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即加入會員
取得專屬服務

如何改善城市人行空間?台南請視障者當政府的眼睛|黃偉哲專欄

如何改善城市人行空間?台南請視障者當政府的眼睛|黃偉哲專欄
台南市政府與視障者合作,聯手改善對弱勢不友善的人行環境。圖片來源:台南市政府
2022-04-28
文・黃偉哲(台南市市長) 圖・台南市政府
3321
愈來愈多朋友跟我們反映,希望城市行人空間能安全、友善、無礙;市府每天也接獲好幾起檢舉路霸或違停案件——這表示,在城市順暢地步行,是許多人共同企盼的理想。

如何保障行的權利、改善走的環境,除了取締違規地「點」、獎勵住家商街暢通騎樓路「線」,亦須設法創造「面」的作為,才能串聯所有策略,發揮最大綜效,改變不友善的都市用路環境。

隨著科技蓬勃發展,將智慧化技術導入建構友善的用路環境,不再只是構想。

台南自2018年起透過公私協力,推動智慧有聲號誌。2021年,我們進一步執行「視障者當政府的眼睛」計畫,邀請視障朋友擔任「無障礙交通改善大使」,將勘查結果轉化為開發「智慧友善號誌系統」的動能。

這套系統不只讓視障者安心過馬路,將來也能擴大到更多弱勢用路者身上,是一種「賦能取向的社會創新行動方案」(empowerment-base social innovation action plan)。

黃偉哲-台南市-智慧號誌-無障礙空間-智慧交通-交通號誌-過馬路-智慧城市台南市開發無障礙號誌系統,並盼進一步推及全國。圖片來源:台南市政府

為何請視障者「看見」用路障礙?

為什麼要請視障朋友擔任政府的眼睛?因為視障者,往往最能發覺不友善的用路狀況,最可以「看見」明眼人所忽略的盲點。

明眼的大家若遇到阻礙,不是側著或委身穿越,要不就繞經車道快步離開;但對視障者來說,上述作法幾乎不可能——因為不友善的用路狀況,須冒更高風險、承受更多不便。

其實,看似簡單的步行,就得動員觸覺、聽覺、嗅覺等感官,來完成環境的定向和導航行動,包含辨識方向、避開障礙物、判斷怎麼過馬路、尋找行經路線等,以抵達正確地點。

所以,視障者在外步行,通常要搭配手杖或由導盲犬帶領,亦須請「定向行動訓練師」協助定向訓練、確認路程的定位點,才有辦法慢慢建置一套屬於自己的「心理地圖」。但即使有心理地圖,每趟外出遭遇的路況仍有很大的差異,因此,視障朋友要有辦法走出來,遠比一般人更不輕鬆。

於此之外,他們最常遇到的不友善路況,除了人行空間被汽機車或攤販店家占用、路面高低差太大等,最令他們灰心受挫的,往往是旁人的責難跟忽視、將他們當成麻煩般對待,彷彿在告誡視障者不該外出行走一樣。

如無障礙交通改善大使連蕙蘭所述,擔任大使後,她更用心地走在陌生路線上,卻讓她感到像回到剛失明時;因為,路上店家或旁人,常傳出「失明為什麼還要走出來?」「沒有家人陪嗎?」「為什麼不叫車?」等言語。

對此,連蕙蘭的定向師高新喆就強調,沒有改變行人環境、民眾調整習慣,要視障者不斷接受訓練,是無法有效改變,「如果沒有計畫,民眾很難有機會看到視障者走在路上,知道他們也有外出的權利。」

我想誠摯地感謝每一位無障礙交通改善大使和定向師。他們再次踏上陌生的道路環境,反覆經歷不友善的刺激,為我們蒐集珍貴經驗,供市府做規劃擬定與調整。同時,他們更促進我們省思,如何扭轉使人障礙的社會,讓城市朝向友善無礙的方向前進。

新開發智慧友善號誌系統

在各項障礙的人行環境中,難度最高的項目,莫過於「過馬路」。

當視障朋友駐立在路口,至少會遇到以下四種情況:怎麼知道自己已經到了路口、如何判別出該路口名稱、確認步行剩餘秒數和間隔、過路保持正確方向且不偏移。

因此,交通號誌要怎麼將路口環境資訊傳遞給視障者,甚至輔助他們安全地通過馬路,是我們開發智慧有善號誌的核心目的。

現在,視障者打開手機APP,便可獲取路口資訊和秒數;同時也讓號誌感應啟動鳥鳴聲等引導音,不像過去還要自己尋找按鈕。新系統讓過馬路更便利,視障者對戶外移動也有較高的掌握度和安全感。

如我們勞工局同仁、視障者余巧薇說:「平常要靠車流聲判斷,確認前面的聲音停了,跟垂直的車流同方向,才可以走。有APP操作比較簡單,打開之後就兩個按鈕,一個是路口資訊,一個是剩餘秒數,就可以比較安心地過馬路。」

APP-視障-智慧有聲號誌-台南市-無障礙空間-智慧交通-交通號誌-過馬路-智慧城市視障者可以在APP確認路口資訊及號誌剩餘秒數。圖片來源:台南市政府

從2018年起,在地新創公司、視障朋友和市府合作,從局部路線投入試驗。至今,台南從無到有,已在16個路口設置智慧友善號誌系統;且地點位於醫院、車站、社福機構、市府辦公大樓周邊,都是視障者較常行經的路線。

目前台南大概有超過5,000名視障朋友,全國也有超過五萬名視障朋友,以現有台南16個路口的服務量能,肯定還不夠充足。所以未來,我們會繼續依照視障團體及定向師的建議地點,列出優先劃設的路口,一個個改善。這是我身為市長,會持續努力的目標。

全國慈暉獎得主金筱真,她的女兒陳椘芸是位視障者,亦為總統教育獎得主;獲悉台南增設視障友善號誌,兩人也一起到台南體驗、協助視障者和家屬共同發聲。她們也期盼,這套智慧有聲號誌能進一步推廣到各縣市,讓城市的每個路口更安全。

回顧近四年的開發試驗中,最令我感動的在於,整個計畫徹頭徹尾地是一個「賦能取向的社會創新」。視障者社群和家屬願意信任政府,接下改善大使的重任;定向師從過去一次陪伴一位視障者,到協助我們開發一次服務多人的系統;還有跨局處的公務同仁不因循守舊,願意跳進來接受這項全新挑戰。

當然,我也要感謝計畫發起單位,台南在地的新創企業先進感知股份有限公司,依據使用者經驗回饋,投入軟硬體技術研發。他們不厭其煩地反覆來回溝通,甚至為了視障者權益四處奔走、整合串接各項資源。

這都因為,大家都懷有共同目標,才能搭起這次公私協力的社會創新典範。現在,這套從台南開端、藉智慧科技輔助視障者過馬路的系統,已逐漸改變府城的行人空間。(延伸閱讀|老年人口比例最高,卻要做智慧城市?台南化石小鎮的改造故事|黃偉哲專欄

打造友善城市、建設公平永續的國家

事實上,隨著社會高齡化,可預見未來大家對擁有安全、舒適、友善的人行環境的需求會愈來愈高。所以我們繼續研議,如何將智慧友善號誌系統擴及到更多弱勢用路人身上,讓長輩、輪椅族、身障者也能受惠適用。

我也期待,能進一步將台南的經驗擴展到外縣市,並提供中央制定全國無障礙號誌的統一規範,或跟國際無障礙智慧服務標準接軌。因為,視障者如你如我一樣,有跨縣市移動的需求,唯有透過全國標準統一,才能讓視障者從制度所致的障礙中掙脫出來。

其實,2014年我國立法院就通過《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施行法》,正式將聯合國的《身心障礙者權利公約》(CRPD)予以國內法化。其立法宗旨闡明:「維護身心障礙者權益,保障其平等參與社會、政治、經濟、文化等之機會,促進其自立及發展」。由這個角度來看,台南的經驗,無疑是符合CRPD的核心精神。

甚至,我們採取賦能取向的社會創新行動,亦可對應到聯合國2015年頒定的《2030永續發展目標》(SDGs),包含「目標10:減少國內及國家間不平等」及「目標11:促使城市與人類居住具包容、安全、韌性及永續性」等項目。

我相信,注重無礙的行人空間,城市才會變得友善,台灣才能成為一個公平永續的國家。(延伸閱讀|我如何把300歲的新竹舊城區變「好走」?來台灣設計展走2公里就知道!|林智堅專欄

(專欄反映作者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


未來城市首長專欄

「未來城市」為免費城市治理溝通平台,歡迎各縣市長、局處首長投稿。稿件請寄[email protected],編輯部將視情況調整內文與標題,並保留刊登權利。

其他人也在看

你可能有興趣

影音推薦

【2022.SDGs國際論壇 #2】中央、地方、產業 永續利害關係人如何協作?|永續議題分析與利害關係人協作

已成功複製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