式

2022年的今日,全球將性產業列入合法管理的國家仍屬少數。在亞洲,全部合法的只有孟加拉與印尼;有些國家則是部分合法,如日本、印度、泰國與哈薩克。

性交易-性產業-性工作-全球-法律-政策-合法目前各國對性產業採取的政策。圖片來源:截自World Population Review

在印尼,性產業不僅已經列入合法管理,性工作者也已除罪化。在日本,性產業則是部分列入合法管理,如禁止進入陰道的性行為。雖然政府禁止陰道式性行為,日本人仍有其適應方式,例如性工作者與客戶泡泡浴或各類按摩,同樣也可以服務男性客戶;雖然日本禁止性交易,性產業仍舊發達。

在泰國,政府對性交易的管理似乎有意模糊,雖然性交易非法且被禁止,但性產業卻非常發達,甚至是重要娛樂產業之一。

歐洲對於性工作者的管理,主要有兩種模式:一是性產業合法化,二是廢除性工作者。

關於性產業合法化,許多人已熟悉的荷蘭紅燈區就是其中一例。此外,德國也在2002年開始實施《娼妓法案》(Prostitute Act),將性產業合法化,目的是希望性工作者能在舒適合宜的環境工作,不讓妓院或皮條客從中剝削,健康與社會福利也都能獲得保障(如失業救濟金與退休金等)。

在荷蘭,政府為提升阿姆斯特丹紅燈區的文化質感與娛樂廣度,重金買下紅燈區的房地產,再以便宜的價格出租給年輕藝術家、服裝設計師或珠寶設計師,透過藝術家改變商店街的樣貌,也逐漸調整阿姆斯特丹對於遊客的「性都」印象。

與此同時,荷蘭政府也歡迎世界各國移民進入阿姆斯特丹,帶來不同文化融入城市的豐富樣貌。荷蘭的首都並沒有因性工作者之名,而被誤認為墮落城市,反而在政府的管理、規劃與建設下,將性產業與各種文化融合,形成一個向世界各國旅人招手的文化之城。

阿姆斯特丹-荷蘭-紅燈區-性交易-性產業-合法荷蘭阿姆斯特丹並未因紅燈區被污名化,反而成為吸引遊客、富含文化的城市。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關於北歐性工作者廢除模式(Nordic model approach to prostitution),又稱為北歐模式或瑞典模式。瑞典在1999年開始實施,挪威則是1997年;目前不只北歐三國(瑞典、冰島、挪威)以此模式管理性產業,加拿大、法國、愛爾蘭、北愛爾蘭及以色列都是。

在北歐模式中,性工作者除罪化,但仲介性服務有罪(包括妓院、皮條、第三方等)。這種「性交易部分有罪」模式,目的是透過懲罰第三方,來壓制性交易的總量,同時減少第三方對女性的剝削,與人口販賣等非法地下交易。

與此同時,因為法條帶有「購買性服務是有罪」的概念,民眾在觀念上也逐漸改變對娼妓的印象,將不道德的對象移轉到購買性交易者(男性),而非提供性交易者(女性/娼妓)。

不過,北歐模式實施將近20年後的今日,褒貶不一,即便性交易降低了,但性工作者仍未獲得安全與工作保障。這場關於性除罪與性合法的社會實驗,仍在進行中。(延伸閱讀|亂,但是更好:你想要城市整齊卻單調,還是紛亂而多元?

消失的台灣公娼

其實,台灣也有過合法性工作者,只是現在已幾乎消失。她們領有執照、定期健檢、繳稅,並接受政府管理,稱為「公娼」。

以台北市為例。2001年,台北市正式廢除公娼,原本合法的性工作者,一夕之間淪為非法。從《孟買女帝》中,基督教中學執意驅趕卡馬提普拉娼妓的橋段來看,人們不敢說出口的恐懼與事實,就是——一個文明城市,不應光明正大地容許不道德又有礙觀瞻的特種行業存在。

因此,即便公娼們與人權團體兩年、抗爭500多場(幾乎一天一場,非常辛苦),這場運動終告失敗。

然而,合法性服務被禁止了,但性產業並沒有消失;違法據點反而轉入地下,繼續在城市的陰暗角落滋長。2021年四月的萬華疫調之困難,多少也與性產業污名化有關。

正如甘古拜在演講中提及,娼妓,是人類社會中的第一種職業與第一種交易;顯然,在文明社會中,男性對於性需求的總量,應該多於女性基於欣喜且願意與之共享。弱勢且窮途末路的女性,雖然不見得喜愛,但以自己的身體賺錢,起碼能保障下一餐,也才有基礎養育下一代。

性交易產業的存在,始終有其供需條件;置之不理、視而不見,社會真會更好、道德感更提升嗎?

或許,答案就在甘古拜的演講中。(延伸閱讀|預測性別暴力、提升受教權⋯⋯AI如何改變女性的工作與人生?|SAS專欄

《孟買女帝》結尾的甘古拜演講全文

在場所有人,坐在這裡的每個人都有工作,不管是生意人、醫生、工程師、或老師,有些人則是賣小吃、酒、衣服、香皂、或餐具。有些有資格的人,靠智慧賺錢,我們則靠肉體賺錢。我們努力工作,哪有什麼不對?他們為什麼只反對我們的事業?為什麼只有我們的事業被視為不道德?

你們社區的男人來到我們的社區,但卻是我們的社區惡名昭彰,為什麼?你們知道世上最古老的職業是什麼嗎?就是賣淫。沒有我們,連天堂都不完整。

不管你們怎麼想,我們是正直的女人⋯⋯無論是誰出現在我們門口,我們不會批判他們,這是我們的原則。我們不過問你們的宗教或種姓,深色皮膚、淺色皮膚,富有或貧窮,每個人付的費用都一樣。我們對人沒有差別待遇,你們又為何歧視我們?為什麼將我們排除在社會之外?

其實並不是人們不在乎我們,他們是在乎的。對政治人物來說,我們就是選票;對警察來說,我們是紙鈔;對男人來說,我們是冬衣;而對女人來說,你們都知道我們是誰,我們心中有火焰,卻如玫瑰般綻放,我們滿足男人的慾望,來守護女人的純潔。

你們可以想像一下,如果沒有卡馬提普拉,整座城市就會變成叢林,女人會被強暴,家庭會分崩離析,感情關係將結束,我們光榮的印度文化也將化為塵土。這筆帳就算在你們頭上。我們不僅守護了你們的尊嚴,也守護了社會的尊嚴,所以我以身為妓女為榮,就像你們因身為醫師或老師而感到驕傲。

你們為我的演說鼓掌,但有趣的是,你們仍執意要我們無家可歸,不僅如此,你們還想將我們的孩子趕出學校。我們的孩子沒有教育權嗎?我們的孩子跟你們的孩子不都是印度的未來嗎?所以我甘古已經決定,我不會讓卡馬提普拉的女性流落街頭。我們的孩子會得到教育權,我們應該有權利有尊嚴地在社會中存活。

孟買女帝-Gangubai Kathiawadi-印度-性交易-性工作者-Netflix-電影甘古拜並未受限於社會對性工作者的污名,反而起身捍衛女性、弱勢群體的權益。圖片來源:截自《孟買女帝》預告

其他人也在看

你可能有興趣

影音推薦

【2022.SDGs國際論壇 #2】中央、地方、產業 永續利害關係人如何協作?|永續議題分析與利害關係人協作

已成功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