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圖書館|為什麼美國有才華的年輕人不愛當公務員?

城市圖書館|為什麼美國有才華的年輕人不愛當公務員?

603
文・麥可・路易士(摘自《第五風暴》)

那些曾經目睹政府失能的人,更明白政府的重要性,以及身為公務員的意義。相反的,從未見過政府崩壞的人,往往不懂得珍惜「沒崩壞的政府」。

在2016年秋天,史帝爾(Max Stier)很可能是全美國最了解美國政府運作方式的人之一。他從小就對政治充滿著浪漫的憧憬,1980年就讀耶魯大學、1990年代畢業於史丹福大學法學院的史帝爾,對賺大錢向來沒半點興趣。

對他而言,美國政府是地表上唯一最重要、最有趣的組織,「如何讓這個組織更好」是他唯一的心願,其他事情他一概沒興趣。

史丹福法學院畢業數年後,遇到一位名叫山姆.黑曼(Sam Heyman)的金融家,兩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疑問:為什麼美國有能力的優秀年輕人,對於當公務員興趣缺缺?於是黑曼給了史帝爾2500萬美元,成立一個組織來改造政府,鼓勵年輕人投身公職。

史帝爾認為,要讓有能力的年輕人願意為了政府效命,得先讓政府成為有能力年輕人願意效命的地方。他將組織取名為「公務員伙伴」(Partnership for Public Service),聽起來很無趣,實則不然。

透過這個組織,他找出不同政府部門在管理上的具體成就與缺失,把公務員訓練得像企業主管,他甚至遊說國會協助解決政府所面臨的結構性問題,今天川普之所以不得不被迫成立交接小組,正是拜史帝爾的推動之賜。

基本上,對任何聰明又有能力的美國年輕人來說,投入公職的前途實在不怎麼光明。要「利」沒有,因為薪水不高;要「名」也難,因為通常只有在你搞砸了某件事之後外界才會注意到你的存在。

頒給優異公務員「黑領帶獎」

於是,史帝爾從二○○二年起舉辦了一項「黑領帶獎」,頒發給表現優異的公務員——史帝爾稱他們為「山姆先生」(算是感念捐款成立這個組織的金主)。年復一年,這項活動引起愈來愈多名人與媒體關注。

有趣的是,每一屆公務員獲獎的理由,往往讓人們大開眼界。

例如有一年,獲獎的是一位來自能源部、名叫法拉哲.洛克哈特(Frazer Lockhart)的老兄,他獲獎理由是成功清除科羅拉多州核武工廠,而且比預定的進度提早了六十年,還替政府省下三百億美元。

另一位曾經獲獎的,是聯邦交易委員會的伊連.哈靈頓(Eileen Harrington),理由是因為推出「請勿來電」服務(Do not call registry),替數以萬計家庭擋下各種騷擾電話。

類似的精采、重要成功故事,其實在政府機構中俯拾皆是,只是很少被報導出來。

但這些故事,史帝爾一點都不陌生,而且他還發現了一個很重要的特徵:許多重大貢獻都是出自第一代移民之手,而且這些移民的母國通常政府治理非常糟糕。

也就是說,那些曾經目睹政府失能的人,更明白政府的重要性,以及身為公務員的意義。相反的,從未見過政府崩壞的人,往往不懂得珍惜「沒崩壞的政府」。

這正是史帝爾最大的挑戰——要如何向那些把民主制度視為理所當然、對國家治理冷漠的人,說明政府的重要性?

他不斷強調:政府的角色,就是為人民提供一般私營企業不能或不願提供的服務,例如退伍軍人的醫療照顧、空中交通指揮、高速公路維護、食品安全把關等等。

在他看來,政府是創造成功機會的引擎,例如數以百萬計的美國兒童,如果沒有聯邦政府協助他們獲得足夠營養,將來他們的人生道路會走得更辛苦。「政府的基本角色,」他說:「是讓人民安全地生活。」

【延伸閱讀】為什麼公部門海報都很「中華民國美學」?基層公務員告白:因為沒編這項費用

交接亂,執政就會亂

美國政府共有兩百萬名員工,其中七成的任務直接或間接與國家安全有關。

他們負責管理國家所面臨的各種風險,這些風險中,有些比較容易想像——例如金融危機、颶風來襲、恐怖攻擊等等,有些你很可能從來沒想過——例如容易上癮卻又隨處可輕易買到的藥物,每年害死的美國人比越戰最激烈時還多,還有一些風險感覺像電影裡的橋段、但卻真實存在——例如駭客入侵導致全美國一半以上的地方停電、敵人從空中噴灑病毒造成數百萬人死亡、貧富差距嚴重惡化引爆人民起而革命等等。

運作良好的政府,能幫助人民避開原本會面臨的威脅,逢凶化吉,例如癌症藥物的普及,就造福了無數人。

而白宮,正是負責管理各種風險的最高機構。這正是為什麼,總統交接小組如此重要:萬一交接不順利,全體人民就得面臨以上風險的總和——原本能避免的災難會發生,原本不該發生的危機也變得難以避免。

史帝爾投身政府改造工作前,總統交接過程往往一團混亂,常讓他氣急敗壞。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他說:「交接亂,執政就會亂。」新來的執政團隊通常對問題只能一知半解,而且剛開始總是充滿戒心,等到搞清楚問題所在想要大展拳腳時,任期也已經快滿了。

「就像電影《今天暫時停止》的劇情那樣,他說:「剛開始,新來的人總覺得前一任執政者很爛,白宮裡的公務員又懶又笨,接著換他們親自體驗執政的日常,等到他們任期屆滿要離開白宮時,他們會說:『執政真是一項嚴峻挑戰,這些公務員是我所見過最棒的人才。』這種話,我聽過太多回了。」

透過「公務員伙伴」,史帝爾至少促成三個與交接有關的立法。

首先是2010年,國會同意為兩大政黨總統提名人,提供免費辦公室供交接小組使用。「過去,候選人都不敢提前準備交接事宜,主要是怕被外界誤解他們迫不急待地想就任總統,」史帝爾說:「這項立法主要目的,是讓候選人可以名正言順地提前為執政做好準備。」

接著在2011與2012年,為了讓總統當選人能在更短時間內填補職缺,國會將「必須經國會同意」的職務,從原本的1400個減少為1200個。在史帝爾看來,1200個還是太多了,但總比沒減少好。最後,國會進一步在2015年規定,現任總統也必須提前為交接做好準備工作。

【延伸閱讀】年輕很「菜」?林智堅打造新世代市政

你有75天時間,把一切弄清楚

歐巴馬在他的任期結束前一年,就指派了許多資深官員(其中包括約50位司法部官員)開始準備各種資料,讓接任者能更容易弄清楚各部門的運作。

因為小布希政府曾經也這麼做,對歐巴馬團隊幫助很大,他感激在心,也因此要求底下的官員,同樣必須讓交接過程更順暢。

美國政府很可能是地表上最複雜的組織,高達200萬名員工必須聽命於4000多位政務官,當初在設計制度時就已經把各種可能運作失靈的狀況都評估在內,所以基層人員都很清楚:上頭的老闆每隔四年或八年就會換人,他們的工作也會在一夜之間——有時是因為選舉,但也可能是因為戰爭或別的政治事件——必須往相反的方向調整。

但無論怎麼調整,基本上白宮必須處理的問題大半是技術性的,較少涉及意識形態,歐巴馬政府也盡量讓簡報內容更客觀。

舉例來說,如何阻止病毒擴散?如何進行人口普查?如果有其他國家試圖取得核子武器,該如何因應?如果北韓發射的飛彈射程可以到堪薩斯市,怎麼辦?這些都是技術性問題。新當選的總統所指派負責交接的人,有大約75天的時間把一切弄清楚。


書名:第五風暴:一個失控政府,一場全球災難(The Fifth Risk)
作者: 麥可.路易士(Michael Lewis)  
譯者: 卓妙容, 吳凱琳, 沈大白
出版社:早安財經  
出版日期:2019/05/01

 

天下雜誌編輯部

《天下雜誌》創刊於1981年6月,是台灣第一本專業的新聞財經雜誌。天下雜誌每日精選財經、國際、管理、教育、經濟學人、評論、時尚;互動圖表、影音等多媒體報導,深入解讀世界脈動,掌握前瞻觀念。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