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蘋果、Google主管不讓小孩碰電腦、從小學程式設計?

為何蘋果、Google主管不讓小孩碰電腦、從小學程式設計?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作者: 彭子珊

AI時代的教育長怎樣?日本、台灣家長急讓小孩提早學寫程式時,為什麼高科技業主管卻將自己小孩送到崇尚自然與手作的「低科技」學校?

30位小學生,人手一台平板電腦,看著台上的老師,在自己手上的平板電腦畫出簡單動畫,再投影到講台上的電視螢幕上。

這是位在東京的公立學校——府中市立府中第三小學,六年級班上的「數位藝術」課。山內祐輔帶著全班學生透過教材「Viscuit」,不寫程式碼,也能在平板電腦上做出自己的視覺設計,再投影到台前,跟全班分享。

用平板電腦當教材的,不只是山內祐輔。去年3月,日本小學的「新學習指導要領」中,首次將電腦程式納入課程內容。2020年,程式教育更成為日本小學教育中的必修課。

「給予孩子機會,讓他們開始學習電腦程式,是小學的責任,」協助日本小學老師進行程式教育的非營利組織「大家的程式」代表理事利根川裕太對《東洋經濟週刊》説。

贏在起跑點 vs. 遠離科技產品

面對AI加速普及,到底該不該讓孩子熟悉科技產品,加強程式教育,愈早起步愈好?這個辯論,正在全球科技業和教育圈發酵。

許多家長、老師和教育專家認為,除了讓孩子從小接觸手機、平板電腦等科技產品之外,還要在學校、課外時間學習程式語言。這樣才能贏在起跑點、追過科技的推陳出新,為孩子提早開創一片天。

相反的,一股「低科技教育」風潮,也正在美國矽谷發光。他們上學禁帶手機、平板電腦,也不崇尚考試成績及數位能力,而是回歸自然,讓孩子在玩樂中學習。

華德福學校強調學生親自動手、實際體驗,不過早接觸3C產品。(楊煥世攝)

早在2011年,蘋果創辦人賈伯斯(Steve Jobs)就在接受《紐約時報》採訪時坦言,「孩子在家裡不能自由使用科技產品。」當時,賈伯斯最小的女兒才13歲,根本還沒用過蘋果推出的iPad。(延伸閱讀:比爾蓋茲的小孩,幾歲有手機?

現在,不只賈伯斯,許多Google、蘋果、Yahoo等大廠矽谷總部的員工,更競相把孩子送進強調接觸自然、手作創作與玩樂的私立學校「華德福半島分校」(Waldorf School of the Peninsula),讓兒女暫時遠離科技產品。該學校學生在中學之前,連電腦都碰不到。

曾經待過微軟、英特爾(Intel)的羅蘭(Pierre Laurent)和在華德福學校教書的太太莫妮卡,就發現科技產品令人上癮,而開始限制3個孩子的使用習慣。

習慣了沒有手機的生活,他們13歲的女兒瑪雅(Maia Laurent),今年剛收到第一支手機,卻還是喜歡把時間花在烘焙及編織。「我覺得自己做,比看東西、上社交媒體有趣,」瑪雅對美國《哥倫比亞廣播公司》(CBS)説。

去年以《欲罷不能》一書,剖析人們對手機、社交網站上癮的作者,紐約大學教授奧特(Adam Alter)指出,位在洛思阿圖斯(Los Altos)的這間華德福學校,就有75%學生的家長都是科技業的高階主管。

「這些人對外講述,自己創造出來的產品有多神奇,但同時又有意識地決定,自己的小孩不能放在應用這些科技的學校,」奧特對美國網路媒體《商業內幕》(Business Insider)說。

AI時代,孩子需要什麼教育?

讓孩子回歸自然,在感官中學習只是選項之一。更大的挑戰是,什麼樣的教育,才能讓孩子做好準備,因應眼前的AI革命。

今年,Google執行長皮蔡(Sundar Pichai)才在達沃斯論壇上預言,AI「將比火和電更為重要。」面對人工智慧大浪來襲,孩子究竟該學習更多電腦語言,駕馭未來的世界,還是把程式語言留給電腦,做AI無法取代的創造性工作?

擅長未來科技發展預測的《連線》(Wired)雜誌創辦人凱利(Kevin Kelly)認為,學校教育不應該只反映出媒體和科技的現況,我們仍需要安靜思考、閱讀和自然互動的時間。

「我們重塑教育的目標,不是打造更多工人,而是培育更多思想家。與眾不同、挑戰時代都會帶來好處。教育若太貼近社會現實,就很難有效改善現況,」凱利對《Creativity Post》説。

和AI和平共處的解方,也許不是程式教育、自然學習二擇一,而是找到正確的配比,讓一代代思想家從中而生,才能超越眼前挑戰,帶領人類社會不斷前進。(責任編輯:賴品潔)

原文:AI時代,為何蘋果、Google主管竟不讓小孩碰電腦?

延伸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