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總編輯】杜奕瑾 x 吳迎春|資料正義,如何從巨獸手中搶回數據自主權?

【客座總編輯】杜奕瑾 x 吳迎春|資料正義,如何從巨獸手中搶回數據自主權?

圖片來源:梁駿樂 攝

文・陳芳毓

FB、Google蒐集使用者資訊,再把數據賣給廣告商推播廣告,這合乎「資料正義」嗎?怎麼做才能保護個人隱私,同時使企業獲益?

網路時代,人們習慣上網路平台獲取資訊。

但是,人們使用平台,平台再蒐集個資賣廣告,把你不愛的內容硬推到眼前。這符合「資料正義」嗎?

能不能自己的資料自己管,跳過平台搶回數據自主權?

能不能開放政府資料供人研究,做出有利全民的決策?

對企業來說,若不能無限使用客戶資料,怎麼才不會做白工?

以下是未來城市@天下客座總編輯、台灣人工實驗室創辦人杜奕瑾,與天下雜誌社長吳迎春的對談內容摘要。


杜奕瑾:人工智慧時代,我們開始講自然語言(natural conversation,人工智慧領域之一),大家都開始做Alexa、Siri或Cortana(以上皆為智慧語音系統),還有台灣人工智慧實驗室的「雅婷」,都是新的人機界面。

當新人機界面成形時,使用者獲得訊息的方式就會改變。過去,資訊是從平台入口壟斷。比如說Google,它先蒐集全世界的資訊,再幫使用者搜尋。

原本,Google該把流量導到你的網站;但是當網站內容的摘要已經在Google頁面時,用戶根本不需要進到你的網站,Google就用這種方式收取廣告費用。

過去,大家都認為一定要有一個平台,才能從上面獲取資訊。比如說,有平台,我才能看到《天下雜誌》的文章;有PPT平台,我才能知道「這是杜奕瑾發表的文章」,我可以追蹤。

但新的人機介面,一定會打破這個模式。我們希望拿掉平台--這就是台灣人工智慧實驗室正在推動的「資料正義」運動。這個運動有四個原則:

第一,資料蒐集要符合善意、隱私與正直。當用戶不希望資料被蒐集,就不應該蒐集。

第二,若資料是用戶的,用戶就有所有權。

第三,用公家資源蒐集的資料,就應該開放。有這種透明度,就能用人工智慧,去驗證過去的作法是否合理。

第四,如果有些資料屬於私人部門,但牽涉重大的社會利益,政府機關也應該設法強制它開放。

比如說,大家都說台灣電力不夠,但誰知道電用到哪裡去了?是因為我們能源的耗損大,還是有別的原因?一但資料開放,很多人都能研究這一類的問題。

所以,台灣人工智慧實驗室正在進行一個「PTT. AI」計畫,使用者自己的資料,自己主理。運算能力是使用者自己付費,中間沒有中心化的平台,它就不會塞廣告給你、放你不想要的內容,或強加它的演算法來排名。

【延伸閱讀】:【客座總編輯】杜奕瑾 x 吳迎春|Google與FB,兩大平台巨獸,如何改變網路生態?

吳迎春:這個話題對我而言還蠻驚嚇的。

根據你說的「資料正義」原則,這是非常「公共」的一種心態,資料是使用者的,企業不能擁有。

但是以《天下》為例,我們是努力要做內容、經營讀者關係的營利團體。這會不會造成一種困境,就是「我努力了半天經營關係,卻不能拿到任何好處」?

這我太不理解。

杜奕瑾:這就像就像我去訂閱《天下雜誌》的服務,我可以告訴你們,我喜歡什麼樣的內容,但這是出於我的主動。

但是,當我跟《天下雜誌》說我不玩了,《天下》就不能再繼續利用我的資訊。

企業並非完全不能擁有或蒐集資訊,但要符合兩個原則:第一,使用者可以隨時退出;第二,資料收集是出於善意,並符合個人隱私。

未來城市@天下編輯部

尋找在城市幸福生活的所有可能

《未來城市》是《天下》於2018年推出的智慧科技與設計交流平台。 ​​透過報導智慧城市、社會設計、專家洞察,期望成為一個提供市民、企業和政府單位對話的平台。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