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位車經濟 一條貫穿金流、資訊流、車流的靈活骨幹

數位車經濟 一條貫穿金流、資訊流、車流的靈活骨幹

贊助

從2007年第一支iPhone推出起算,2017年,智慧型手機手機問世滿10年。很難想像,十年前,手機只是用來講電話的工具;現在卻是人手一機,購物、付款、訂位等,生活大小事,都在這一小方螢幕上搞定。當手機成為生活必需品,圍繞著手機成形的商機也愈來愈大,除了電信業,還有APP開發、行動支付等,成了「行動經濟」。

【最新消息】未來城市開設新 FB 粉專囉!按這裡加入吧!

你能想像嗎?將手機換成車輛,10年後,也可能出現一個圍繞車輛而成「數位車經濟」(digital vehicle economy),連成數位城市裡,一條貫穿金流、資訊流、車流的靈活骨幹。

 7年苦撐  eTag終成車輛「數位身分證」

聽起來很方便,最大的挑戰,在於如何給車子一個「數位身分證」,使它能像手機一樣,綁定用戶,偵測車輛的位置、處理車輛的相關交易。最重要的,還要讓絕大多數的駕駛願意使用。

怎麼做?14年前一個BOT案,遠通電收總經理張永昌意外啟動了這個任務。

當時是2003年,國道電子收費系統以BOT方式對外招標,由遠東聯盟(之後的遠通電收)拿下20年營運執照。未來,每台車只要裝上一台e通機(OBU),通過高速公路收費站時,便能自動扣款。

歷經七年改善,2010年,e通機進化成一張OK繃大小的eTag,體積小、價格低,短短18個月,使用率就從零飆升至90%。現在,台灣有七百多萬台車都裝上了eTag;因為車子不用再像過去那樣減速通過收費站,車流量提高了22%。

歷盡7年才提高普及率的eTag,意外成了車輛的「數位身分證」,也成了數位車經濟的載具。

而當車輛的數位身份證,搭配金融交易認證與車輛位置定位,加上遠通長期佈建的營運骨幹,透過社群媒體、手機、大數據分析、雲端儲存與物聯網等五大科技加持,便創造出全新的智慧服務,形成數位車經濟的利基。

數位車經濟商機無限   產官均有成功案例

在張永昌的想像中,數位車經濟的商機無限,從公部門到企業,涵蓋車隊管理、政府治理、車輛製造與銷售租賃、車輛出行、車輛貸款保險等五大領域。

比如,每到夏天颱風暴雨季,廣播電視都會一再提醒車主至水門移車。但若能在水門停車場附近裝上偵測器,只要透過eTag偵測到車輛,就可以在洪水上漲前,以簡訊提醒車主移車。

又或當車子開進停車場,管理系統一偵測到eTag,就傳簡訊給車主,提醒入場時間與收費方式;出場時,再傳一次簡訊,顯示出場時間與收費金額。再串上信用卡或銀行帳號,就能做到比人工收費更精準、即時。

這不是異想天開,許多車經濟領域都已出現應用案例。

最常見的,就是高速公路上常見「到台北還有10分鐘」的車流看板。這便是透過eTag與大數據,推測出可能行車時間的便民服務。甚至,在高速公路旁裝上偵測器,就能計算某路段的車流量,在路面產生坑洞前,就進行預防性養護。

民間企業前進的腳步更是飛快。例如家樂福,顧客服務重要指標之一,就是「使顧客方便進出」。為達成目標,家樂福與遠通電收共同推出「智慧停車場」,除了幫顧客快速找到停車位、方便繳費,忘記停車位置時還有提醒功能。直接提升顧客購物體驗,也間接減少汽車廢氣排放量,間接達到環保目的。

圍繞這些服務的每一個廠商,全都將是龐大的智慧車經濟的一員。

跨界法規鬆綁  別讓企業「為喝牛奶養頭牛」

然而,在這巨大的商機背後,卻有一個潛在危機:法規。

東吳大學法律系教授林桓指出,根據現行法規,不同行業適用不同法律,不同交通工具還有不同規範。一家公司的營運範圍,若是橫跨電信業與運輸業、大貨車與小客車、高速公路與一般道路,就須成立新公司取得專業經營的許可或執照,或是負擔成本委託第三方執行。

「就像你想擴張農場經營多養些牲口,但多養一種類的動物,縱使飼養方式相同,但你就要先經政府同意,多申請一種執照,オ可飼養。」林桓比喻。

然而,在網路打破產業疆界的時代,不只智慧交通,工業4.0、區塊鏈等技術在跨界應用時,都將面臨相似挑戰。Uber與計程車之爭在台灣鬧得沸沸湯湯,殷鑑未遠。政府雖又政黨輪替,但官員仍為保護現有產業避免新技術的競爭,又擔心自己職務不能有效控制經營,因此一向反對跨業經營。

林桓觀察,跨業多元經營早已是世界市場的主流,政府若仍堅守「行必分業,業必歸會」,這百年來政府高權統治經濟活動的舊思維,臺灣產業競爭力將永遠在政府管制的鳥籠內,喪失飛向世界競爭的能カ。業別管制的法規必須鬆綁,替之以業務功能的管理。臺灣產業也才能不斷的藉實現創新面臨新的市場挑戰。「未來市場都是跨業競爭」他強調,政府愈保護,企業愈缺乏競爭力,要如何面對世界競爭?「台灣需要這樣的刺激。」

數位車經濟,已經是不可擋的趨勢,如何加速考驗政府的決心與企業的想像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