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加入會員
取得專屬服務

基改埃及斑蚊,會消滅登革熱或養出「蚊子酷斯拉」?美國放飛24億蚊子做實驗

基改埃及斑蚊,會消滅登革熱或養出「蚊子酷斯拉」?美國放飛24億蚊子做實驗
病媒蚊可傳播致命疾病,每年造成超過100萬人死亡。圖片來源:Oxitec網站
2022-06-13
編譯・王茜穎
1014
快入夏,氣溫飆升,蚊子季又要來了。

你知道地球上最致命的動物,不是梭巡海岸的鯊魚,神出鬼沒的巨蟒,而是蚊子嗎?

每年全球被鯊魚咬死的頂多十人,蚊子卻感染了近七億人,造成超過100萬人死亡。尖銳的口器劃開肌膚,散佈登革熱、瘧疾、日本腦炎、黃熱病、茲卡病毒,猶如死亡天使。

「全球有一半的人口面臨病媒蚊的風險⋯⋯牠們對人類的苦難有著難以言喻的影響。」英國格林威治大學自然資源研究所資深研究員霍克斯(Frances Hawkes)告訴BBC

雪上加霜的是,聯合國政府間氣候變化專門委員會(IPCC)的最新報告指出,全球暖化和極端氣候將助長埃及斑蚊在亞、歐、非和中南美洲的棲地擴張,預估2080年,登革熱的潛在受害者將再追加十億人。

埃及斑蚊-IPCC-棲地-變化-暖化-極端氣候-病媒蚊-登革熱專家根據氣候變遷狀況,推估未來埃及斑蚊的棲地變化。圖片來源:截自IPCC網站

並非所有的蚊子都會叮人。全球有3,500種蚊子,94%都是吃素的,剩下6%也僅有須產卵繁殖的母蚊子才會叮人。假如,人類能透過基因改造蚊子,用手術刀般的精準,消滅病媒蚊物種,我們該不該做?代價又是什麼?

這不是假設,而是現實。

由牛津大學孵化、比爾蓋茲挹資百萬的英國生技公司Oxitec,即鎖定散播登革熱、茲卡、黃熱病等病毒的埃及斑蚊,要讓其「絕子絕孫」。

他們基改不會叮人的公蚊子,編號OX5034,命名為「友善蚊」(Friendly Mosquito)。友善蚊被植入讓母蚊子致命的基因,與野生母蚊交配後,其繁衍的雌性後代註定活不到成年生子,而公蚊子不只活下來,還會將致命基因代代相傳;長此以往,母蚊子將逐漸死絕,整體族群數量也會減少。

其卵盒約一盒洗衣粉大小,方便寄送,只要加水,即可在社區裡養蚊子,低科技又成本低廉。

實驗證實,96%野外族群被基改蚊消滅

去年,基改蚊首次飛進美國田野。

Oxitec在佛羅里達的南方列嶼實驗。七個月內,野放近500萬隻基改埃及斑蚊,並用陷阱回收了2.2萬顆卵;經實驗室孵化,並藉由植入的基因標記分辨基改蚊後,該公司證實:所有帶有致命遺傳基因的母蚊子,都在成年前死光。

「每一隻帶有我們基因的孑孓都長成成年雄性⋯⋯沒有任何成年雌性,」Oxitec美國計畫總監維迪亞納坦(Rajeev Vaidyanathan)告訴《衛報》

基改蚊是否確實減少野外族群數量,仍須更擴大實驗來解答,但該公司去年六月宣布,其巴西的基改蚊實驗已成功消滅96%的族群。

Oxitec-埃及斑蚊-基因改造-基改-蚊子-除蟲-友善蚊-卵盒-培育Oxitec研發的「友善蚊」卵盒體積小,加水就能培養基改蚊。圖片來源:Oxitec網站

族群數量減少,就意味著疾病的絕跡嗎?

加州大學戴維斯分校的昆蟲學家史考特(Thomas Scott)告訴權威科學期刊《自然》,少量的埃及斑蚊仍可能引爆疫情,並質疑這些實驗無法證明基改蚊有實際上的公衛影響力;因為不管是佛州島鏈,或是美國大陸的任何地方,都缺乏足夠的埃及斑蚊傳染確診案例。要評估其效益,須進行臨床試驗,有實驗組和對照組,唯所費不貲。

也有科學家警告這可能做白工。

佛羅里達大學「佛州醫學昆蟲學實驗室」的榮譽教授(Phil Lounibos)告訴《今日美國》一個蚊子物種的消失,可能會被「相同甚至在公衛上更棘手」的其他昆蟲補上,疾病傳播的更快、更遠、更勝被滅種的蚊子。

無論如何,美國環保署仍在三月開了綠燈,批准其在2024年前,於加州和佛州野放高達24億隻基改蚊。

根據口服毒性研究結果,美國環保署認為蝙蝠等可能吞食基改蚊的生物不會受到影響,亦不會對人類產生「不合理的不利影響」。

結果,當然是幾家歡樂幾家愁。

基改蚊的支持者,如佛羅里達島礁蚊蟲控制區(Florida Keys Mosquito Control District)認為應擁抱新科技,盡一切力量,保護居民和地方經濟。在2016年的縣公投中,33個選區裡,有31個投票支持基改蚊計畫。

「我們正在尋找任何可能有幫助的工具,」佛羅里達島礁蚊蟲控制區執行長萊爾(Andrea Leal)說。

新樣區加州也不乏支持者。

隸屬加州地方政府的三角洲蚊蟲控制區(Delta Mosquito and Vector Control District)主任,同時也是昆蟲學家的德本(Mustapha Debboun)告訴網路媒體Mashable:「這太天才了⋯⋯與其靠人力噴灑殺蟲劑滅蚊,我們利用公蚊子來替我們執行任務⋯⋯用自然對抗自然。」

支持者指出,靠殺蟲劑滅蚊,好比「丟炸彈」,好壞通殺,一併殺死了蜜蜂、蝴蝶等幫助授粉的昆蟲,重創食物網,蚊子卻逐漸產生抗藥性,使殺蟲劑效果愈來愈差。「你不得不一直噴,然後陷在抗藥性的困局,」加州大學爾灣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Irvine)分子生物學家詹姆斯(Anthony James)向Mashable記者解釋。

相較之下,基改蚊猶如標靶治療,精準快速,不誤傷。

Oxitec表示,基改傳不過三代,三代後(約兩到三個月)致死基因即會消失,只要停止野放,族群即會回升,不會造成永久遺憾。

反對者並不埋單。

「科學中沒有什麼是100%有效的,公眾卻被要求相信Oxitec的實驗會成功,不會有任何基改雌蚊活下來,但我們怎麼知道呢?」反對友善蚊的環境團體「地球之友」食物與科技計畫主任波爾(Dana Perls)接受英國《衛報》採訪時說。

「一旦你將這些基改蚊釋放到環境中,就無法收回了⋯⋯此舉恐製造出新的問題,」她害怕這會打開潘朵拉的盒子,釋放災難。

而她看見了災難的影子:基改混種。(延伸閱讀|貧農之子「基因編輯」出首對抗愛滋雙胞胎,為何反遭學界放逐?

Oxitec-埃及斑蚊-基因改造-基改-蚊子-除蟲-友善蚊基改蚊支持者認為可藉此精準消滅目標,反對者卻擔心帶來更大的生態災難。圖片來源:Oxitec網站

烏龍論文爆:基改蚊會產生更難殺死的混種後代!

2019年,一群學者在英國期刊《科學報告》發表了一篇爭議性極高的論文,該文指稱Oxitec在巴西樣區釋放的第一代基改蚊(編號OX513A)和當地蚊子雜交,不僅沒有死絕,還產生了「稀有但強壯的混種後代」。

該文聲稱,其基因採樣證實了「基因轉殖株已與目標族群結合」,估計約有5%到60%的蚊子帶有Oxitec基因蚊的DNA;並斷言結合了古巴、墨西哥和巴西當地三種基因的混種後代「強大到足以在自然中繁衍」,還在沒有證據的狀況下,宣稱「這很可能產生比釋放前還強大的族群。」

該研究忘了說的是,他們發現的混種,混的是蚊子自帶的「背景」基因,而非Oxitec植入的自殺基因和螢光標記基因。

科學界炸鍋了。

Oxitec科學暨監管事務負責人羅斯(Nathan Rose)向權威期刊《科學》表示,該研究並未測試混種蚊對殺蟲劑是否更有抵抗力,或更容易傳播疾病,卻聲稱其「更強大」。Oxitec已向該期刊的出版商投訴,要求調查其「誤導與純屬臆測的說詞」。

《科學》報導指出,連作者之一的卡普羅(Margareth Capurro)都跳出來說,他們沒有數據支持「強大混種」的說法,而且截至出版前,她都沒有看到最終文稿。她不是唯一一個。

去年三月,該期刊做出正式回應,其調查發現該論文充滿誤導嫌疑:包括他們其實只檢視了「缺乏轉殖基因的樣本的基因組」;採樣時間太短,「沒有證據證明滲入的非轉殖基因序列,會長期存在該族群」。

事實上,他們發現部份作者過去的論文,已發現轉殖基因會隨著時間消失,卻避而不談;缺乏數據支持強大混種的說法,反而有數據顯示部份混種個體在野放後快速衰弱。

最後,抨擊該文宣稱Oxitec的野放實驗缺乏監管是無的放矢,「Jokobina的蚊子野放計畫受到巴西國家生物安全技術委員會(National Technical Commission of Biosafety)的監督。」

然而,蚊子酷斯拉的可能性,已掀起反基改生物的巨浪,美國環保署上出現1.3萬則反對該計畫展延的意見。

波爾批評:「科學證據不完整就進行了初次野放……我們需要中立的獨立審查、透明性和公眾參與。」他們質疑農藥中常見的四環素會壓抑自殺基因,讓母蚊子逃出生天,恐產出可怕變種。

她同時質疑該研究的必要性。佛州列嶼分別在2010年和2020年,發生68和72起登革熱案例;至於新的野放地點加州,根本從未有任何登革熱、屈公病、茲卡或黃熱病的確診案例。

她認為,佛州跟加州根本沒必要承受實驗性生物科技的風險。

但近年的加州高溫旱象,導致池塘水位降低,溪流變慢,缺乏雨水沖刷的止水,成為埃及斑蚊的溫床,在加州迅速擴散,已被政府列為上升風險,未雨綢繆。

儘管美國環保署已通過,該計畫仍須佛州和加州地方政府審核批准。

基改蚊至今命運未卜。就像疫苗,沒有人能保證它完全沒有風險,問題是它能救多少人命,我們又願意承擔多少風險?這些,都需要科學研究來回答。(延伸閱讀|我家有登革熱孑孓嗎?數5秒,APP就告訴你答案

其他人也在看

你可能有興趣

影音推薦

【2022.SDGs國際論壇 #2】中央、地方、產業 永續利害關係人如何協作?|永續議題分析與利害關係人協作

已成功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