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銀總經理蔡惠卿:跨域年輕工程師,是台灣未來軟實力(上)

上銀總經理蔡惠卿:跨域年輕工程師,是台灣未來軟實力(上)

圖片來源:廖祐瑲攝

作者: 陳芳毓

台灣業界總感嘆後繼無人?上銀總經理蔡惠卿在參與台中花博製作時,以「信任」為橋樑,對接上下世代的對話,共同綻放台灣國際實力。

【最新消息】未來城市開設新 FB 粉專囉!按這裡加入吧!

採訪/蕭富元、陳芳毓

上銀總經理蔡惠卿,打扮常一頭過肩捲髮配印花澎裙,是台灣灰撲撲的機械業裡,一朵罕見的鋼鐵玫瑰。

傳產連1%利潤都要計較,但蔡惠卿偏愛做「浪漫」的事,使上銀成為產業裡的異數。

專業展覽上,別的廠商安靜展示產品;她卻把產品做成會跳舞、泡咖啡和煎雞蛋糕的機器人,引來學生圍觀與國外媒體拍攝。名聲傳開後,2018年初,一群三十多歲的年輕工程師找上她,希望上銀的滾珠螺桿,能一起撐起台中花博巨型機械花「聆聽花開的聲音」。

「你不覺得就是要給年輕人機會嗎?這是台灣可以期待的軟實力!」儘管上半年景氣好,蔡惠卿硬調出一組人馬,出錢、出人、出產品,還提點年輕團隊怎麼跟傳產老闆們提案。她用信任與創新搭起一個更寬廣的舞台,讓年輕工程師練習跨工業與藝術的合作。

類似的故事,在花博還有很多。花博設計長吳漢中,稱這種設計師、工程師與黑手頭家的組合為「花博世代」:共同點不是年齡,而是使命感。上一代出資金與技術,下一代有藝術與創新,用「混搭」把冷冰冰的機械開成紅豔豔的花。台灣產業傳承,於是聽見了花開的聲音。

以下是專訪內容:

《未來城市@天下》(以下簡稱問):這一次花博,你看見什麼不同於以往的做法?

蔡惠卿(以下簡稱答):台北花博曾有一個機械花,用的也是上銀的滾珠螺桿,但花博結束後就拆掉放在倉庫。

做設計就是要永續經營,永續經營就是要環保。台中這朵「聆聽花開的聲音」好不容易整合了一群人,出錢出力,如果半年後卻要拆掉,就如同浪費時間人力與資源,違反花博共創的初衷,以後也沒有企業想參與了。

留下機械花,「我心中吹著口哨離開市府會議室」

後來,我們找台中市政府,把參與廠商找去開了會。我們問,「聆聽花開的聲音」能不能保留下來?如果要拆,上銀能不能認養?我想幫它延續生命力。

但是這裡會有兩個困難:法律上,市政府同意嗎?情感上,參與的企業同意嗎?

我們從上銀在日本的廠區討論到台灣其他縣市,最終有人提議:「能不能留在原地?」確定土地沒有問題,就決定留在原地。目的達到,我就放鬆了。

我是心中吹著口哨離開會議室(笑)。做一件事,不是做完就算了,而要激發團隊的初衷。需要更前瞻地思考問題,才不會浪費資源。

影片提供:豪華朗機工。

問:這一次,你與許多年輕團隊合作,討論過程中有什麼印象深刻的事?

答:這一次因為激發了在地情感,喝兩、三次咖啡,合作就成了。困難的反而是缺乏跨領域整合人才。

還好豪華朗機工團隊有人懂軟硬體,把上銀科技、大銀微系統、帝凱的系統、利茗機械的減速機,全整合起來做成模組。

問題來了,驅動機械花,需要工程師編寫程式,但藝術家不只要會「動」,還要動得有韻律、有變化。最難的是這個部分,但是這一群年輕人都願意試。只要給方向、給舞台,他們是可以發揮的,這是台灣可以期待的軟實力之一。

「目標重要,過程中更要有學習成長」

問: 這些年輕人,你看到最難得的特質是什麼?

答:第一,目標明確。他們有夢想,知道為何而戰。第二,有企圖心。第三,有熱忱。 年輕人知道時間有限、資源不足,就趕快啟動找資源,找市政府幫忙,說服這些傳產老闆。

簡報時,豪華朗機工的張耿華跟我說,豪華朗機工為台電總部大樓大廳設計的巨型機械裝置「太陽之詩」,用的就是上銀的滾珠螺桿。因為上銀的產品有切入點,我才有意願參加這個作品;因為用過我們的產品,我對他產生信心,就提醒他,「如果你能很快讓我老闆進入狀況,就把台電的作品示範給我老闆看!」就能取得經營者的信任。

第二,為了讓傳產老闆們有感覺,張耿華辦了一個小型工作坊,市長、我、幾個大老闆一起來組裝,也錄影起來,讓大家建立情感。

問:你第一次看到「聽見花開的聲音」的成品時,是什麼感覺?

答:超級感動的!每一組花都是一群人組裝起來,遠看很漂亮很炫,但一定要親臨現場才有感覺。

我第一次去現場,是10月12日週六(邊翻筆記邊說),第二次去是10月26日,當時鷹架還沒拆,兩次我都爬到頂樓,邀一群四、五個人一起「吊單槓」,很牢靠(笑);回到車上時,我的粉底都糊了!(笑)

上銀科技蔡惠卿總經理爬上台中花博「聆聽花開的聲音」鷹架,檢視產品合作樣貌。蔡惠卿提供。

這是培養軟實力的過程,「讓年輕世代投入工作」的過程超級重要。當物質、精神、硬體都能配合的時候,作品一定是奇才。

問:這個過程幫年輕人累積什麼實力?

答: 幫年輕人學會換位思考溝通。溝通的前提是有傾聽能力,傾聽顧客、夥伴與專案內容,你需用對方聽得懂得語言,去思考他要什麼,否則很難達標。  

我們做事常砰砰鏘鏘地,要求達成目標;其實過程對了,目標就會達成,八九不離十。

過程中,參與其中的每個人都會有所體驗、學習,這才是最重要。我很在乎過程,也常跟同事說,要達標,但也要思考,參與的人有沒有學習成長?

你可能也會有興趣:上銀總經理蔡惠卿:有紀律的浪漫,才賺得到錢(下)

(責任編輯:程遠茜)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