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座總編輯】吳漢中:改變企業、社會、城市,都需要懂「人」

【客座總編輯】吳漢中:改變企業、社會、城市,都需要懂「人」

《未來城市@天下》邀請到2018台中世界花博設計長吳漢中擔任客座總編輯。 圖片來源:天下實驗室

城市該怎麼設計,才能讓人幸福?《未來城市@天下》邀請到2018台中世界花博設計長吳漢中擔任客座總編輯,以「設計改變台灣」為題舉辦開台論壇。台灣城市該如何結合設計和管理,達成好的創新?以下為開台致詞:

其實,我最早跟做社區的人在一起,人類學家陳其南是我第一個老闆,當時他是國家文化基金會董事長,2002年跟著他一起寫台灣文創產業政策,過程中,我一直想,是不是有更專業的方式可以做政策?

因此,城鄉所畢業後,我就去杜克大學(Duke)商學院念MBA,我覺得我們講產業、創意、設計,卻缺乏專業的管理思維。商學院很重視結果、流程、效率。我從城鄉所很街頭的、很非主流的文化,轉進到商學院很系統的、制度的、被收編的文化,的確感到文化衝突。例如:MBA學生下課就急急練習寫履歷、練面試、找關係,那真的不是我之前的價值。但我心中有把尺,還是會分得出什麼是「我」、什麼不是「我」。

而且我知道,自己在城鄉所的信仰價值還是沒變,但因唸過MBA,我有不同的工具可以實踐那些理想。事實上,我念商學院時,歐美管理學界都在檢討管理和社會的關係,討論很多社會企業或企業社會責任的案例,行銷課也在談使用者經驗(UX)、設計思考(design thinking),我發現商學院也開始在徹底地反省。

以人為本的設計

那段時期,社區整體營造的主流論述,也是設計如何回到以人為主。事實上,無論是社區營造、文創產業政策,都需要創新與突破。社區推了10年、20年,已經看到它的瓶頸和限制,未來10年很重要的課題是社會設計,是網路城市。而未來需要的是懂設計、懂組織管理、也懂城市治理的人,台灣有很多很專業,很有機會改寫未來。

這是為什麼我策劃這次《未來城市@天下》開站論壇。因為從美國回來後,我寫過書、當過台大社會系教授陳東升「社會創新課程」的助教,幫台北市辦過世界設計之都,也幫台東縣府成立過全台灣第一個「設計中心」,到現在緊鑼密鼓籌備的台中世界花博……,這幾年都在高壓下,但學到非常多,學到政府怎麼運作、公共議題如何結合,也學到如何在科層制度下,做出最有創意的事情。

聚集全台的設計能量

我一直都被很多人照顧,因此就組了「設計改變連線」的Line群組,把幾百位設計專業者都放在一個Line群組裡。這次論壇,正好把他們聚集起來,呈現台灣現在的一個能量。這是台灣設計能量最強的一個高度,因為,沒有一個時代的設計者可以改變身份證;沒有一個時代,有個市長會自詡為設計市長;也沒有一個時代有這麼多年輕人,用創新的方法做公共議題的改變。

以前,很多能量都是比較草根的,像社區總體營造;今天,你會看到很多二代設計師回家準備接班,勤美學執行長何承育就是個新一代設計師接手老企業的案例。

做好城市創新,也是管理議題

我們看到很多人用設計能量,在改變很多事情。但如何調和不同關係人的需求,讓這些人參與、滿意、被看見,至關重要。因此無論你要用設計來改變企業、社會、或城市,都需要懂「人」。這就是管理創新,很多課題不再用舊的解法,例如請設計師改變大家都討厭放在我家旁的舊衣回收箱,就是在管理一個城市的創新。是在設計專業上,回歸到管理的議題:如何讓人才、組織的創新,可以結合。即使我在市府工作,也像是在一個企業裡,即使我不全懂市府的科層關係,但因為我有管理的觀念,就很清楚我們需要什麼樣的創新流程。

管理年輕世代,需要對話,而非直接交辦,你必須跟他們講他們很有才華、很年輕、很有趣,一起工作會很有趣,才能跟傳統公務員合作完成事情。我滿期待「未來城市@天下」這個平台,變成企業跟公共議題交流,或是企業文化改變很重要的平台。

第二,我也滿期待台灣創意設計中心,或是未來的設計院,會變成是設計界的台大醫院,負起專業的重責,兼容平面、工設與都市建築設計專業,提出更有策略的台灣設計願景。

第三,期待每個縣市跟區域有設計的見解,並讓每個城市、每個企業都有「設計長」。

第四,設計的策略高度,是否可以更具有國家級的視角,可以從總統府到行政院,都有系統策略與工作小組來推動,因為這不只是美學,而是國家如何在創新的過程中給予年輕人時代機會。

最後,我想替年輕世代請命,我覺得他們所做的設計、想法,很多都有被MoMA博物館展覽收藏的等級。可是,台灣少了一個很重要的建築與設計博物館,或許我們應發揮結社的能量,一起來推動國家的建築跟設計博物館,讓各位設計者所做的案子,發揮更有教育性、啟發性的影響。 

在這個平台上,我們開啟了一些重要的對話,希望能持續下去,用設計改變台灣。

延伸閱讀