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0v Summit 2018:酸民起義 如何避免讀到假新聞

g0v Summit 2018:酸民起義 如何避免讀到假新聞

圖片來源:g0v

作者: 程遠茜

科技讓人人拿到發言權就是民主的體現?g0v第三屆公民科技論壇邀請國際科技人分享開放政府、打擊假新聞的甘苦談,科技之於民主不是速效就能行。

科技也是雙面刃,既可促進民主、監督政府,也能利用錯誤訊息操弄選情、監控人民。2010年「突尼西亞茉莉花」、2014年「台灣太陽花」,一波又一波由科技推波助瀾的民主運動,大開科技之於民主言論自由、資訊傳播掌握、全民參政、開放政府等議題;如今,歐盟個資法GDPR牽動全球企業網路平台隱私政策,臉書(Facebook)、谷歌(Google)、蘋果(Apple)等科技巨擎的用戶個資安危,引發全球疑慮。科技演進至今,我們怎麼辦?

2012年,由「一群憤怒的工程師」組成的g0v台灣零時政府社群,發起「寫程式改造社會」至今,每兩年舉辦一次公民科技論壇,第三屆「g0v Summit 2018」於 10月5日開始,為期三天在中央研究院人文館以「開放了,然後咧?」為年會主題盛大展開。不僅回顧台灣經驗成敗,也邀集來自歐亞非美23國的公民黑客,針對政府資訊後續、打擊假新聞等議題,討論草根數位行動者的下一步。

人人都能發文,資訊如何可信?

「10年前我們質疑Wikipedia資料的可信度,如今連Google都公開肯定它的共同編輯機制反倒是交叉驗證的保證;10年前我們認為部落客可以取代新聞記者,但是今天我們需要重思新聞查證的專業,因為大家為錯誤訊息、假新聞所苦,」美國麻省理工學院 Center for Civic Media 主持人、全球之聲創辦人伊森.祖克曼(Ethan Zuckerman)以不信任政府與媒體的「酸民起義(Mobilizing Distrust)」為主題在年會演講,而後受訪時,他道出公民科技與言論自由思考的變遷。

伊森・祖克曼(Ethan Zuckerman)是美國麻省理工學院 Center for Civic Media 主持人,同時也是全球之聲創辦人。他在g0v 2018 雙年會時說:「10年前我們認為部落客可以取代新聞記者,但是今天我們需要重思新聞查證的專業,因為大家為錯誤訊息、假新聞所苦。」(梁駿樂攝)

身為一般民眾,要如何避免讀到假新聞?「我會訂閱數個有公信力的媒體,如果對某個議題有興趣,我會以社群網站追蹤5到10個相關學術、或領域意見領袖的帳號,」祖克曼分享自己的閱讀習慣。

g0v第三屆國際論壇,海內外公民科技好手齊聚,找出資訊查證、資訊應用解方。(g0v提供)

回到媒體人的角度,發訊息與新聞報導的拿捏又是什麼?「現在的媒體追求流量、追求時效,但更是應該創造空間回頭查證訊息,」簡信昌以媒體人角度省思新聞專業的價值。不過,新聞製作專業也需要尋找不同的查證方法,簡信昌歷經《報導者》、《鏡傳媒》之後,目前正以「READr」平台進行新的媒體實驗,邀集記者、工程師、閱聽眾、設計師,試圖建構新的新聞產製的文化,開放新聞編輯室,邀請客座總編輯選新聞,再由新聞編輯室取關鍵字、選議題製作新聞內容。

科技打破專業領域的疆界,人人都握有發聲管道,但也造就如今資訊量爆炸快速流通的環境,假新聞充斥,大家都在思考如何培養「識讀」、紛紛回過頭尋求專業解方。另一方面,身為資訊來源的政府機關,又要如何讓資訊透明、有效流通讓民眾參政?

參與式民主,台北比紐約進步

政府資訊要透明開放,不是單純把資訊公布到網路上就好。「資訊公開之後,一定要想辦法落實對民生和政策的正面影響,」來自菲律賓「開放雅加達實驗室(Open Data Lab Jakarta)」資深研究員麥可.肯納瑞思(Michael Cañares)呼籲,開放政府的重要目標是改善民眾生活。除此之外,他也提出,工程師不要急著先以技術架設平台或是App,要能先以議題分類資訊、並且了解兩方使用者-公務人員與民眾的使用需求,才能讓民眾後續能有效利用資訊、製造機會取得政治影響力。

g0v創始人之一瞿筱葳。(梁駿樂攝)

「參與式民主」為近年智慧城市開放政府的體現方式,年會上更有紐約、馬德里等城市的「參與式預算」經驗分享,「紐約真的沒比台北好,很多政客只想做出平台當政績,」工作坊講者德文.包爾金(Devin Balkind)肯定表示。(見:雷克雅維克:讓民眾智慧參與城市改造

在台北,就有民眾能主動提案,重新利用市府閒置公有地,協助打造社區老舊角落的機制。由g0v發起「公有地大行動」計畫、架設「天龍特公地」網站開放1萬4千筆公有土地的訊息,台北市地政局、都發局、資訊局等局處公務人員,不但與g0v一起「黑客松」腦力激盪討論平台架設,更協作當中釐清困難、修改法令,開放原本公有地只能招標的限制,讓民眾創意及美意都能蓋在公有地上。「我們秉持『只要不違法,就要想辦法』,」台北市資訊局局長李維斌說。

民主與協作溝通原本就不是一件易事,加上科技工具快速發展,小至改變日常生活,大至重塑群體政府運作,不過無論科技如何創新,文明並非如寫程式般能輕易砍掉重練,而是要停下來思考,那些始終來自人性的需求。

(數位時代來臨,國際熱議的「媒體識讀」教育,您了解多少?【2018國際閱讀教育論壇】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