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計走進首長辦公室|減法美學,展現後山在地美

設計走進首長辦公室|減法美學,展現後山在地美

台東池上天堂路。簡單設計,讓自然景觀之美更突出。 圖片來源:愛吃的小猴子 flickr

作者: 未來城市@天下

台東,你會怎樣形容這個城市?有沒有想過這個米鄉,如今華麗轉身為設計之都?兩年前尼伯特颱風重創台東,縣長黃健庭藉機結合城市美學做災後重建,不僅成立全台首個直屬縣長室的縣府「設計中心」,更廣納新銳設計者加入,讓設計理念融入政府決策中。後山最窮縣市台東是怎麼辦到的?

《未來城市@天下》客座總編輯吳漢中邀請台東縣縣長黃健庭、台灣創意設計中心董事長張基義進行「設計走進縣市長辦公室」系列對談,讓我們一窺設計力如何改變公部門和台東。


看海報、找工地?全台第一個縣政府的「設計中心」單位在做什麼?

吳漢中:台東在2017年成立第一個設計中心,大家非常意外,在台北辦完設計之都之後,第一個把設計中心理念落實的,竟然是在台東。到底該如何同時協調多個公部門單位?

黃健庭:成立設計中心,其實是因為兩年前的尼伯特颱風,我們一方面要很快復原,但在重建過程當中,我給自己設定一個目標:我們還要藉著這個機會重建得更好。

哪怕是招牌要重建,屋頂要重蓋,如果能夠有更多專業建築師、設計師願意幫助,一定會讓台東的未來奠定更好的基礎。設計中心剛成立時,的確碰到很多局處之間該怎麼運作的問題,很多局處長問說:「是不是現在發包前一定要都要經過設計中心,還是在哪個階段設計中心要進來?」設計中心也不可能所有的案全部看,儘管這是一個磨合的過程,我想只要設計中心多參與一個案子,就有一個案會更好。

尼伯特颱風後進行的小招牌改造計劃前後差異。(台東縣政府提供)

吳漢中:我一開始也有參與設計中心的創建過程,陳金虎副縣長打給我要聊災後小招牌跟都市景觀怎麼做,有天見面,我看見一個白髮老先生,就想說怎麼會派一個老先生又是白頭髮來督導設計呢?

陳副縣長特別來台北談了三次之後,他覺得這事情想法很棒,就回始默默做,直到有天他跟我說:「漢中,縣長大力支持,我們已經編了5000萬預算,而且議會正式通過。」

黃健庭:一直到今年,設計中心已經從一個任務編組,變成在縣長室以下的正式單位,我們也給它獨立的辦公空間,賦予它明確的權責。

張基義:建立設計中心,首長的決心最關鍵,首長如果有決心,其他跨單位就會配合。第二,我認為是平台建立,我的設計專業如何找到好的評審,就會決定好的團隊願不願意進來,還有口碑的形成。

哪些設計專業者也到台東?他們怎樣影響台東的在地文化?

吳漢中:我有一個研究所同學叫郭麗津,她是個很棒的設計專業者,嫁到台東。台東也聘請(日本創生大師)山崎亮為縣政顧問,請問台東如何吸引設計者投入地方改造?

圖為「津和堂」執行長郭麗津,近幾年開始承辦台東慢食節。(津和堂提供)

黃健庭:這幾年台東真的吸引到不少人,嚴長壽大概跟我擔任縣長同時就進入台東,他在民間推動教育(均一教育平台),平時我們各做各的,但是偶爾會互相支援。藝術家賴純純也來了,蔣勳老師也把台東當自己的家。郭麗津則是這幾年承辦台東慢食節,從開始產地餐桌概念,輔導台東素人餐廳,把他們的料理、食材聚集起來辦慢食節,這個活動已經慢慢塑造出品牌,這個就是專業設計師在背後輔導、規劃設計。

郭麗津宣揚「產地餐桌」概念,不僅輔導台東的素人餐廳,更把他們的料理、食材聚集起來辦「慢食節」。(津和堂提供)

上一篇:從熱氣球到全台最大的藝術計劃,台東如何養出城市設計力?(上)

我在讀完山崎亮的書之後,就把他邀請來,他最重視的是跟基層民眾溝通,所以往南走,做了很多工作坊,培養了一群在地的種子民眾。我不相信一個大師過來一次,提供一點意見,會產生多大的效益,像這樣花一段時間下到基層,效益就會真的比較明顯。

到台東的專業者類型,這幾年有什麼變化?

張基義:第一波應該是台灣的文化菁英,最早是縣長跟公益平臺文化基金會董事長嚴長壽 ,把台灣文化國家代表隊蔣勳、林懷民、朱宗慶帶來台東,他們不必來住在台東,但是對台東好印象。

第二波是設計,從硬體建設、國際地標,如圖書館建築師張樞等。第三波是年輕和國際的專業者,山崎亮也好,透過設計中心的導入,我發覺年輕族群愈來愈多,返鄉的台東人會讓更多年輕專業者慢慢願意回台東;或者認為在台東有機會,先在台東做案子,進一步移居到台東,變成台東的專業工作者。

這一波一波,是一個改變的過程,只要健康的生態系統形成,大概就回不去了。如我的好朋友治平所講的,我們勇敢做出一些不一樣的東西,讓舊的東西變成多餘,也許以前台東沒有資源,認為不可能做得到,但有心人好好去耕耘這片田,先從資深的,到年輕的,慢慢就會帶動改變。

台東的品牌重塑與再定位

吳漢中:台東導入設計到底樹立了什麼價值,是可以在未來5到10年還持續耕耘的?

黃健庭:台東如果跟台灣其他城市比較起來,過去是發展最慢、最落後的,但也因為這樣,我覺得更沒有包袱。不要去想我沒有什麼 ,攤開資產負債表,要去看我有什麼,怎麼樣把我有的東西好好發展,台東有最好的山水,我們要發展觀光產業,可是我們需要更多美感、美學設計。更重要的是,我知道自己在專業上的不足,所以我選擇尊重專業的意見。

法國藝術家Anne-Flore Cabanis的創作《彩虹色階》讓充滿在地民眾共同回憶的大武轉運站,與自然大地展開超越時空的對話。(台東縣政府提供)

張基義:我想這一系列就是台東品牌的重塑過程。台東不一定是最大的建設,但這幾年做出不一樣的決策,已經形成專業者非常願意來台東,跟台東在地一起合作。

另外是台東把標準拉到國際來看,定位自己在亞洲的位置,不需要跟花蓮、屏東競爭。這幾年的活動,基本上都用國際的方法在辦,只要這個方向清楚、很聚焦,台東的品牌最終就非常清楚。

設計導入政府的四個心法

台東縣縣長黃健庭(中)和台灣創意設計中心董事長張基義(左)在對談中都強調縣市想要導入設計,首長需要有決心,更需要信任設計專業者。(梁駿樂攝)

台東雖然是資源少的地方,但它也能夠做到,也帶出了一個信息給全台灣各地方政府,他們也應有信心可以做到。設計導入政府的四大要點是:

第一個最重要的是「首長決心」,首長如果沒有決心,這個事情是萬萬做不到。

第二個是「專業分工」, 首長有決心之後,他會想盡各種辦法讓最好的專業進場,而且授權。

第三個也很簡單的是「減法美學」,把不當的東西拿掉,讓台灣變比較乾淨、素雅,讓大家學會欣賞樸素的美 。

最後一個便是追求一個「品質和品牌」。台東過去的經驗,不論是軟體、硬體,到最後大家會相信台東可以做到 「無可挑剔、要求細節」的品質,大家的認同,大家的榮譽感,大家的共同理念就是品牌。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